PBBANK (1295) 大眾银行 - 郑鸿标引退.大众银行未来怎么走?



2017-08-06 19:00
大众银行创办人兼主席丹斯里郑鸿标启动退休程序,两年内将卸下集团职务,股东心情甜酸参杂;喜的是干扰股东多年的接班人课题将趋明朗化、忧的是支撑大众银行51年的“镇山之宝”荣休可能引起许多潜在不明确因素。


大众银行创办人兼主席丹斯里郑鸿标启动退休程序,两年内将卸下集团职务,股东心情甜酸参杂;喜的是干扰股东多年的接班人课题将趋明朗化、忧的是支撑大众银行51年的“镇山之宝”荣休可能引起许多潜在不明确因素。

若是翻开过去大马华资银行的发展与没落史,显示华资银行的发展生存深具挑战,从高峰期逾50家银行,经过数十年时间洗礼,如今仅剩两家华资银行。郑鸿标创立的大众银行,即是其一,当这位掌舵人退下战线,华资银行前景不免引起几许疑虑。

进入后郑鸿标时代,大众银行营运会否受到影响、如何自保自强,甚至避免历史重演、抗御他人趁势入侵等,在在受到市场密切关注。

51年贡献
大众银行备受推崇

过去51年以来,大众银行在郑鸿标领导下,为国家经济与社会的贡献有目共睹,至今仍然保持为国内最佳表现银行集团之一。

根据本地一名基金经理的说法,在他的印象中,大众银行没有敌意收购其他银行,奉公守法、获奖无数,推动经济活动更是不遗余力,这样良好优质企业,应该加以推崇与惜爱,若有人趁郑鸿标荣休后,对它存有并购想法,着实不应该,没有商业道德。

他表示,以当前大众银行成就来说,若是这家经营良好银行出现任何闪失,将对整企业界甚至经济造成伤害。

黄氏发展证券高级抽佣经纪卢文豪受询时认为,郑鸿标无疑是大众银行的主要人物,惟由于年事已高,相信他早已培养接班班底,或甚至可说已交棒,况且,他仍然是大股东及名誉主席,相信短期内营运不会有太大变动。

“不过,日后郑鸿标若是全面退出,前景就很难说。”

持股变动才是关键

本地资深基金经理认为,郑鸿标早在10年前开始,即减少在大众银行业务的直接操作及参与,放手给他人管理执行,纵然退休后,管理及业务发展应不会造成太大影响,最大的关键是他是否继续持股!

辉立资产管理首席投资员洪国兴指出,只要郑鸿标还是大股东,没有脱售大众银行的显著股权,他对公司的意见及方向,将继续受到尊重。

银行的营运架构是以管理层为主,只要公司的业务方向没有动摇,公司未来就不会受到猜疑,惟问题的关键是他是否要脱售其持股,若是不卖的话,这对大众银行的影响不大。

“现在市场关注郑鸿标,将如何处理他在大众银行的持股,是否由孩子接管或是设立信托基金等,长期的发展,则言之过早,较难臆测。”

目前,郑鸿标直接及间接持有大众银行逾20%股权,没有达到控制性的逾50%绝大多数股权,所以,还是存有被收购的可能,例如买家出高价进行全面献购,例如每股出价30令吉甚至40令吉,可能令基金经理为主的股东难以拒绝。

不过,由于这涉及庞大的资金,同时还要获得国家银行及财政部等的批准,所以短期内可能性不高。

大众银行向来表现标青,营运已经制度化,相信投资者或股东也不愿意看到公司的良好价值受到破坏。

郑亚历或李光南料接棒

洪国兴认为,目前看来,郑亚历可能是未来的接班人,并且也已选出第二层的接班人,即现有的管理高层内人选,不过,相信最终人选尚未正式敲定。

大众拥有浓厚的内部调升文化,一名分析员认为,郑鸿标的另一名副手──今年75岁的非执行副主席拿督斯里李光南最有可能问鼎主席一职。

李光南在银行和金融界拥有49年的经验,在1996年加入大众银行服务前,曾经在国家银行就职。

目前银行业表现较为放缓,惟主要涉足零售银行领域的大众银行生意仍然良好,因零售银行业务较为稳健,使拨备较少,虽然有人觉得过为保守,不过,管理层特别是经理级员工态度仍然非常积极,使贷款仍取得良好增长。

洪国兴指出,自上市马股以来,大众银行就没有蒙受过亏损,每年都是有利可图,为马股罕见异数。

日常营运不受影响

肯纳格投资研究主管陈建尧指出,大众银行的日常管理及企业活动,都是由专业人士管理与执行,有关公司的条例与管制、系统都已经获得良好的规划,旗下业务部门设有相关委员会,只要跟着执行,料不会有大问题。

近年来,郑鸿标已逐渐减少管理活动,担任的主席一职,倾向于扮演大众银行的“精神领袖”。

艾芬黄氏银行分析员认为,郑鸿标分阶段逐步卸下集团职务,是经过非常慎重考量后才作出的决定,确保降低对大众银行及其他子公司,甚至是公司股价产生任何干扰。

他认为,大众银行的品牌专营权依然保持稳健,特别是其商业系统、公司政策、程序及文化等将持续到位。

郑鸿标的淡出,将意味着大众银行的董事局将潜在注入新血,同时,也部份化解投资者对大众银行接班人课题的担忧。

焦点背景

大众银行于7月31日宣布,郑鸿标将在2年内逐步卸下集团职务,于2019年1月1日完成接班程序。

郑鸿标将在2018年1月1日卸下大众伊斯兰银行和大众投资银行的主席职务,但持续担任非执行董事。

2019年1月1日退下主席职务,但将继续担任集团顾问一职,以为大众银行和集团持续增长提供指引。荣休后,大众银行将授予名誉主席。

开业以来
年年赚钱

大众银行由郑鸿标一手创立,1966年8月6日首家大众银行在吉隆坡开业,至今已是整整的51年,分行网络已遍布全国各地特别是主要城镇。它于1990年初期开始把银行业务扩展至海外市场,包括香港、柬埔寨、越南、寮国以及斯里兰卡等。

大众银行主要专注零售消费者银行业务,特别是在住宅产业、商产业及汽车贷款,单位信托基金整体业务规模与盈利表现也是领先同侪。

自开业以来,大众银行保持每年都赚钱纪录、佳评及获奖无数,为长期股东及投资者累积了不少财富。数据显示,若在1967年大众银行上市时,买进1000股股票,并认购所有附加股计划,截至2016年12月31日,其持股价值和股息收入将达到410万令吉,相等于每年复合回酬率19%。

长期投资者成百万富翁

大众银行使许多长期投资者成为百万富翁,这也是他们感激其创办人、及对公司有股深厚的情谊结。这在马股也可说是个中异数。目前大众银行为国内资产第三大银行集团,市值约为787亿2976万5677令吉。

大众会遭并吞吗

郑鸿标的引退,最令市场关心和担忧的还是会否衍生“并购”问题。

洪国兴认为,由于这需要政府当局的批准才可行,所以,有政府作后盾、及财势雄厚的政府相关公司,最有能力或潜能进行银行并购活动。

大吃小?小吃大?

目前,市场开始揣测国内银行业的老大马来亚银行(MAYBANK,1155,主板金融组)和老二联昌集团(CIMB,1023,主板金融组),到底谁最有可能“出手”。

一名分析员说,目前来看,大众银行正以2.3倍账面值交易,而马银行和联昌集团则分别以1.5倍和1.3倍的账面值交易,依过往大部份银行合并均以换股方式进行的情况来说,现阶段要“并吞”大众银行是很困难的。

“我不认为,在未来的12个月内,会出现任何的合并计划。”

郑鸿标目前透过旗下公司郑氏联合控股(Consolidated Teh Holdings)直接或间接持有大众银行23.54%或9亿零890万股权,截至上周五大众银行收报20令吉76仙,因此,郑鸿标持有的股权价值达189亿令吉。

此外,市场也没忘记另一家华资银行丰隆银行,甚至揣测会否出现“二合一”的情况。

洪国兴说,丰隆银行虽然规模较小,但只要政府批准,也是有可能上演“小鱼吞大鱼”的戏码,就像当年的甘文丁机构并吞马化控股一样,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据分析员分析,如果大众银行选择合并,与马来亚银行相比,显然联昌集团会是更适合的对象。

“马来亚银行当然有能力能够吸纳大众银行,这不是问题,但是,值得关注的是,大众银行拥有许多华裔客户,一旦合并,相信华裔客户群将转移至丰隆银行。

如果马来亚银行以溢价收购大众银行,最终却必须面对客户流失的潜在风险,这是没有意义的。

反之,联昌集团却更适合,因为该银行在中小企业方面较疲弱,与马来亚银行相比,联昌集团在中小企业的触角尚处在初期阶段。”

分析员也怀疑,郑鸿标是否会脱售所持有的股权。

“我认为,郑鸿标与其他银行家如郭令灿相比不同,后者拥有太多业务,一旦价钱适合,则可能会脱售银行继而趁机退出该领域。

但是,郑鸿标却是纯银行家,尽管持有保险公司伦平资本(LPI,8621,主板金融组),业务依然与金融领域有关,明显的,银行就是他专注的领域,大众银行就如他的孩子一样,由他一手带大,所以,相信他不会轻易脱售大众银行股票。”

丰隆郭令灿受注目

在上周,郑鸿标宣布将在未来两年卸下职务,这是随大马银行(AMBANK,1015,主板金融组)主席丹斯里阿兹曼哈欣宣布退休计划后,今年第二位银行巨头作出相同的宣布。

一位经验丰富的银行家叹息道:“银行界两大巨头宣布卸下职务,退出自己创办的银行……这是一件大事,试想想,在大马,当下还有多少家银行是由银行创办人所掌舵,这肯定会为整个银行领域的前景带来改变。”

除了大众银行和大马银行,另一家由个人企业家领军的银行为丰隆银行(HLBANK,5819,主板金融组),由丹斯里郭令灿带领,也因而让郭令灿未来的动向更受注目。

丰隆银行发展至今,前后已有逾100年光景;根据资料显示,它在1905年开始以广利按揭及汇款公司的名号,开始提供银行业务,并在1934年改名为广利银行(KWONG LEE BANK)、后者在1982年被邱继炳控制的马联集团收购,改名为马联银行。

1994年1月,丰隆信贷公司(丰隆金融前身)收购马联银行,正式进入丹斯里郭令灿控制的时代,并将银行易名为丰隆银行。

接着丰隆银行进一步迅速发展,于2010年以50亿6000万令吉代价,收购国贸银行(EON BANK),并于2011年完成整价收购计划。当时的资产超过1450亿令吉,分行也扩大至329家,业务包括大马、新加坡、香港、越南及柬埔寨。

经过1999年的银行大洗牌之后,丰隆银行变得更为茁壮,于2008年进军中国市场,购得中国成都银行的20%策略性股权,是首家进军中国市场的大马银行。

2008年12月,在越南成立100%独资商业银行,接着在2013年在柬埔寨成立100%股权独资商业银行、2014年2月在南京成立代表办事处。若以目前每股市价15令吉66仙为准,丰隆银行的市值为339亿4600万令吉。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投资致富‧焦点策划‧文:李文龙‧2017.08.06

http://www.sinchew.com.my/node/1669915/%E9%83%91%E9%B8%BF%E6%A0%87%E5%BC%95%E9%80%80%EF%BC%8E%E5%A4%A7%E4%BC%97%E9%93%B6%E8%A1%8C%E6%9C%AA%E6%9D%A5%E6%80%8E%E4%B9%88%E8%B5%B0%EF%BC%9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