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時做什麼,老了才不會後悔?




有太多這樣的人,30歲就死了,只是到80歲才埋葬。因為從二三十歲開始,他們就沒有目標,每天的日子,都是得過且過。
23歲,經過漫長的筆試、Second In、複試、父母很欣慰,親戚都為你豎起了大拇指你自己也難掩興奮,終於捧上了別人口中的金飯碗,可以盡情地大幹一場,施展抱負,盼著高薪、福利。
24歲,在銀行一年了,初入職的那股激情日漸消退,很多事情變得不再新鮮,明白了別人眼中的金飯碗並沒有想像的那麼光鮮,其中的心酸和委屈只有自己知道,朝九晚五按時下班的工作並不存在,過年過節拿Bonus只存在於傳說中,成年人的世界裡,哪有容易二字。
25歲,兩年,你逐漸地適應了這裡,慢慢地經歷著這裡的好與不好,看著新一批的傻仔進來,你似乎看到了兩年前的自己,身邊的人來來往往離職,創業,跳槽,你條柒頭時也會焦慮,迷茫你開始思考繼續On 99?離職?創業?你也不再是毫無所謂的一副死樣,你開始努力地讓生活變好,身邊的話題也不再是夢想、打機、玩樂,更多地聊著買樓、工資,終於,你也被淹沒在了柴米油鹽的路口。
有沒有想過,這輩子就這樣了,有沒有想過,你這輩子可能也就這樣了,毫無改變,被時代拋下,平庸至死?

 

世界上,其實只有兩種人。一種是始終不甘平庸的人,一種是曾經熱血沸騰,最後卻活成了平庸的人。絕大多數人,差距並不大,但有些人,為什麼一步步走向了平庸?

 

沒有人自帶糧草和GPS來到人間。即使如Sir David Tang是含著金鑰匙出生的,也需要靠後天的努力繪製地圖,囤積糧草,才有話語權,才有說服力,才會被尊重。
越 努力提高認知,對世界的理解也就越清楚,地圖導航的準確性也就越高。但可惜很多人一離開學校就開始放棄繪製地圖,很多人到了中年,自詡有廣廈千間,良田萬 頃,人生經驗豐富,卻一直攜帶落伍思想上路,只有極少數人垂垂老矣都在擴大認知邊界,才能時時刻刻都不走錯路,不說錯話。
這樣的例子太多。許多人都是這麼自以為是的活著。他們不思進取,他們從來不曾意識到,最大的風險,是沒有風險的活著。

你的人生,一輩子也就這樣了。
Sir David TangShanghai Tang時,銀行只有1000萬,玩一鋪,Founding CEO是老阮Elliot,上周在北京見到他,「你搞乜?有冇去見David最後一面?」「去唔到啦,很可惜,呢一Round Raise緊五億。」
「是美元。」
有的人,很早就擁有超群的技能,但他的一輩子,都是在重複這種技能,直至它漸漸與時代脫節,被淘汰,卻渾然不覺。有些人,兩公婆拿著五六萬元低微的收入,做著沒有升值空間的工作,卻天真以為,這樣的安穩日子,可以繼續到老。

99%的人都過著不喜歡的人生,老阮是那1%。頭頂有著星辰,心中有著道德律,眼前有路和遠方。不規規矩矩的活,這樣的人生,才值得一過。當然,佢的舊老板是0.001%
中產這個標籤本身就是一個陷阱。中產階級住的房子,中產階級開的車子,中產階級喝的咖啡,中產階級穿的衣飾,甚至包括中產階級的老婆,中產階級的孩子都是幻象,相對於完成階級提升這一挑戰,模仿上層社會的生活要容易得多。有了房產的中產階級會發現,有限的頂層位置,依然關閉著。
後來我才明白:所謂的幸福感,往往出自「來之不易」。
一件事物之所以能讓我們開心、興奮,主要因為我們不曾擁有,它是稀缺的。為了得到它,我們需要付出長時間的努力。最終擁有的幸福,也包含了得到的過程在內。
不付出努力和代價就輕易得到,是毀掉幸福感最輕鬆的方式。
咁多富二代、明星會走向吸毒、索K、賭博的道路,因為他們的成就、財富來得太易了,一下子得到了所有之前想要得到的東西,幸福值不斷提升。到最後,日常的事物已經完全不能讓他們覺得幸福了,只能走向更加極端的道路。
很多從一般學校畢業的朋友,後來發展都很好,因為惡劣的環境逼著人成長。反倒是那些好學校出來,一畢業就找到一份不錯工作的同學,十年過去了大部分都沒走出過原來的圈子。
梁文道曾說:「年輕人的好處就是每個年輕人都相信自己能飛,即便到了最後還留在地上爬。」眼下的情況是,年輕人從一開始就知道自己不能飛。
難道他們就沒有更大的夢想麼?不是的,只是捨不得、放不下,他們擁有的,恰巧成為他們未來的阻力。年輕時,最該擁有的兩個品質是:一是義無反顧的勇氣,二是保留欲望。年輕時的David Tang,待在北京教書教了幾年,光是這一點,己經贏得我多年的尊重。


http://oldjimpacific.blogspot.my/2017/08/blog-post_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