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時做什麼,老了才不會後悔?(二)




8歲時,你夢想做一個科學家;18歲時,你考上了一所不好不壞的野雞大學;22歲時,你想去世界五百強工作;28歲時,你拿著剛夠養家糊口的月薪,卻再也沒有激情。你的人生,一世也就這樣了。
Well,老阮告訴我他二兒子的故事,小學三年班,作文,我的志願,是做一個廚師。
小阮考咗過經濟學Degree之後,「爸媽,我的志願,仍是做一個廚師。」後來考埋法國藍帶Le Cordon Bleu),是正宗在巴黎1895年成立那一間,目前在倫敦做廚。

今天的藍帶是一個橫跨五大洲20個國家、擁有50所分校,並且每年培養2萬多名學員的國際教育機構。藍帶的日常教學由頂級廚師擔任,他們都來自米芝蓮。
在這個世界上,其實只有兩種人。
一種是始終不甘平庸的人,一種是曾經熱血沸騰,最後卻活成了平庸的人。絕大多數人,生來差距並不大,但有些人,為什麼一步步走向了平庸?因為,這些人,始終在對自己說著3句話:
等到乜乜乜我就乜乜乜。比如,等我感覺到壓力了,我再去學習;
如果我有乜乜乜我就乜乜乜。比如,如果還過得去,我就不會改變自己。
要不是乜乜乜我就乜乜乜。比如,要不是我家沒有背景,我肯定也能撈得好。
之所以平庸,不是其他,只是因為一直在抱怨,一直不願為之改變。
在歌壇耕耘三十載,黃韻玲可謂經歷了大起大落,不枉此生。用她自己的話說「好像死過幾次,又重生過幾次」。14歲拿金韻獎,少年出道,早慧而享盛名,29歲簽約滾石,她是華語流行樂壇教母、才女、音樂精靈,在我心目中,小玲才是台灣流行樂壇的國寶,大師級,一切女文青之首,她是黃韻玲。
每個人的生命中都有一首李宗盛,有故事的人聽他的歌更有感覺,一首一首,參透了整個人生。他是華語樂壇的Billy Joel。小玲是台灣的Carole King,可惜得很,北不是紐約。

年 輕人多半是因為她在選秀節目當評審才認識她的。小玲曾擔任湖南衛視《快樂男聲》、東方衛視《我型我秀》、《超級星光大道》評審等。黃韻玲的音樂生涯,從校 園民歌時代到滾石、飛碟、友善的狗全盛期,歷經唱片工業盛極而衰、網路取代實體、兩岸娛樂工業規模消長,活過幾世幾劫之後,這位女文青元老仍一本初衷,十 指翻飛,繼續譜出天籟。小玲這些年吃了太多苦頭,你聽得出,這是一個碎過心、受過傷、跋涉過低潮與幽谷,又終於走了出來的,卻不曾消磨她驚人的創意和才 華。
今年她53歲。老得剛剛好,Aging Gracefully、才華、歷練、火侯都到位了,嗓子也對了,更不用說,樣子也出落得愈來愈美了。
所謂年輕,最珍貴的地方就是還有實現自己夢想的機會。可是這樣的光景,又還能持續多少年?大部分人還不是在日復一日沒有目標的時光裡,慢慢變成了廢人?

年 輕時最該做哪些事,不管成敗,到老的時候才不會後悔。很多人都給出過自己的答案,比如說:談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來一次說走就走的旅行。在我看來,這些事 情都太具體太小了,雖然重要卻不是人生根本所在。所謂根本,應該和我們的初心有關,和人生的走向有關,而且越早醒悟越好。
3歲學鋼琴,14歲參加歌唱比賽入行,唱作俱佳,參與興起台灣新音樂運動,成為滾石黃金時代的中堅力量;30多年來為自己和至少60多位歌手創作了大量經典歌曲,為趙傳、周華健、辛曉琪等眾星譜曲寫歌,成為影響台灣歌壇的才女。但感情一波三折,還因公司經營不善負債累累。
其實小玲自己有很多時間是低潮的,只是大家沒有看見,幸運的是她有很多老師、前輩告訴她,當靈感枯竭的時候,要認識新的朋友,脫離現在的圈子。所以,在面對自己沒有創作任何靈感的時候,都會去做一些從來沒有做過的事情,比如說我會去上氣功課,會去學煮菜。
很小的時候,她每天只想著要跟你最愛的人在一起,最愛的人在旁邊時就覺得那是全世界。當他開始變心,你覺得你的世界塌了,但她當了媽媽,再面對任何事情的 時候還是要知道自己有媽媽這個身份,你還是要讓孩子平安長大。等孩子有了自己的生活,離開你,你又會陷入空巢期,可是再想想,不希望你的小孩快樂麼,不希 望他和自己愛的人在一起嗎,你當然希望。如果真的愛一個人,難道要綁著他嗎,如果他能在最喜歡的生活裡喜樂開心,那才叫做全然的愛。
所以她在歌詞裡面寫「不得不放手」。在年輕的時候妳很想要記住每一件事情,很想看清楚每一張妳身邊經過的臉。很想緊緊握住他們的手,可是在還不懂珍惜的時候,很多事情都錯過了。
所以等到要珍惜的時候,或許根本沒有能力去緊握他了。
老 阮談回小阮,他有個觀點:年輕人的第一份工作非常重要,甚至決定了這個人一世的走向。很好的工作和很壞的工作,都好過不上不下的工作。很好的,可能一輩子 就這麼幹下去了,很壞會逼著你琢磨其他發展的路子。而不上不下的工作,一方面讓你心存不滿,另一方面又讓你捨不得放棄,最後白白耽擱了年輕的時光。

我也觀察到很多從一般學校畢業的朋友,後來發展都很好,因為惡劣的就業環境逼著人成長。反倒是那些好學校出來,一畢業就找到一份不錯工作的同學,十年過去了,大部分都成了一條鹹魚。

http://oldjimpacific.blogspot.my/2017/08/blog-post_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