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APTEK (5072) 協德 - 协德 HIAPTEK – 利空尽出,盈利有望复苏 - RH Research

Tags


HIAPTEK创办于1993年,在2003年上市于大马主要板。Alpine Pipe是集团的主要制造臂膀之一,主要生产电阻焊 (Electric Resistance Welded) 钢管和空心部件 (Hollow Sections) 。这些钢铁产品广泛应用于建筑、水源、石油、汽车和一般制造行业。

由于市场竞争非常大,而且水管及结构钢管业务的利润非常稀薄,HIAPTEK把心一横,2007年决定转向新业务和调整Alpine Pipe的业务方针,以提振盈利表现。自此之后,集团把重心放在生产油气水管新业务。目前,集团已是本地少数获得美国石油学会 API认证标准的油气水管。由于产品素质高,Alpine Pipe也是本地首家获大马天然气 Gas Malaysia合约的供应商。

自1993年创办以来,HIAPTEK间中曾遭遇1997/98年亚洲金融风暴及2008年全球金融风暴洗礼,但依然处变不惊以及屹立不倒。

尽管在FY15交出新高的营业额,但是HIAPTEK依然蒙受庞大亏损,主要因为受到钢板 (Steel Slab) 价格低迷、需求疲软以及外汇走势波动影响。其巴生厂房也在FY15发生一次塌陷事件,导致集团蒙受RM8.8m的库存亏损。在FY16,HIAPTEK的亏损进一步扩大,遭到联营公司Eastern Steel的亏损拖累。若剔除Eastern Steel的亏损,集团的核心业务实际上交出RM57m的盈利,相等于每股4.4仙的盈利。

回顾2011年,HIAPTEK与中国首钢Shougang集团达成协议,成立一家联营公司Eastern Steel,以在甘马挽Kemaman重工业园打造价值RM750m的高炉 (Blast Furnace) 工程。HIAPTEK持有Eastern Steel的55%股权,而Shougang的子公司Orient Steel持有40%,剩余5%则由中国工程公司—Chinaco所持有。

这综合钢铁厂的第一阶段每年可生产700,000吨的钢板。透过高炉煤气科技生产的高品质钢铁,这钢铁厂可迎合本地和区域的下游市场需求。这座综合钢铁厂在2015年1月竣工,并开始试产。然而,由于生产成本非常高、钢板市场价格疲软和需求持续低迷,Eastern Steel在试产不到1年时间,便在同年的10月暂停运作。

在2016年6月,Eastern Steel获得另一家中国大型钢铁企业Ansteel 集团的青睐,与后者的子公司Angang集团签署谅解备忘录,共同探讨以及洽谈双方的合作领域。双方的商讨范围包括恢复Eastern Steel的生产、扩充Eastern Steel的产量和产品范围,以及Angang集团的参股。

由于无法在期限内达成协议,这多方的合作协议在今年4月正式告吹。各方无法在3个月的期限内签署最终协议,加上Eastern Steel董事部无意展延期限,因此中止合作。尽管如此,在没有Angang集团的参与下,Eastern Steel依然开始计划恢复甘马挽综合钢厂的运作。

根据HIAPTEK的年报,Eastern Steel在FY16蒙受RM99.2m的亏损,从而拖累集团的整体表现。尽管在过去两年已停产,但是其亏损却进一步扩大,主要因为承担巨额的未实现外汇亏损。其中国伙伴提供的预支款额全数以美金计算。

值得一提,Eastern Steel在过去2年只有在FY16Q3微赚RM3.2m盈利。在今年2-4月期间,美金兑马币从4.42下滑至4.34,使得Eastern Steel的FY17Q3亏损大幅度收窄,仅录得RM4.9m的亏损。随着美金兑马币在下半年回落至4.22,Eastern Steel有望在下个季度录得外汇受益,从而带动HIAPTEK盈利走高。

总结,HIAPTEK是大马顶级数一数二的钢铁公司之一,营业额已连续5年突破RM1b大关。若剔除Eastern Steel的贡献,集团过去几个季度的核心盈利皆维持在RM30m左右。由于在最新季度纳入一笔庞大的减值亏损,本专页认为HIAPTEK的利空已经尽出,预计未来不再有任何减值动作。

早前,市场更传出其盈利可上探RM60m,纯属庄家出票的手法。这些手段司空见惯,常常都可看到。本专页相信有心人士想要利用这利空消息制造出一波卖压,以让他们在低价累积收票。这情况就好像今年2月的SENDAI以及上月的FFHB。

SENDAI的股价从0.50-0.60一度暴涨至1.30,而FFHB的股价从0.55回涨至目前的0.67。FFHB在9月开始作出非常多Shares Buyback的动作,同时管理层采访也巧合在上个月见报,相信是部署已久之举。
#HIAPTEK

纯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