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中用餐 - 水星


 暗中用餐
曾读过有一种起源于法国巴黎的特别餐馆,客人必需在黑暗中用餐,也就是体验如同盲人的情况下吃饭.

自己不曾在这种餐馆吃过饭,难得在很偶然的情况下听到有去过的一位中国人讲述他的经历,就想分享,凭记忆写出,或许会和真实情况有点落差.

根据他的叙述,这种餐馆必需提前订座和付费,也不能点菜和迟到.

他和朋友抵达后,一个明眼人在入口处喊桌号,他和朋友共四人被编排到和另四位客人在同一桌号,明眼人相当严厉地要求他们把手机都关掉,连开震动模式都不能,以避免顾客靠手机的灯光破坏体验.

然后明眼人把他们带到了一个黑暗的空间,给了每个人一根拐杖并教他们使用,原来拐杖应该用来点脚指头前面50公分左右的距离,远了近了也不适合.之后明眼人说每张桌子都会由一位盲人负责照管,有任何问题可以找他帮忙,说完明眼人再把他们带到一个更加黑暗的空间,就关门离开了.

那空间是真正的一片黑暗,不是小说描述的那种”眼睛适应了可以隐约看到一些东西”,真正的黑暗是一点光源都没有,即使眼睛适应了黑暗,还是一片黑暗.

有一把很冷静的声音在黑暗里出现,说他叫Oliver,今晚负责这桌客人的一切.Oliver逐个向客人问名字,然后叫他们跟着他走,客人也只能依照Oliver的声源作为导向慢慢前进,一路上有听到鸟叫声,空气也感觉很清新,还过了一道桥,终于来到的餐桌.

客人摸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摸到了椅子,他们坐下来安定后,Oliver向他们说明餐具的摆放,如左边是叉子,右边是刀和汤勺,还有杯子,水瓶等用品的位置等,据说他们自己好不容易才摸到摆在桌上的玻璃瓶和杯子,把瓶盖打开和把水倒入杯中,靠自己喝杯水也不简单.

Oliver在黑暗中就成了强者,相当迅速和准确地为他们送上餐点,大家也一边吃一边猜盘里有些什么,他说自己尝到的前菜有番茄,茄子还有一些不确定的带点油腻感的食物.正餐的肉和肉汁大家也有过一番讨论,不过他觉得在黑暗中用刀叉吃很困难,所以没有吃完.

他提到的另一个体会是,在黑暗中和人交谈也比预料中的难,因为我们平时交谈并不止限于语言,还有和交谈对象目光的交流和肢体动作等,这些在黑暗中都无法做到,和其他人的距离感觉很遥远.

吃完后,Oliver给每个人分发了一份盲文的字母单并手把手地教了他们ABC.离开时,Oliver带他们拐了几个弯,当他们隐隐看到一点光线时,Oliver就停下来说那是出口的门,他就把他们送到这里为止,向他们道别说晚安后,Oliver就消失在黑暗中了.

出到门外,他们才想起自己全程原来都不曾见过Oliver的样子,但换个角度想,其实也是公平的,因为Oliver也看不见他们的样子.

听完后,看着蔚蓝的天空,心中多了一份感激,拥有一双明亮的眼睛,是一件幸运的事.

也突然有感,我们总是在以自己喜欢的方式帮助别人解决问题,却忽略了他是否需要.

一些人虽然身体有缺陷,但他们和普通人一样,并不需要你同情的目光,只是需要在一些小事上扶他们一把,给予他们平等的机会,或多一份体贴,就已经足够.




http://mercurychong.blogspot.my/2017/11/blog-post.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