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马高招平稳安渡经济/胡逸山博士


2018年5月17日
政经山重●胡逸山博士

马来亚独立、马来西亚成立都超过半个多世纪以后,我国终于迎来了政治上的变天。

在本届大选里,执政多年的国阵几近大败,无论是其主干成员党巫统的许多党要,抑或其他成员党的党魁,皆纷纷败下阵来,而希盟则一举拿下了布城的控制权。

在州选方面,国阵也只剩下玻璃市与彭亨,以及早前已选的砂拉越尚保有州政权,其他大多为希盟或其盟党(沙巴的复兴党)所赢取,连回教党都扫下马来半岛东海岸两州,几乎与国阵不相上下。

变天经过首24小时的一番“折腾”后,领军希盟的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终于成功再次拜相。

他事先宣布的如希盟胜选立行放假两天的举措,事后看来还是颇有心机的,即让市场免于因为我国发生第一次的政权更替,而一时对尚待稳定的局势慌张起来而发生重挫。

连同周末,马哈迪医生便共有4天的时间,把新政权的局面大为稳定下来了。

而这位东山再起的新首相,也的确马不停蹄。

马哈迪委任旺阿兹莎为副首相,三位最核心的部长,分别为希盟主要成员党的党要所担任。

最初几天每天召开数趟记者会,过后至今也至少每天一场,而且还是不设限制地任由记者提问,并以既充满自信又颇为诙谐的口吻来回答,令人耳目一新之余,也对原以为一触即发的局势逐渐放心,特别是他强调新政府的首要任务是重振经济。

在安下大家的心这一方面,马哈迪医生也还真有不只一手的。

创“双医治国”先河

他无意外地委任在希盟各成员党里议席最多的人民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医生为副首相,创下了我国第一位女副首相以及“双医治国”的先河。

而三位最核心的部长,也分别为希盟主要成员党的党要所担任。

其中,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获委不再由首相兼任(因此举虽由马哈迪医生当年首创,但之后被验证为贪腐滥权的其中一个根源)的财政部长,也为被逼在前朝贪腐淫威下苟且偷生的商家们,带来了无限新希望。

因为在林氏所领导下的槟城,财政稳健、经济发达,而且林氏及其政党的清廉形象,在全国早已家喻户晓,各种对他的指控也向来被认为是前朝的恶意政治迫害。

别出心裁设顾问理事会

由诚信党主席末沙布出掌国防部,主要应该是借重起深厚的宗教背景来在这过渡时期稳定军心。



至于有些人对他的资格的质疑,也还是不必要的,因为我国不同于许多其他奉行“军人领军”的国家里国防部长很多时候都有浓厚军事背景(如是退役将军等)的情况,而是“文人领军”的,国防部长向来都是政治人物,如之前的纳吉、希山等国防部长,不也一辈子没当过兵吗?

至于由前副首相慕尤丁汀来当内政部长,应该主要是要借重他的多年行政经验,得以驾驭属下机关众多的内政部。

与此同时,马哈迪医生也别出心裁地设立了一个政府顾问理事会,由前财长达因主持,成员包括商家、国行前领导、学者等,辅助他处理金融与经济事务,再一次发出经济为先的讯息。

果不其然,当本周一选后第一次开市后,股市与令吉汇率不但趋稳,甚至还有上扬的倾向。

所以,我国无论是在政治或经济上,也算平稳的过渡了。

http://www.enanyang.my/news/20180517/敦马高招平稳安渡经济胡逸山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