倦鸟归巢

 倦鸟归巢

大马变天以来,曾和一些同样在国外打工的大马外劳聊起应否回国发展的课题,变天不久后也读到一则关于大马外劳打算停止国外工作的生活,回国卖鸡饭为国家贡献税务的趣闻.

就生活而言,其它国家不敢说,但相较本身曾经长期待过的坦桑尼亚和PNG这两个国家,自己还是更喜欢大马的生活,这点即使在变天前也一样.除了昂贵的生活费用,国外的朋友亦不多,亲友们大多都在国内.即使是长期生活的地方,仍旧缺乏了一种”家”的感觉.

固此,生活层面的选择不必比较,因为由始至终都没有移居的打算,最终还是会想回马安定下来,只看何时.

十年前在决定出国打工前,心中多少有点不安,毕竟要在新的地方和新的公司重新出发,需要放弃和改变的东西是巨大的.

当时自我说服的方法之一,源自于<易经>里的这么一句话:”所有人类的苦难都产生于对前一种存在状态的依恋.”

人类总是那么地害怕一无所有,害怕两手空空.能抓住些什么,总比什么都没有好,即使抓着的是痛苦,是垃圾都好,因而总不愿意放手当下,却没想到一无所有的另一面代表着的就是真正的自由,因为当两手空空的时候,其实就意味着想抓住什么都任我们选择.

有人问禅师:”我要如何让自己解脱出来?”

禅师说:”谁绑住了你?”

那人说:”没有人绑住我”

禅师说:”既然没有人绑住你,又何来的解脱?”

我们本来就是自由的,并没有被任何的枷锁捆绑住,是我们自己紧抓着枷锁不放,那才是问题所在.

有时,并非我们无路可走,而是我们害怕走出去.

放下束缚,放弃熟悉的牢笼,走出去,然后整个天空都是你的.

所以,最后还是走了出去,虽然有遗憾但从没有后悔,失去的虽然很多,得到的也不少,总不能两全其美.

讽刺的是,来到今天,当陌生的事物变成熟悉;熟悉变成陌生时,能否用同一个理由,去说服自己作出回国的巨大改变?

如果生活层面没可比性,剩余的就是能力问题.

你的财务能否长期应付回国后的基本需要?不能单单依赖现有的存款而是你的现金流.

你回国后的收入来源有那一些?你想要的生活素质水平又是那一种?

曾说过,改变,不是终结,而是开始.新政府和两线制的实现,是一种新尝试,其成效还有待时间证明,未必就是”更好”的代言词,一纸五年的”合约”更不算是永久性的更动,单纯因这点而有冲动改变的人,还请考量自身真正想要的生活与能力.


人生和投资一样,无论如何选择都总得冒上一定的风险.最终还是得自我审问,未来你想要过的是一种怎样的生活.

清楚知道所要,就将之付诸于行,事后也不要困扰于”如果选了另一条路会怎样”的想法,因为那只是一个永远没有答案的思想陷阱.

请记得,”真相”从不会令人挫折难过,人之所以挫折难过都是因为我们将自己的幻想强加在真相之上.

抱有这层心理准备,提起勇气去走出自己的信念,自能豁达.

http://mercurychong.blogspot.com/2018/06/blog-post_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