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ASIA (5099) 亚洲航空 - 张启华‧大马天空之下



亚航集团(AIRASIA,5099,主板贸服组)首脑丹斯里东尼在其社交媒体写道,16年争取更低的机场税,他觉得这是他的“孤独之旅”……他认为,KLIA和KLIA2是不同的两个机场,机场的设施不一样,为何去年实施统一的机场税?

亚航集团(AIRASIA,5099,主板贸服组)首脑丹斯里东尼在其社交媒体写道,16年争取更低的机场税,他觉得这是他的“孤独之旅”……他认为,KLIA和KLIA2是不同的两个机场,机场的设施不一样,为何去年实施统一的机场税?

2017年以前,KLIA2国际航班搭客每程付32令吉机场税,此后增128%至73令吉,国内与东盟搭客的机场税也各增5令吉与3令吉。

我国已有交通部统管海陆空交通,近期的陆路交通委员会(SPAD)解散而由交通部统管。过去数十年,大马航空委员会(MAVCOM)未营运下客机照旧飞,这个在经济与商业事务为交通部提供咨询的组织,是否有解散与精简的必要?

政府通过了法令和设立MAVCOM,去年刚统一机场税,这个委员会又建议调整机场税。在服务素质没有改善情况下,机场税的调高是“杀鹅取卵”!

MAVCOM的设立旨在保护航空搭客与消费人的利益,自从依法令在前朝设立该委员会,消费者的利益未见大幅受保障,每名外国到马的旅客,也须缴付1令吉予该组织。

东尼不客气的指出,东盟的旅客稳健增长中,大马是东盟的异数,旅客不增反跌3%,提高机场税将赶走旅客。

在点对点的衔接度面,尽管吉隆坡是新加坡机场之后的第二枢纽,然而整体上,大马的航点衔接度还居泰国、新加坡与印尼之后。

该委员会和交通部又采取甚么策略,提高大马的衔接度?

该委员会本身也承认,这些国家有更多的国际航线、且有更多机位,这是导致泰新印东盟三国超越大马表现的主因。

近年,亚航在开发东亚的中国、韩国、日本、南亚的印度和东盟各航班不遗余力;是不是因为之前大马机场首脑的峇西尔乃至巴里山对该航空公司的打压,而促成大马落后泰新印三国?

根据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数据,2017年中国搭客市场取得全球最大增长,单在2017年就增5900万航次;此外,日本、韩国的原本目的地(O-D)市场,搭客的航次以超过26%速度增长。

过去一年,航空衔接的城市又创新高,衔接了全球2万对城市,按年增长1351对城市;相比1995年的1万个城市,可说是翻倍。同期,们飞行的实质成本(按通膨调整)也减低逾半。



从更宏观角度看,活络的航空运输驱动旅游和贸易,支援经济增长和带来繁荣昌盛。基于航空直接连接更节省时间与成本,这也使2017年全球总载客量首次超过40亿人次。

“人人都能飞”的梦想实现后,东尼的更大梦想,是大马的航空环境免于受政治干扰,而根据绩效和企业的竞争原则行事;政府的最重大角色,是营造良好环境让航空业与相关领域茁壮发展。

IATA秘书长Alexandre de Juniac在策略伙伴特刊的前言说得很到位,航空是自由的业务,这个业务横跨创意十足的公司与组织,让搭客有自由空间探索、贸易、学习或者与所爱相遇……。

全球透过航空旅游的旅客2017年的消费按年增长6.0%,来到7110亿美元,更廉宜的航空衔接促进货物与服务贸易,促成更多外来直接投资和其他经贸往来。

机场管理是航空公司最大策略伙伴,而航空公司又是国家经济繁荣昌盛的重要策略伙伴,让航空公司在既定法规下有更大空间,国家经济经贸和扩展旅游也有更大的扩展空间。

http://www.sinchew.com.my/node/1771068/张启华‧大马天空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