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碧娥‧首购族的无奈



对于已经买了房屋的人来说,房价增长是一件好事,因为它反映了这个房产的价值,如果在某个地区持续经历房价上涨,意味人们还在不断购买,而且房租的回酬也不错。

对于已经买了房屋的人来说,房价增长是一件好事,因为它反映了这个房产的价值,如果在某个地区持续经历房价上涨,意味人们还在不断购买,而且房租的回酬也不错。

可是,过去10年来,我国的房产价格持续上升,以100为基数计算,2009年3月份开始,大马的房价指数在2012年达到200,而在2014至2015年稍缓至160,这数据告诉我们,2009年底至2014年底,大马的屋价平均上涨超过55%。

另外,遗憾的是,以我国人民的平均收入、薪金成长指数和年轻人的财力,首次购屋者的财务条件,无法跟得上房价指数,导致许多房产单位,变成少数财力充裕者的专利。

根据行业顾问的分析,我国各阶层人民贫富差距大,人均收入无法作准,如果以房价除以年收入来衡量,“房屋购买能力指数”无法做出正确判断。

热销不等同入住率

许多时候,发展商、产业经纪,提及某个产业计划,新推出首日即卖出超过三分之二的单位,如果深入了解,未必反映实际情况,因为有不少房产单位建好后,入住率可能只是一半或更低水平,显示买家是买来投资、并非自住。

一个单位众多的产业计划,如果其中有不少是投资者,在市况偏淡时,通常会面对出租不易的问题,因而出现入住率只是一半的现象。

在坊间,不时会听到收入低、房价涨,许多人买不起第一间房子,必须正视这个问题的心声。

也许我们可以参考其他国家采用的打房措施,例如提高非自住房产的贷款比例,或是提高房产的自住比例,限定售房时,确保至少一半或更多的买家,购买房屋是供自住的。

房贷不可超过收入三分一

严格来说,我国并不是没有努力打房,较早几年,国家银行实行第三间房屋自付款提高至30%,意即投资者最多只能贷款70%;在那个阶段,确实对投机产业起到抑制作用,同时,影响产业的交易频率,不论是在一手或转手市场,皆存在这种情况。

我国的家庭债务水平保持偏高,过去几年,围绕在介于国内生产总值80%之间,显示国民的偿债能力依然疲弱。



国家银行规定,购房者每月房贷摊还数额不得超过收入的三分一,以保障购房者拥有三分二的收入,可以应付生活开销,这个比例有其合理性。

基于这点,只要大马人的三份之一收入,无法支付房贷分期,可以初步判定这个国家的房价,处于不合理的水平。

联名实现购屋梦

许多有意购买房屋的年轻人,单靠个人财力实现购屋梦想,坦白说很难,他们之中,可能选择与哥哥或是姐姐联名购买,毕竟不是许多年轻人都有“富爸爸”、或是“富妈妈”可以赞助孩子,提供购屋首期款。

另外一些可能选择到比较偏远的地区购屋,当然,也有一些被迫继续租房,告诉自己无望实现购屋梦,隐约意识到心中的无奈。

http://www.sinchew.com.my/node/1773525/郑碧娥‧首购族的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