聰明的抉择,種樹


現代人很少人種樹,那需要耐心和時間。在股票市場被稱為股神的Warrent Buffet.他是一個懂得種樹道理的人,所以他成功了。他也懂得分辨種什么樹有什么收益,也可以分辨别人种的樹好不好。

在一個家庭里住了十位成员,爸爸和媽媽用了一生的努力,存了八百万元。兩位長輩就开始想,是否平均分配給八個孩子,一人一百萬元。或只交給一個比较有才能的孩子而令财产部增呢?如是你,你会如何做呢?

這就是家庭和一個国家政府時常所遇到問題。每個人的思想,際遇各不同,所需所求也不同。當资源只是同一種類時,问题就來了。

譬如说,那八個兄弟姐妹,一個喜欢音乐,一個喜欢運動,一个只喜欢发呆,一个喜欢游盪,一个喜欢花天酒地,一个喜欢耕田,一个喜欢投资,一个喜欢从商。錢交給其中几个,可能会害了他们。如只是交給其中一二个,其他的会不懂生存,糾紛也會从此未完未了。

這家庭的父母其實在有生之年忘记了最基本的種樹的道理,而只努力挣钱以備有餘而留給後代。但八个有八百万很快就没了也很快兄弟姐妹糾紛开始了。我所知道猶太族家庭都很懂得這道理,所以人口雖少却强。德国希特拉明白也知道,曾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就想要滅了猶太族。

政府引领人民,当只知道一個方式時,只能滿足某一方所求時,那不平衡点更多也令社区不安宜。前朝舞弊多,为何今朝不把它停止三个月,以令牛鬼蛇神現形呢?不明白真的不明白,为何要一定要廿九个部门呢?是不是怕肉配的不平均呢?

一個國家政府換了另外的團体做時,人民期望的是生活平穩而有一個大家响往的目标以達成。但看到是有些變化是隨着政府人员的欲望而行。就好像教育政策,他们吵來吵去只為了是不是應该有电脑班,是不是承認某些文憑。我看了劍橋大学和哈佛大学,他们從來不理會政府承认不承认它的学院资格,也不理會全世界政府用不用他们的畢业生,它们为了知识而打拼也沒時間去理会承不承認。说起來又奇怪,我们有一個大学只可給某一方申请就讀,政府承認了又如何,私人界公司更本不会娉請他们,最后製造160万人大軍的政府隊伍。电脑班更可笑,在每一個家庭都有平板电脑和手机的年代,他们在电脑班教什么呢?是不是有正規教學生認識什么是代码,什么是遊戲,什么是社交網絡,什么电子配置可組成电脑,手机或平板电脑呢?不是立刻懂,是教他们分辨和贯輸基本知识。

我所明白的是,學问不可投机取巧,本身就因为這样而在學习更深一層學问時面对了很多困扰。

在股市,很多這种欲速则不达的反面教材。它们为了更快一步成为世界第一,就收购以節省時间。中国的万達,海航,馬來西亞的IOI ,顶級手套,明訊收购全遇到大小问题,下来又是谁呢?

他们大多数是憑领导者的欲念而促成迸购,而忘了用有專业背景的人去做基本工作。就好像某一间公司,時常在報紙说公司擁有健康身体的员工,不允许這,不允许那,但收购錯误時却不見有人去承担责任。有体壯如牛的身体只能耕田却没有把收获守住,只应全部要早睡早起身体好,所以醒来之后不見了兩年的盈利共七亿元。這個故事就是说,做人不能只有一套,好的做法要提倡鼓励而不是强迫,所以我現在想到的是,這间公司管理層人员回答董事部時的答案,应该如下:-



我们奉行了公司文化,早睡早起,以免生病,所以晚上來的重要讯息全忽略了,对不起。还有的是几个高層在這段时间按牙医的指示去医治牙齿了,所以報告没時间阅读也沒人去做,对不起。但我们有奉行公司好文化,叫新公司员工不可吸烟,早睡早起,注意安全,牙齿要美。我们没錯啊!

獨立董事回答,當我们拿到報告时,一知半解,只看到報告说,新廠没有張貼不可吸烟的告示要注意,新员工没有牙齿報告要施行,其它的什么市场和规模,资產,文字太小,数目太多,又没有總結,只看到可成为世界第一,所以我们沒有錯啊!

種樹原理錯了,人文文化給利用了,所以七亿或几个亿就是学习的代价。大家家里有多少个亿來学习這样的錯误呢?

種樹要看地理,環境,我们也要懂天時,人和。高深的學问,一輩子也學不完。

http://liqua2534.blogspot.com/2018/07/blog-post.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