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Pages

Back to Top
On

如果你对投资没有兴趣,或你没有时间研究股票,或你不会投资,
不妨把你的资金交由一位能干,聪明,可信赖的管理人———巴菲特与查理。


先说说Berkshire Hathaway 分为A股,B股。
BRK.A 股就是我们常常听到1股几百千股价的;BRK.B 股是我们“可负担”(affordable) 买的股票,目前它是1/1500的BRK.A。写的当儿BRK.B股价$200左右(大约RM800多),大部分人可以投资的。(注:美股是买1股,不是 100股,1000股)。

1996年6月,巴菲特亲笔写题目为《伯克希尔所有者手册》。目的是为了解释Berkshire 的投资概念和管理。该手册称为巴菲特写过关于投资的唯一一本书。(注:市面上所有有关巴菲特投资的书籍都是不是巴菲特写的,是某某作者的通过访问,诠释。)

《伯克希尔所有者手册》这本书很精简,才几页罢了,但是里面内容很丰富,每一句子,每一个字,都有意义深重。



如果你懂英文,不妨看看原文,游览以下公司网页,按进Owner's manual。他写出13条投资概念,后来附加2条。
http://www.berkshirehathaway.com/


如果喜欢阅读中文的读者,Ali找到很多翻译版,这里下面转帖,感谢杨博客提供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571b4ad0102wz9r.html


在文中,可以看到巴菲特希望投资他公司的股票的人了解他的投资理念。
首先,“长期投资”,你所投资不仅仅是一张纸,纸上面的价格波动使你焦虑不安。他希望你视自己为真正长期持有公司资产的合伙人,就像你的田地,屋子那样。资料显示Berkshire 股票换手率相当低。

巴菲特称投资人为“合伙人”。大部分公司工作人员把自己个人资产投入公司。查理家人把资产90%投在公司股票,而巴菲特自己是99%以上。巴菲特是可信赖的管理人,他没有高薪(参考),没有从投资者身上挣钱。真心把公司搞好,让合伙人得到回报。那么有诚信好的合伙人哪里找,就在Berkshire 。

长期目标是公司增长率超越美国大型公司平均增长率。历史时间证明他做到这点。

在短短的几页手册,他提到最多的字眼是“内在价值”intrinsic value ,超过20次。也是市场上常用的投资术语,他自己对公司的内在价值有另一种看法,如何衡量公司的内在价值。他用book value 来衡量Berkshire 公司的内在价值。



另一个出现多次在文字中,它就是“现金流”,至少7-8 次。“现金流”也是Berkshire 成功的武器之一。Berkshire 所投资的资产都提供稳定和持续的现金流。这些年来用这“武器”一直收购了不少企业。

其实在Berkshire 最厉害的武器是——“杠杆”。巴菲特很少 举债,不“灌水”财报,更反对投资者借钱投资。巴菲特很聪明,他知道杠杆的威力,也了解其害处,成本利息。巧妙地他应用两种低成本和无风险的杠杆,注意不 只一种是两种,如果你能用到一种都很厉害,他用两种,不得不佩服他的智慧。两种低成本的杠杆:递延税额和“浮存金” deferred tax, "float"。(要详解这两种杠杆,会要写很长,最简单的解释是0%利息贷款,无违约,无偿还日期。再简单解释就是借钱不用还。)

除了投资概念,还有公司管理。最后,巴菲特还有交待他的“身后事”,他离开以后是怎样,交待一清二楚。


后语
Ali 留意Berkshire 股票一段时间,在投资生涯里最敬佩的一位。除了这本《手册》,每年《给股东的信》也值得一看。巴菲特常常狠批那些高费用的基金经理,挣投资者的钱,没有同等的回报。反而那些低廉的etf,绩效更好。可惜在大马的确很少低廉的基金。

Ali鼓励新手,当开始学习价值投资,如果条件准许,不妨投资BRK.B。让世界顶级经理巴菲特帮你投资,你可以放心吧。而BRK.B的回报率可以到morningstar 网页查询http://performance.morningstar.com/stock/performance-return.action?t=BRK.B&region=usa&culture=en-US

这些年来,有很多ali blog读者,询问有关开户投资美股,可是新手资金不足。有位股友讨论下,建议Ali 不如来个众筹/合伙投资由巴菲特管理的BRK.B,极少需要管理,那么就可以做到几乎0管理费的基金。但是这只是初步构思,需要一些志同道合的共同自愿管 理,也需要各方面的知识/意见。如果你有兴趣投资BRK.B,或与Ali共同管理。可以留言,或email: boonlee77@gmail.com

『如果喜欢ali blog可以在左边按follow或输入email update.』




《伯克希尔所有者手册》译文
1983年与BlueChip公司合并时,我总结了13条与所有者相关的商务原理,认为这将帮助新的股东了解我们的管理思路。既然被称之为“原理”,这全部的13条在今天依然有效。

1.虽然组织形式上是公司制,但我们以合伙制的态度来行事。我和查理.芒格把我们的股东作为我们的合伙人,而我们自己,则是执行合伙人(因为无论是好是 坏,从所占比例来说,我们都是控制合伙人)。我们并不将公司本身看做是资产的最终所有人,而是,认为公司仅仅是我们持有资产的一个通道。

我和查理希望你并不仅仅认为自己拥有的是一张张有标价的纸,而这些纸的价格每天波动,你有可能为了一些经济或者政治上的事件而焦虑不安随时打算出售它们。 我们希望你将自己视为一个真正长期拥有公司部分资产的人,就像你和你的家人共同拥有的田地,或者公寓一样。对我们来说,我们并不希望Berkshire的 股东是一群经常在变动的陌生人,相反,他们是我们的投资伙伴,将他们的资产委托给我们,希望在未来的生命中获得良好的回报。

有证据表明,Berkshire的大多数股东已经接受了这种长期合作的观念。即使将我所持有的股份排除在外,在美国的主要公司中Berkshire每年的股票换手率也是相当低的。

事实上,Berkshire的股东对待Berkshire的行为和Berkshire对待它所投资的企业的行为是一致的。比如说,作为Coca-Cola 和Gillette的股东,我们把Berkshire看作是这两个非凡的企业的非管理合伙人,我们通过长期持有它们的股票而不是经常参与股票交易来取得成 功。事实上,我们一点也不关心这些公司的股票时候会有好几年没有交易甚至没有报价。如果我们对一支股票有良好的长期预期,那么短期的价格波动对我们来说是 没有意义的,除非有人报给我们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价格。

2.与Berkshire的所有者取向相一直,大多数的公司工作人员都将他们个人资产的大多数投入到公司中来。我们吃的是自己的点心。

Charlie一家90%以上的资产都在是Berkshire的股票,而我是超过99%。此外,我的许多亲戚,比如姐妹和表兄弟,也都有很大一部分资产是公司的股票。

我和Charlie对于这种把所有鸡蛋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的状况感到很舒服,因为Berkshire本身就拥有许多出色的企业。事实上,我们相信,Berkshire几乎是唯一一个拥有质量和多样性都很好的企业,它在这些企业中有着或多或少的权益。

我和Charlie无法向你承诺结果。但我们可以保证,只要你是我们的合伙人,无论何时,你的金融资产和我们自己的资产将完全保持一致。我们对高薪,期 权,或者其他什么从你们身上挣钱的事毫无兴趣。我们只希望和我们的合伙人一起,以相同的比例挣钱。甚至,当我做了一些错误的事的时候,你能有一丝安慰,因 为我和你同样遭受到了损失。

3.我们长期的经济目标(受到的限制会在后面提及)是使得每股的平均年内在价值最大化。我们并不以Berkshire的规模来衡量,而是以每股的增长来衡 量。我们确信在未来,每股的增长率将会下降——这是由于资产规模过大所致。但如果我们的增长率无法超过美国大型企业的平均增长率,我们将会非常失望。

4.为了达成目标,我们的首选是动态地持有一组资产,从中获得稳定的现金流和持续的高于市场平均水平的资本回报。我们的第二选择是通过下属的保险公司,在 市场上寻求易于销售的股票,从而持有一些相似企业的股票。价格和可获得性,以及保险资金的需求决定了任意给定年份的资本分配。

这几年来我们收购了不少企业。虽然有些年份会一无所获,但我们希望在未来的十年,能够收购更多的企业,并且希望它们逐渐壮大。如果这些收购能够达到过去我们所做的水平,那么Berkshire将会获得很不错的回报。

我们面临的挑战是像产生现金流一样迅速地产生出好的想法。从这个意义上说,一个低迷的股票市场,对我们是一件好事。第一,它使得我们可以以更低的价格买下 整个公司;第二,低迷的市场使得我们的保险公司可以更容易地在一个具有吸引力的价格上购买一些优秀的企业的股票--包括我们已经持有一部分股票的公司;第 三,其他一些同样优秀的企业,比如Coca-Cola,持续回购他们自己的股票,于是他们--也包括我们--在低股价中受益。

总之,Berkshire和它的长期持有者从下跌的股市中获得好处,就像一个普通的消费者从食品价格的下跌中获得好处一样。所以当市场大跌时--就像经常出现的情况一样——别担忧别沮丧,这是好消息。

5.由于我们的双头目标以及会计处理方法固有的局限性,传统的会计报表几乎无法真实体现出实际的经济成果。同时作为所有者和管理者,我和Charlie事 实上会忽略这些数据。不过,我们会向你们报告我们所控制的重大的投资所产生的效益,和那些重要的数字。这些数字和我们提供的各项投资的其他信息,将有助于 你们对它们做出判断。

简单地说,我们试着在年报中披露那些确实重要的数据和信息。我和Charlie投入大量精力去了解我们的企业运作得怎么样,以及他们处在怎样的环境中。比 如,我们的企业是面临良好的环境,还是面临困难?我和Charlie需要确切了解到哪种策略适应当前的市场状况,并由此做出响应的调整。我们也会将我们的 判断告诉你。

长时间以来,我们的大部分投资取得了超过预期的成绩。有些时候我们也会失望,但我们会尝试着向报告那些愉快的经历一样,坦白地做出说明。当我们采用非传统的方式制作报表时——比如,你会在年报中看到关于"保险浮动

长久以来,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表现实际上全都超出了预期。偶尔我们也会失望,所以我们在报喜的同时也会坦诚地报忧。如果是用非常规的指标来衡量我们的 进步,我们将尽量解释相关的理论以及为什么我们认为这些理论非常重要。换言之,我们深信,告诉大家我们的思考方法,将使股东们不仅可以评估伯克希尔的各家 企业,而且还可以了解我们的管理方法和资产配置方法。

6.会计结论并不能左右我们的营运决策或资产配置决策。如果收购成本相当,与收购1美元可报告的收益相比,我们宁愿收购在会计准则下2美元不可报告的收 益。既然整个企业(收益完全可报告)的售价通常两倍于其部分股权(其收益大部分不可报告)的比价,所以我们的确经常面对全部收购和部分收购的选择。无论何 时,我们都希望隐含收益能够通过资本利得完全反映在我们的企业内在价值中。

我们试图通过经常报告“解析”盈利,以抵消常规会计的弊端,这种解析数字包括伯克希尔自己报告的营业收入,不包括资本利得和收购会计调整,但要加上主要被 投资方的未分配利润中属于伯克希尔的份额;根据传统会计,这些均不包括在伯克希尔的利润数值中。从这些被投资方的未分配利润中,我们还扣除了这些利润作为 红利实际派发给我们时应该缴纳的税收。此外,我们还从被投资方的利润数字中扣除了资本利得、收购会计调整,以及营业外收支等科目。

总的来说,到目前为止,被投资公司的未分配利润对伯克希尔完全有利,就好像它们已经派发到了我们的手中(因此也就好像它们已包含在我们正式报告的收益 中)。这种结果在以往年份已经出现,因为我们投资的大多数公司都从事真正与众不同的业务,这些业务常常可以通过将资本再投入企业或回购股票,使增量资本发 挥最大的作用。

很明显,我们投资的公司所做出的资本决策并没有使作为股东的我们分得红利,但总的来说,对于它们留存的每1美元,我们已经储存了远远超过1美元的价值。我们因此将这种盈利当作我们每年从各种业务运营中所获得利润的真实写照。

7.我们极少举债,当的确需要时,我们尽量使贷款构建在长期固定利率的基础上。

与其在我们的资产负债表中出现过高的财务杠杆,我们宁可拒绝各种让人感兴趣的机会。这种保守的做法对我们的经营业绩不利,但考虑到我们对投保人、债权人和许多将绝大部分净资产交给我们管理的股票持有人所承担的信托义务,这是惟一能使我们自在安逸的做法。

查理和我采用的财务计算方法从不允许我们用一时的投机换取几个百分点的额外收益。我从不会为了追求家人和朋友所没有或者不需要的东西,而拿他们已有的和需要的东西去冒险。

此外,伯克希尔已经引入了两种低成本的、无风险的财务杠杆来源,使我们可以安全地拥有远高于单凭股本金所允许拥有的资产,即递延税额和“浮存金”,后者是 指我们保险企业持有的他人的资金,因为保险公司是在赔付损失之前先收取保险费。这两种资金的增长都非常快,现在总计已有大约120亿美元。

更妙的是,这种资金到目前为止无需成本。递延税额负债不承担利息支出;而且,只要我们能够在承保业务上收支相抵——我们已经在此项业务29年的经营中做到了这一点——那么由保险业务产生的浮存金成本就是零。

必须明白,这两项是等同的;它们是真正的负债,是没有违约赔偿或到期日的负债。因此,它们给予我们举债的益处,即使更多资产为我们所用的能力,但却不必承担举债的任何缺点。

当然,不能保证将来我们也可以免费获得浮存金。但是,我们认为自己实现这个目标的机会与保险业中的其他人一样多。我们不仅在过去达到了这个目标(尽管也犯过一些重大错误),而且在收购GEICO之后,我们现在已经大大提高了将来实现这个目标的期望。

8.管理者的“愿景清单”不能靠花股东的钱来满足。

我们不会以对股东有长期经济影响的控制价格收购整个企业来分散投资,我们会像处置自己的钱那样处置股东们的资金,全面权衡股东通过在股票市场上直接买入股票来使投资组合多样化所能达到的价值。

查理和我仅对那些我们认为可以提高伯克希尔股票每股内在价值的收购感兴趣,我们的工资和办公室规模永远与伯克希尔资产负债表的规模无关。

9.我们认为崇高的目标应该定期用结果来检验。1美元的未分配利润是否至少给股东带来了1美元的市场价值,我们以此来检验未分配利润是否明智。到目前为 止,检验结果是合格的。我们是以5年为循环继续以上述标准进行检验。但是,由于我们的资产净值在增长,有效使用我们的未分配利润变得更加困难。

我们连续通过了检验,但是挑战已经越来越大。如果我们不能用未分配利润创造额外的价值,那么我们就会分配利润,由我们的股东去支配。

10.只有在得到的企业价值与付出相等时,我们才会发行普通股。

这条规则适用于所有的发行方式——不单包括兼并和发行公众股,而且还包括债转股、股票期权以及可转换证券。我们不会在与整个企业价值不一致的基础上出售公司的一小部分权益。

我们在出售B股时曾指出,伯克希尔股票的价值没有被低估,有人认为不可能做到这一点,这种反应并没有充分根据。

相反,如果我们在股票价值被低估时发行股票,股东们才应该感到震惊。那些在股票公开发行时声称,或暗示他们的股票价值被低估的管理人员,通常是诚实有余, 或对他们现有股东的财富顾惜不足:如果管理人员故意将实际上值1美元的资产卖80美分,那么企业的所有者就会不公正地蒙受损失。在最近的股票发行中,我们 没有犯过这种错误,将来也永远不会。

11.大家必须明白,查理和我都有一种对我们理财结果非常不利的观点,即无论价钱如何,我们对出售伯克希尔拥有的任何优秀企业根本不感兴趣;此外,只要我 们预期至少还能产生一些现金,只要我们对它们的经理和劳资关系感觉尚可,我们也不愿意出售低于标准的企业。我们希望不再重复资产配置上的失误,这些失误使 我们陷入了低于标准的企业。并且,对于用大笔资本开支使我们那些蹩脚的公司重新恢复令人满意赢利能力的各种建议,我们慎之又慎(规划灿烂绚丽,规划者诚心 诚意,但到了最终,对江河日下的行业进行大笔额外的投资,就如同在流沙中挣扎那样于事无补,正如我们对纺织业务的投入一样)。然而,唯利是图并不是我们的 管理风格。我们宁可让总的结果略受影响,而不愿意采取那种方式。

我们继续避免唯利是图的行为。在经过20年的苦苦挣扎后,我们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关闭了纺织厂,这是事实,但这仅仅是因为我们认为它注定要导致无休止 的经营亏损。然而,我们既没有考虑出售那些能卖出好价钱的公司,也没有考虑抛下那些落后的公司,尽管尽力治愈那些导致它们落后的病症会带给我们很多麻烦。

12.我们开诚布公地向大家汇报,强调在评价公司价值时的种种有利因素和不利因素。我们的指导方针是,告诉大家当我们处在大家的位置时想要知道的公司实际 情况,这是我们起码应当做到的。再者,作为一家需要大量沟通的公司,与我们希望那些新闻记者在报道他人时采用的标准相比,在报道我们自己时,在准确性、平 衡性以及深入性上采用较低的标准,对我们来说是不可原谅的。我们相信开诚布公对作为经营者的我们也有益:在公众场合误导他人的CEO,最终会在私下里误导 他自己。

在伯克希尔,大家见不到会计诈骗和会计调整的“大染缸”。而且,我们不会“修饰”季度收益或年度收益:如果盈利数字在到达公司总部时参差不齐,那么他们在向股东汇报时也会同样参差不齐。

最后,当盈利数字是非常粗略的“估计”时,因保险起见它们必须留有余地,那么我们会尽量采用前后一致以及保守的处理方法。

我们将通过几种途径与大家交流。通过年度报告,我们力图在一份保持合理度的文件中向全体股东传达有价值的信息;我们还试图在季报中传达大量提炼过且非常重 要的信息。还有另一个重要的交流场合是我们的股东年会,查理和我很高兴在会上用5小时或更多的时间回答有关伯克希尔的问题。但我们不采用一对一的交流,因 为伯克希尔有成千上万名股东,这么做不可行。

在所有的交流中,我们力保没有哪一个股东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我们不会给分析师或大股东进行收益“指导”。我们的目标是使所有股东同时得到最新的信息。

13.尽管我们有开诚布公的政策,但是我们仅在法律要求的情况下谈论我们对可流通证券的投资活动。好的投资计划就像好的产品和公司兼并方案一样罕见、珍 贵,而且会被竞争对手利用。因此,我们通常不会谈论投资计划。这种禁忌甚至在我们出售证券以后(因为我们可能再将它们买回来),以及市场谣传我们购买某些 股票时也依然适用。如果我们否认这些报道,但又在其他场合说“无可奉告”,那么无可奉告就会变成不打自招。

尽管我们不愿意讨论特定的股票,但我们可以自由地讨论我们的公司和投资理念。我从本杰明·格雷厄姆开阔的治学胸襟中受益匪浅,他是金融史上最伟大的教师, 因此我相信,即使可能像本杰明教诲对我产生的作用那样,给伯克希尔造就强大的投资新对手,但将我从他身上学到的投资理念向前推进是正确得当的。

附加原理

在可能的情况下,我们希望每一位伯克希尔的股东记录下在他合伙期间的股票投资损益,投资损益应该与在此持有期内,公司每股内在价值的损益成正比。

为了出现这种情况,一股伯克希尔股票的内在价值与其市价间的关系必须保持恒定,而且根据我们的偏好是一比一,这意味着我们宁愿看到伯克希尔的股票价格处于合理价位,而不是高价位。

很明显,查理和我不能操纵伯克希尔的股价。但通过公司的政策和交流,我们可以培育股东有根据、有理性的行为,这种行为最终也会产生理性的股票价格。高估与 低估同样有害,我们的方式方法可能会使一些股东,尤其是那些准备抛售的股东失望,但是我们相信,它给伯克希尔带来吸引长线投资者的美好前景,这些投资者是 从公司的进步中,而不是从他们合伙人的投资失误中谋求利润。

内在价值

现在让我们把目光放到一个我在上

面提及过并且在未来的年报中还会用到的术语上来。

内在价值是评估一项投资或者一家企业的唯一重要的合乎逻辑概念。

内在价值可以这样简单地定义:它是可以从一个项目在存续期内获得的所有现金流的现值。

不过,内在价值的计算没有这么简单。就像我们的定义所表述的那样,它是一个估算值,而且当利率改变或者预期未来的现金流改变时,需要重新估算。同一个项 目,在两个不同的人看来——这在我和查理之间也会发生--几乎总得出多少有些不同的内在价值结论。那也是我们从来不会把我们估算的内在价值告诉你们的原 因。我们年度报告所提供的,是我们自己用来计算价值的一些因素。

同时,我们定期报告每股账面价值,这是一个很容易计算得到,却作用很有限的数字。这种局限性并不是由于我们以证券的即时价格入帐而引起的。由于帐面价值的这种缺陷,我们所控制的企业,其报告的帐面价值和内在价值会有巨大的差异。

这种区别可以是任何一个方向的。比如,在1964年,我们如实汇报的Berkshire的每股帐面值是19.46美圆。然而,由于公司的所有资源都放在利 润微薄的纺织行业,这一称述远远高于公司的内在价值。我们的纺织设备既无法创造利润又不具有流通价值。不过今天,Berkshire的情况反过来了:由于 我们控制的许多企业的内在价值远高于帐面价值,我们自身的帐面价值远远低于内在价值。

虽然帐面价值没多大用处,我们还是向你们汇报帐面价值,因为它现在可以作为保守地、大致上地描绘出Berkshire的内在价值。换句话说,在任意给定年份里,帐面价值变动的百分比,大致上和当年内在价值的变动相一致。

你可以从任何一本大学教科书上了解到帐面价值和内在价值的区别。

把教育的成本作为它的帐面价值。如果这一成本是值得付出的,那它需要包括该学生由于选择上大学而放弃工作所损失的那部分收入。

在这个例子里,我们将忽略掉非常重要的教育的非经济意义,而专注于它的经济价值。第一,我们要估算出毕业以后一生所能获得的收入,并减去假如他不接受大学 教育所能获得的收入。这样得到的超额收入,再通过一个合适的利率贴现回到毕业那天。这样得到的金额数目,就是教育的经济价值。

一些毕业生会发现,他们教育的帐面价值要高于内在价值,这意味着他们付出的学费是不值得的。其他情况,教育的内在价值要远高于帐面价值,这说明资本分配得很合理。在所有这些情况中,帐面价值对于内在价值是一个毫无意义的指标。

Berkshire的管理

我想由通过对Berkshire的现在和未来

的管理进行讨论作为结束是合适的。

像我们的第一条原理所说的那样,我和Charlie是Berkshire的管理合伙人。但我们把所有的重要决定都交给我们的经理人员。事实上,我们委托他们作为代表:虽然Berkshire有将近180,000雇员,只有17个人在总部工作。

我和Charlie专注于资本的分配和照料与输送关键经理人员。大部分经理人员在被委任独自经营他们的业务时感到最开心,这也正是我们给他们的。这使得他 们独立管理整个运营,并将多余的现金输送到总部。通过这种方式,他们就不会因为面对各种各样的投资机会而任意配置资金从而偏离主业。而且,我和 Charlie拥有比我们的经理人在所在行业要宽广得多的投资机会。

我们大部分的经理人员都很富裕,因此我们需要创造一个良好的环境鼓励他们来Berkshire工作,而不是去打高尔夫或者钓鱼。这使得我们必须公平礼貌地对待他们,就像换个位子之后,我们所希望得到的待遇一样。

至于分配资本,是我和Charlie都很喜欢并且从中获得一些有用经验的工作。一般来看,在这一领域,头发花白的老年人并不吃亏:你不需要手眼配合得很好 或者很强健的肌肉把钱都推到一起来(谢天谢地)。只要我们的思维保持高效率,我和Charlie将会像以往一样继续好好工作。我死后,Berkshire 的所有者情况会有所改变但不会发生突变:我的股份将不会被出售以用来作为现金遗产或用来缴税。我其他的财产足以满足这些要求。所有的Berkshire的 股份将留给一只或几只基金。这样,Berkshire将会有一个长期的、非常稳定的股东,并保持和现在相同的投资哲学与目标。

在那种结构下,Buffett家族将不再管理企业,只是挑选和监管新的管理者。

当然,谁会是新的管理者,只有等到我死的那天才会知道。但我可以预料管理结构会是怎么样的:我的工作将在事实上分为两部分,一个可靠的投资执行者,另一个 是CEO,负责日常运营。如果要开展新的业务,需要两个人的合作,和董事会的支持。我们会继续拥有一个和股东利益一致的,代表股东的董事会。

我们需要按照上面所说的直接的依据建立起管理结构,我们的董事们知道对于每个职位,我会推荐谁。所有的候选人现在都在Berkshire工作,并且我对他们完全有信心。

我会继续定期向董事会汇报情况。由于Berkshire的股票事实上是我所有的不动产,并且在我死后转换为相应的基金也是长期不流通的,你们可以放心,我 和董事们已经仔细考虑好了继承的问题,并做好了准备。你们可以不用担心,我们采用的原理会得到继续,并且继续引领着继承我的管理者。

为了免得我们的结尾看起来太恐怖,我也向你们保证我从来没像现在感觉这么好过。我热爱经营Berkshire,如果说享受生命能带来长寿,那Meehuselah(译注,玛士撒拉,《圣经.创世记》中人物,据传享年965岁)的记录要被改写了。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571b4ad0102wz9r.html


http://aliinvest.blogspot.com/2018/08/berkshire-hathaway-owners-manual.html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