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格對「價值投資」和「閱讀習慣」的五個回答

Tags





 


(一)查理‧芒格每天的閱讀習慣是怎樣的?

芒格:早晨起來之後,我先看三四份報紙。書,總是有選好的兩三本,同時讀,來回換著看。這是我一輩子養成的閱讀習慣。

讀的是那幾份報紙?
芒格:Wall Street Journal、New York Times、Financial Times、L.A. Times。


(二)芒格對投資蘋果的看法?

(投黏性強的公司,找當下最好的投資機會)

芒格:我們以前不可能投資蘋果這樣的公司。我們並不比別人更瞭解蘋果公司的黏性。蘋果現在確實吸引了一批忠實的用戶,能一直如此嗎?能持續多久?
我不知道。

我只是覺得,有很大的概率,蘋果公司在將來仍能保持很強的黏性,所以我們買了它的股票。我已經說了,我們在這檔股票上的優勢很小,我們沒有比別人更大的優勢。我們過去找到的投資機會,是我們確切知道,我們不可能輸的。

現在我們買蘋果,是因為我們找不到以前那樣的機會了。我們在蘋果上,只有很微小的優勢,不是說我們看到了什麼別人沒看到的大邏輯,不是說我們找到了穩贏的投資。

手裡錢這麼多,必須找地方投資,找不到過去的好機會了,只能投到當下能找到的最好機會。錢太多,愁的不知道往哪投了,這是好事兒啊。錢多不好投了,我們怎麼能抱怨呢?不好投了,是因為我們特別有錢。當年買可口可樂的時候,買入 100 萬股可口可樂,我們用了 8 個月的時間,每天一半的成交量都是我們買的。大資金挪移起來不容易。


(三)芒格對投資比亞迪的看法? 

(投資就是投人,投資也是一場對人的押注)

芒格:比亞迪這筆投資,也是我們早期不可能做的。最初接觸比亞迪的時候,正是比亞迪股價特別低迷的時候,是一隻符合格雷厄姆標準的股票。當時的比亞迪已經走出了創業階段,但仍然是一家很小的公司。

投資比亞迪時,芒格是如何比較這家公司的內在價值與它的市值的?

芒格:比亞迪這筆投資的估值比較難。我們從中也學到了些東西。在我們最初買入的時候,我們知道,按照當時比亞迪的情況,風投應該願意出三倍的價格。從風投的角度考慮,比亞迪很便宜。我們相信,從風投的角度考慮,比亞迪值得投資,因為王傳福已經做出了一些了不起的成績。

總的來說,當時的比亞迪是一隻便宜的股票,但是你必須具備和別人不一樣的見識和眼光,才能發現它的價值。比亞迪這個機會,是李錄發現的,沒李錄的幫助,我肯定看不懂比亞迪。

投資了比亞迪之後,我認識了王傳福,儘管他一句英語都不會講。王傳福是個天才。他精明、誠實、對事業著迷,熱愛自己的公司。他能掌握最尖端的技術,做到別人做不到的事。

芒格:一部分是根據比亞迪已經取得的成績,另一部分是我決定押注騎師。

王傳福手下有一大批中國的年輕人。這些年輕員工特別能幹。他手下有 23 萬員工,伯克希爾才有 46 萬員工。他的員工隊伍可夠大的。這支龐大的隊伍能取得我們無法想像的成就。你說得對,在一定程度上,我下這個注,賭的是人。

您覺得王傳福是否與埃隆·馬斯克 (Elon Musk) 有相似之處?
芒格:不一樣。王傳福很清楚什麼是自己能做到的,什麼是自己做不到的。埃隆·馬斯克以為自己無所不能。讓我下注,我更願意選擇有些自知之明的人。


(四)如今科技發展這麼快、資訊這麼透明,公司的護城河越來越脆弱?

(世界一直在變,永遠做贏家太難,也沒有永遠的護城河)

芒格:我們的前輩修建的護城河也沒堅固到哪去。這是很自然的事兒。拿我這一輩子來說,當年的杜邦如日中天、通用汽車堪稱世界最強、柯達更不用說了……轟隆轟隆,全塌了。世界一直在變,永遠做贏家太難。

你看,Daily Journal 的生意多難做。我們不得已去做電腦程式設計、開發軟體,我們要到處跑業務,和各地的政府機構打交道,甚至要到澳大利亞開拓市場。我們還只是一家小公司。太難了。我們不這麼做,能怎麼辦?只能像其他報紙一樣,等死。


(五)查理如何定義能力圈的邊界?
(能力圈就是知道自己做不到的)

芒格:每個人不一樣。一定要知道什麼是自己能做到的,什麼是自己做不到的。當概率不站在我一邊的時候,我從來不賭。

無論是賭馬、賭博,我都沒輸過錢。概率不站在我一邊,我根本不玩。哪怕只是休閒娛樂,如果概率對我不利,我都不願參與。

有時候,我也和比自己水準高的對手打橋牌,但我只是為了向高手學習。不是為了學點東西,我才不和高手打呢。我就是不喜歡和概率做對。


以上芒格的精彩回答是在2017年Daily Journal年會後,與投資者交談中的發言。

英文來源:latticeworkinvesti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