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要系統性不要擷取片段

Tags




有時候,我們看見有些投資或經濟分析為了證明自己所說會正確,會取某段時間來對比,來證明自己所說正確。
 
但很多這種對比其實往往有問題。
 
以下面有一位叫Steven Saville的分析师來說,對於黃金投資者觀點,認為美國债务水平持续上升是金價的利多因素。
 
但是Steven Saville不怎麼認為。
 
我們看他怎麼說:
 
Steven Saville认为,从历史走势来说,债务/GDP的走高并不一定会推升金价。
 
他拿1970年至1995年时,美元黄金价格与美国政府债务/GDP比率之间進行對比,說二者存在负相关关系。
 
Steven Saville說,政府债务负担增加必然看涨黄金的观点主要依赖于1995-2011年期间。
 
在这17年间,二者呈现正相关关系。
 
但这一结果并不能成为两个因果关系存在的原因。
 
事实上,在过去的50年中,金价与债务/GDP比率之间的负相关关系持续时间超过两者具有正相关关系的时间。
 
Steven Saville认为,债务增长利多黄金的观点与地缘政治冲突利多金价一致。地缘政治冲突仅短期利多金价,从没有成为金价长期上涨的原因。政府债务增加也并不能长期利多黄金。
 
 
但這分析有一個問題,就是他是做局部分析,而不是系統性分析。
 
例如,我們隨便拿一張上漲或下跌的股票價格。
 
你會發現就算上漲的股票,也會有一段時間會下跌的。
 
同樣道理,下跌股票也會有一段時間會上漲。
 
又或者我們拿 AirAsia 股價為例子。
 
 
 
這支股票十多年來,股價根本沒有進步,12年股價漲幅才102.9%。
 
但你若擷取片段,你如果在 RM1.00 買進並持有一段時間,你會產生這是成長股的感覺。
 
可若你是在 RM3.50 買進持有,感受又不同。
 
但這其實還是盲人摸象。
 
真實的 AirAsia 十多年來,名目價格只是漲102.9%,如果經通膨調整,實際上是一個貶值的股票。
 
這才是真正的 AirAsia。
 
但然以短期投機來說就算 AirAsia 長期貶值也無所謂,但不能以短期投機觀點,擷取片段,以偏蓋全說 AirAsia 是好股票!
 
Steven Saville的分析就是犯了這毛病。
 
因為金价与债务/GDP比率,是一個長期經濟週期的關係。
 
所以分析必須立足於整個週期來對比,而不是擷取片段。
 
债务/GDP提高,金價不漲,只是長期經濟週期的上半段。
 
下半段是金价与债务一起上漲。
 
而這過程中又會有起伏。
 
上漲時也不是時時都漲,也會回調;下跌也是如此。
 
分析要系統性不要擷取片段,不然會產生誤導。

https://klse.i3investor.com/blogs/adi/171833.j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