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泡沫破滅準備(二)


拿破崙曾經說過:「如果世界是一個國家,伊斯坦堡將會是她的首都。」

Dump這次出手打擊土耳,而土耳其數千年來就是東西接壤的地方,古羅馬、拜占庭、鄂圖曼,歷史上三大帝國都在此定都,這裏有全世界最大的教堂、最大的清真寺、最大的市集、最宏偉的艦隊都曾在此交集;這裏也是茶馬古道、絲綢之路、香料之路從亞洲入歐洲的門戶。

伊斯坦堡處於歐亞交疊、東西文化衝撞的地緣,文化交融,血統也一樣,她位於歐洲東方,差一腳就嵌入了周邊的伊斯蘭世界,千百年來,雙方不斷廝殺慘烈,但又不時友好通商,甚至通婚。2006年諾貝爾文學奬得主,土耳其作家作家帕慕克Orhan Pamuk也曾講過:「在伊斯坦堡。西方不再是西方,東方不再是東方。」

8月10日土耳其里拉大跌兩成,一時間新興貨幣市場,俄羅斯盧布、阿根廷披索、南非元、印度盧比、甚至英鎊都出現狂跌,就在第二日,諾貝爾經濟學得主,NY Times專欄作者Paul Krugman撰文指出,土耳其里拉暴跌危機和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其實十分相似,歷史就快重演了。

如果將這張一帶一路地圖拉開,這次土耳其里拉貶值其實也是中美貿易戰另一個戰場,項莊舞劍,志在沛公。土耳其背後又有俄羅斯、有中國、又有伊朗,這些都是一帶一路的粉絲,盟友,幾個國家同時受到經濟制裁,也加重中國援手的壓力,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這齣戲會繼續演下去,不過,希臘悲劇最大的特徵是命運幾乎都被注定,任何角色想拚命去改變命運,都是不可能。


第一幕還沒有落幕,第二幕已經開啟。

聯儲局加息,美元升值,靠外債食偉哥的土耳其好景不長,看看一帶一路另一邊,中國還有等值3.2兆美元的錢,其中四成是美元,六成是其他貨幣,幾年前,人民幣匯率大概是6.5,外匯儲備升到4兆美元,當時強國不少擦鞋經濟學家都已經爆曬響口,中國GDP已經是世界第二,呵呵,幾年前,仲有經濟學家警告中國,如果要維穩,外匯底線是3兆美元,低於3億美元,經濟就不靈。

一貶,一瀉,大撚鑊。

中國完全不缺錢,自己的銀行自己印,要印幾多有幾多,問題係中國還要不要和外面的世界接軌?但這些錢不是人民幣啊。

中國是有相當大的美債,但係諗深一層,美國打算還中國這些債嗎?

很多人唔理解Dump剛剛搞完中國,中美貿易戰正逐步升溫,為什麼不斷開闢新戰場?搞完呢個搞嗰個?其實有很深謀遠慮的政治考量,背後就是一場貨幣戰爭。

戲,以不同方式在重複,房地產泡沫為什麼起來,就是因為科技泡沫在2000年消滅。2000年時,Intel的Market Cap,到過四千億美元。2001年科技業跌到谷底,幾乎馬上,房地產就起來了,直至2008。所以,失去了一個科技標的,增加一個房地產標的,現在房地產泡沫馬上消失了,投資人開始尋找下一個標的,希臘悲劇最大的特徵是命運幾乎都被注定,任何角色想拚命去改變命運,都是不可能,這齣戲仍會繼續演下去。




一開始,連美國社會都看不懂Dump,歐洲也懵懵懂懂,中國就更不用說了。北打加拿大、南打墨西哥、西打歐洲、東打中國,退出TPP、羞辱WTO,在本土狂吠傳媒、企業家、反移民、全世界的自由主義者、全球主義者,無不狂批他為破壞既有秩序的瘋子,認為他腦中只有美國,沒有地球。

這種評價Dump的角度,在知識份子群中,今天還是常態。但是,估計半年之內,至多一年,世人就會逐步品味出Dump佈局的奧妙,某些恨者會更恨他,但某些原來問候佢老母的人會豎起拇指說聲:Economy is good, but everything is bad.

他雖莽但並不傻,當年的交易避稅高手,怎會不明白關稅之有弊無利?怎會不清楚強強聯合「合建、共賣」的優勢?

他會傻到堅持只跟散戶做單邊交易的地步?在打亂原先的混亂關稅體制、世人以為他是「單邊主義者」之後,他立馬快速的和歐盟開啟零關稅談判,估計在歐日之間已經建立了零關稅同盟之後,接下來也會很快和印太板塊的印度和東協建立類似零關稅或低關稅機制,扶持台灣及日本,中國還要玩已破落的WTO關稅遊戲?

美國不跟你玩了。

https://oldjimpacific.blogspot.com/2018/08/blog-post_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