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启华‧快、廉、准



大马电讯网速向来遭受诟病,原因是付高昂网络费,网速还出奇慢,最大的原因是整个决定网络快慢的节奏,全受一家公司所垄断。

大马电讯网速向来遭受诟病,原因是付高昂网络费,网速还出奇慢,最大的原因是整个决定网络快慢的节奏,全受一家公司所垄断。

正因为如此,即便早几年,政府拨巨款而努力透过高速宽频(HSBB)为我国网速提高速度,但在区域国如泰国、乃至被我国视为落后的柬埔寨,网速皆已赶超我国。

这里头其中一个关键,基于电讯被视为策略领域,即便竞争委员会(MyCC)亦不太敢碰的烫手话题,因而在固线网数10年来皆需仰马电讯(TM,4863,主板贸服组)鼻息。

希盟新政府上台后,立意要求我国电讯公司“网速倍增、价格减半”,国家能源总共有1万2000公里的光纤网,皆座落南北大道周边。

一些电讯公司若在大道周边网络较弱,是否可利用国能现有网络提升网速?或者与其他伙伴合伙建最后一哩基建,各种可能皆可从技术与商业层面去探讨!



马电讯仍是固线网的老大,然而固线宽频用户告跌,即从2014年310万户,减至今年首季的260万户。主要原因可能是基于固线网提升不足、网络价格昂贵,而人们以流动为取向多转往流动宽频是另一原因。

尽管二三线城市很多欲提升网速的商业用户,想提高网速以迎合商业运作的需求,马电讯可能考量到成本效益问题,并无法提升网速,达到符合商户需求的标准。

国家能源高空架光纤网成本,也比现有地下光纤网成本便宜逾半,或许由国家能源架设补光纤网更为可行。二三线城市商家、居民也有权享有更快速网络的权利,不能因马电讯长期成本的考量与不足,而仍在继续空等待。

在高楼网络扮演要角的时光网(TIMECOM,5031,主板基建计划组),也可放眼借助国能现成光纤网,以提供更快速而稳定服务,放眼两三年突破100万用户,快、廉、准而稳,不管是固线网也好,流动网络也好,皆是撑起物联网(IoT)的基本要素。没有这些基本条件,数码自由贸易区和数字经济,也将快速不到那里。

http://www.sinchew.com.my/node/1788031/张启华‧快、廉、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