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次的金融危機

Tags




下一次即將到來的美國衰退,不會是一般衰退,而是金融危機,甚至是貨幣危機。
 
這一點,其實很少人可以認識到。
 
這是因為多數人對經濟只是看局部,而不是系統性結構。
 
金融危機怎麼來的?
 
就是信用違約造成的。
 
信用違約怎麼發生?
 
就是債務槓桿過高和資金錯配造成。
 
下圖是全球財富和債務對比。
 
和過去比較起來,雖然財富總值高了,但相對的是債務佔的比例比以前更高。
 
也就是說債務成長速度比財富快。
 
 
 
再來看美國企業佔GDP比例,每升到一個高點,就是衰退的時候。
 
 
 
財富大於債務不等於安全。
 
因為財富主要集中在1%人手上,所以對於其他99%的人來說,這財富並不能保證他們的信用安全。
 
而只要是這99%中有一定數量的人違約,100%的人財富就會大幅度消失。
 
另外,要知道所謂財富增長背後是靠債務推動的。
 
財富會因為金融市場的貶值而瞬間消失,但是債務卻是雷打不動。
 
債務減少需要信用違約和加快還債才能造成,這又造惡性通縮,使得財富貶值更快,人們越來越少錢應付債務,形成惡性循環。
 
作為全球最主要的中央銀行美联储,其實並沒有真確了解經濟的系統風險。
 
杰伊•鲍威尔(Jay Powell),他面对着美联储(Federal Reserve)内部一场日趋激烈的辩论,焦点问题是有人呼吁美国央行提高大银行的资本金要求以遏制金融风险——此举将招致热衷于放松监管的共和党人的激烈政治反弹。
 
多名政策制定者,包括克利夫兰联储(Cleveland Fed)行长洛蕾塔•美斯特(Loretta Mester)、波士顿联储(Boston Fed)行长埃里克•罗森格伦(Eric Rosengren)以及明尼阿波利斯联储(Minneapolis Fed)行长尼尔•卡什科里(Neel Kashkari),主张提高所谓的逆周期缓冲资本(CCyB),这是美联储旨在于金融体系内部风险上升时期提振全球银行强健度的一个举措。
 
达拉斯联储(Dallas Fed)的罗伯特•卡普兰(Robert Kaplan)和亚特兰大联储(Atlanta Fed)的拉斐尔•博斯蒂克(Raphael Bostic)上周告诉英国《金融时报》,他们正在分析各银行的韧性,愿意考虑提高缓冲资本。
 
卡什科里称这种缓冲为“一粒花生”,远远不足以遏制银行业的风险,但它“总比没有好”。
 
提高缓冲资本如其所言,其實也只是微小提高而已。不過這建議其實也反映出這些人的擔心。
 
如果美联储在目前看似經濟向好的情況下增加銀行的準備资本金,也就是說信貸會呈現萎縮,經濟趨緩,這當然不符合目前美國政府的政策。
 
但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6月份坚称,目前没有必要提高缓冲资本要求,因为金融稳定风险在掌控之中。
 
美联储的判断是金融部门风险“温和”,而银行资本充足,此言暗示不需要改变缓冲资本要求。
 
美联储之所以看不見危險,那是他只是如同西醫一樣,看病只是看有沒有病症現象,有的話就進行調節,讓這現象回到正常。
 
美联储不是像中醫那樣做全身系統性的思考。
 
這就是美联储不能發現下一次金融危機的原因。

https://klse.i3investor.com/blogs/adi/172027.j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