阙上心头之058-棋局内外

Tags


 阙上心头之058-棋局内外

下棋的人,有时在局者迷,往往不能清晰的想如何走下一步,如何出奇制胜,也看不出对手布下的陷阱。反而是在旁者,所谓“旁观者清”,往往可以料到对手的下一个动作,或者的如何走出困局,击败对方。但是,大家下棋往往只是玩玩,不必当真,如果一盘棋的赌注是数以亿及,那么,下棋的人当特别下心;而观棋者莫不希望自己有机会取而代之,赢得那场赌注。

我们且回顾历史,看里面有什么教训。去年馬來企業大亨丹斯里阿布沙希,出價360億令吉收購南北大道有限公司(PLUS),口气之大,似乎是之前大道的拥有人靠某些关系才能以特别划算的价钱控制了管理权,如今他能比前者更低的价钱来出价,政府应该受理才对。事实上是否这样?
南北大道有限公司是马哈迪时代的产品,当时是玲珑集团-马友乃德(RENONG-UEM)一颗皇冠上的珠宝,为其母公司贡献了许多盈利。之后辗辗转转之下,落在UEM集团-公积金局的手里,一个是大道本来持有人,一则代表众多打工人士退休金的管理人,应该是值得相信的公司。

饶是如此,南北大道未来的收入依然让许多企业人眼红,恨不得马上将它占为己有。除了丹斯里阿布沙希的献议以外,前玲珑总裁丹斯里哈林沙艾也是虎视眈眈,希望将南北大道收归旗下。
如果是在商言商,那么,我们相信目前的主人对南北大道的经济价值有合理的评估,断然不会贱价将它卖出。但是,前来竞投者无不希望借某些政治人物的背景来影响这项交易,因此,攻防之战,并没有价低者得那么简单。



南北大道是家公司,账目资料可以轻易的从公司注册局买到,那么,前来竞投者可以就账目来大作文章,其中最流行的,就是针对大道的经营方式和政府所赋予的特许经营权上做出反建议,同时大力宣扬这是为人民好,来迫使目前的拥有者退出。

南北大道的经营者就像在下棋者那样,很小心的思考进退。可是,许多在旁观棋的人却忍不住扰嚷,觉得自己才是专家,这盘棋应该让给他下。问题是,旁观者脑筋真的这么清醒吗?还是利字当头,为了霸位而无所不用其极,务必要把现任主人拉下马?

我们庆幸当时的政府没有随便接受丹斯里的建议,硬硬要UEM集团-公积金局把南北大道让出来。说来简单,UEM集团-公积金局把南北大道管理得好好,万一有什么问题要帮忙的话,也好商量。如果因为某些只要嘴皮动动,说出吸引人的建议就换东家,万一几年后新东家营运上遇到困难,或者要求更改一些协议,那么政府该怎么办?所以说,怎样也得尊重和信任一下现东家的管理能力,而不是一味追求低价便宜就可以摒弃前东家,这可是几百亿令吉的工程,不能马虎。

写到这里,我还是想到敦马所提到的100亿令吉东铁工程,虽然未见详情,不过凭关系向首相呈上建议,和丹斯里的作法隐隐然是不是很像?

http://icsmart.blogspot.com/2018/09/0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