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探病历险记




医院探病历险记

故事的开头很简单,我们一行人下班后去医院探望同事。去程路况通畅无阻,虽是下班高峰时段没有塞车,也没有车祸发生。顺利抵达停车场,停好车后,便浩浩荡荡往Block 6出发。

SGH位于Outram Park地段,目前很多地方都在重建/翻新。到处都架起挡板,走在其中很有闯迷宫的感觉。同事说傍晚的探病时间为5-8点,所以我们只得加快步伐。

忍着饥饿闻着一路的食物飘香,其间帮公司买个小礼篮(价格是真是杀人放火的贵!)后马不停蹄杀到Block 6楼下, 马上在“闸门”旁看到守卫。

原来新加坡的探病人数在周日(星期一至五)规定一次最多4人。我们刚好有5个人,我就是那个最后决定加入的老鼠屎!原本打算偷偷溜进去,看着守卫刚正不阿的脸,还是乖乖的按照正常程序走吧。

新加坡医院采取所有探访者都需要登记的步骤,对着机器输入病床房/床号,再scan一下登记证件的Barcode就完成了。所有人顺利完成手续,突然间。。。

同事指着荧幕,问我这个名字是谁?原来我NRIC上的Barcode scan出来的名字是另外一个人。我当场懵了,因为几乎没怎么用Barcode,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简单来说,我的IC名字是ABC, IC上的barcode scan出来的名字是XYZ。
照片取自网路,圈起来的就是IC的Barcode

既来之,则安之,我用着XYZ的身份入了病房探访同事,而另一位同事只能在楼下等待。第一次“参观”单人间,房间不大略显寂寞,房间摆设如下图所示。为了让该位同事能够上来探访,我识趣地下去“换班”。
Photo credited to google

因为同事们的善意提醒,我在探访完毕后拖着疲惫的身躯到警察局备案,看着警察莞尔的脸,我也深感无奈。

早上致电ICA(就是做IC的地方),officer确认IC号码是我的个人资料,反正没几个地方用这个barcode,建议我下次去别家医院再遇到类似问题才去ICA做检查。

我~~~无~~~语 ~~~~~~

算了,既然这件事情不紧急,就等待有闲时再去处理。嗯,拿着barcode应该做不了什么坏事吧,哈哈哈哈。

这就是我非传统的精神历险记,真的是莫名其妙的一次经历啊。

http://racheltew.blogspot.com/2018/09/blog-post.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