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是我


 网友John诉苦道,他工作不顺利,认为自己老是在职场上被欺压的那一位,回到家来自家人的压力也不小,再加上近来的投资连连失利,觉得为什么就只有他需要一直面对倒霉的事。个人觉得,John并不完全是负能量的一人,因为以前投资顺利时他也会开心分享。

一个人自觉霉运当头的时候,常爱讲的一句话是:“为什么是我?”

患病躺床,破碎家庭,爱人离弃,乃至于投资失败等等,都容易让人不禁想大喊,为何这些事情偏偏就发生在我身上!?继而一蹶不振。

John的“为什么是我”五字,让水星熊想起了已逝的美国网坛名将Arthur Ashe。

Arthur不仅是一名网球运动员,也是一名反种族歧视和人道主义者。1975年他成为温布顿冠军,是第一位夺得网球大满贯男单冠军的黑人选手。

然而在他职业生涯的辉煌期,疾病却打乱了他的计划,被诊断出有心脏病的他,不得不退出网坛。但此后的他选择了为争取黑人权力而积极奔走,也鼓舞了无数人。

然而厄运并没有因他的善行而停止降临,1988年时他被确诊,因数年前的心脏输血手术而感染了爱滋病毒,此病情在1992年才被公开。

公开后接到来自世界各地的球迷纷纷来信,最多人想传递的一个问题就是:“上帝为什么要将这种可怕的疾病降临到你身上?”

Arthur当时的回答是:“全世界有5千万人开始接触网球,5百万人去学习打网球,50万人进行专业训练,5万人进行巡回比赛,5千人能够来到温布顿,5百人进入正式比赛,4人进入半决赛,2人进入决赛,在最后捧杯的那一刻,我从来没有问上帝为何胜利的会是我,所以,关于爱滋病,我也不会问他为什么。”

患病期间,Arthur仍不断为爱滋病的防治而奔波,最后,1993年2月6日,他告别了这世界。



从事业辉煌期,到患上心脏病,再迎来爱滋病的打击,这不会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命运,但他并无选择向命运抱怨,而是在思考如何让自己剩余的人生继续活出意义。

最有共鸣的地方在于水星熊也是位心脏病患者,加上一个有赌瘾的先父,在贫困环境下长大的自己,也深明生命的时间应该会比一般人短暂,但懂事以来也从来不会问“为什么是我?”,因为这问题即使得到答案也无法帮忙改善现况。宁可平静地接受已发生的事实,好好思考下一步要怎么走才会走得快乐。

固此,以所谓的“不幸”来鼓动自己要比一般打工族快一些达到财务自主,是为了追赶与扯平和一般人退休后所能拥有的自由选择时段。过去十年每年至少一次的国外旅行,也是为了能够在有限的时间多观赏这世界的奇景与多元化的生活文化与方式,因为不想花了十年的时间去过着其实只有一年不断重复循坏的生活体验。好比一些股市老鸟,即使沉浸在股市多年,也未必就代表其投资实力就会自然提升,或者一定就会比年资少的投资者做得更好,只重量不重质的时间,不是衡量生命价值的最佳标准。

个人觉得,死亡并不是失去生命,而是走出了时间。

拥有多少并不重要,如何真正享用,才是幸福与否的分野。

http://mercurychong.blogspot.com/2018/10/blog-post_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