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老二


 小学的时候,第一次代表学校参加吉隆坡区的数学赛时,并没有任何寄望,抱着轻松的心情上阵,公布成绩时,由安慰奖名单,到优秀奖的陆续颁发,其他三个队友都一个个被喊到名字上台领奖,要宣布前三名的前夕,心中还是不免担心唯独自己让老师失望了,结果从主持人的口中听到亚军得主的名字是自己时,难免惊喜万份。

一两个月后,不同考题的全国赛成绩公布时,从老师口中得知自己再次屈居亚军,虽然冠军得主并不是吉隆坡区夺冠的那一位对手,而是来自沙巴州的参赛者。

之后的校内赛以及毕业前参加的最后一场校际赛,本身延续了做老二的命运,连老师也觉得奇怪,即使在校际赛表现一直都比同校的队友好,可是在校内赛时却还是会败在其中一个人的手中。



中学时,无论被分派到那一班,也总会有一位挡在前面的对手,自己常常只能拿到第二名。加入校队参加辩论赛,数学赛也还是面临类似的命运。

当时还在经历青春期的自己,年少气盛,心中多少有点介怀为何冠军的光环总轮不到自己。

后来领悟到,地球上每一个人都比不上另一些人,例如自己的口才不如姐姐,投资理财不如口木兄,保龄球不如死党,画图甚至不如侄儿侄女,但,水星熊不会因此而觉得不如人,人生也不会因此而黯淡无光,因为明白到,我们所遇到的每个人,无论是务农的,还是经商的,在某方面他们比我们强,但也有部分事情是我们做得比他们更好的。

猫不可能变成狗,狗不可能变成猫,没有谁比较精明能干,它们都擅长做它们自己。

做一个最好的自己,就是成功。

千年老二的体验,来到理财投资时,反而让自己变得比较豁达。市场上大家都希望自己能够做到买价最低,卖价最高的那一位,但能够每一次都持续做得到这点的人并不存在,然而即使没有人可以做到这点,还是无阻众多的价值投资者透过股票投资达到财务自主,可见,“一定要买卖在最高/低点”,并不是成功投资的必要条件。

部分投资者的心理很奇怪,明明自己已经做得很好,卖股赚了不少钱或买到了遭低估的股项,却还是会让自己变得痛苦,只因为,他们卖了以后得知股价持续上涨,或买了以后得知股价持续下跌,自己的交易似乎不是发生在最佳的价位,至少短期而言是如此。

你知道你头上有多少根头发吗?不知道,对吧?但是如果有人拔了你一根头发,你就会清楚地感觉到;当你鼻塞时你会感觉到,但通了以后就会忘记鼻子的存在;当家里停水停电,我们会觉得真糟糕,可是一切运作正常时,感恩的人却没多少。

由此可见,人类对感受痛苦,悲惨与不幸非常敏感,而对于已经身在其中的美好幸福的事似乎都感觉不到。

千年老二的名号,我们可以负面的去想自己技不如人,但细心一想,能够经常名列前茅,也已经是难得的好事。

投资亦然,做不了赚最多的那一位,实在不必感伤哀怨,“最好”的名号虽然只有一个位置,但财务自主的得奖名额有很多,我们并不需要坐到第一的位置上,才可享受到幸福的成果。

http://mercurychong.blogspot.com/2018/10/blog-post_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