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災


 股災

插水的股价在台湾,日本,韓国,香港都已经发生了。第一波在十月頭份,第二波在十月尾,相隔差不多十五天。美国领导大跌的FAANG  五大科技公司,這引起了全世界製造电子和设置公司的銷售壓力,也可能影响到需求滑落和產能过多。所以,台湾,日本和韓国电子科技业公司都插水了。香港是金融中心,產能过剩会引起资金乾涸,所以無可避免也跟隨插水了。

当资金吃緊時,股市的滑落是免不了的。因为股市没有生產力,只有波动力量和喜不喜欢(情绪力量)。

說回来馬來西亞和新加坡,当馬來西亚509大選之后,政治操作越来越严重,這样陪葬品肯定是民生和經濟。各种政府的计划都停了,所以政府部長们就从民生入手,先有白鞋换黑,后有去开幕隨便放一下健身照上傳至社交网络媒体,再下来不改革保安施法,就硬硬要廢除死刑。弄來搞去,人民沒方向感,何去何从的感觉油然而生,再加上政府説,政府债务要靠另类增税來減少,這样大的壓力丢給人民,那些有錢的人不逃才怪,所以股市接受了這負面情绪那能不跌呢?



当2008年大调整之后,美国的DJ指数已经起了4倍了,日本也有三倍了。這几年中国的堀起,中東的混乱,歐盟的內鬥把予盾一点点激发出來,但這矛盾也給它们壓住了。矛盾沒消除而壓下有如火药硬硬的收藏住,只等那星星之火一來,就可能一齊爆发了。

中国大陆的一帶一路,經濟考量是第二步,政治勢力佈局才是優先考虑以牽制美国,只因台湾,韓国和新加坡是依靠美国的。

当一帶一路提倡了之后,美国老大哥心里已不平衡。关税提高,Fed Reserve 的加息,贸易戰看似美国总统一个人一意孤行的舉动,但這在民主優先的国家,它的人民反应是泠淡的。所以這反映了他们人民是赞成的。只因內里已知道,一帶一路如果成功,亞洲地区大部分资源可給予中国無盡的调配。

世界的局势有如三分天下,美国,中国和欧盟。美国和歐盟一直來都是敵手,而亞洲各国是它们隨手可得资源供应地。

当沙地阿拉伯和美国的糾紛在上星期开始之后,那火就开始了,美国汐谷科技业的资金來源就会一点点慢慢的卡住,沙地石油资源,美国債卷和地域的控制權就可能不靠谱了。当平衡点失去了,情绪也开始波及了富豪们的憂慮,重新佈局財物变得很迫急了。

当大手笔的调动加上基金经理的电脑賣盘的操作,大调整在短时间已來了兩次。小投资者大多数相信股市是十年一次的调整,屋价三年调一次,這是他们的通書也是天書。你和他们说不是那一回事時,他们会说你不懂,所以说也没用。

股市是资金操作的平台,它有如一间銀行予你存放現款。它比銀行吸引人的地方是你所存放的錢可能翻几倍或几十倍,好的话可能如騰信一样是680倍。所以大多数人就有了默契,十年提一次款的信念。也很少人如巴菲特一样,几十年不提款。

说來说去,我這个老叔叔又要说什么?經濟,政治或如上一篇一样说宝可梦。

其实我只是想说,你買股遇到股災时,你会不会買到跌停股呢?或者買了之后,跌了但下一个十年,你買的股永远不再上漲呢?

或你買基金時,基金经理有没有告诉你在股災时他们買的股有几个变得一文不值呢?

所以不論政府,朋友,同事或某人永远不会告诉你真相,真相要靠学问,明辨是非的能力再加上理性才能知道。

總括來说,股災不可怕,它只是人世间的一种遊戲,胜者是理性,輸者是感性。

http://liqua2534.blogspot.com/2018/10/blog-post_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