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与未来的消费力取舍

投资的起点,不是来自收入,而是源自储蓄。


假设一个打工族月入4千元,扣除必需的基本消费2千元后,剩余2千元的可支配收入,我们可以选择每月消费1千元作享受和储蓄1千元作投资;当然也可以全数用来消费或全数用来储蓄。

单以这1千元储蓄计算,如果得到5%的年回酬,30年后的复利数额会是4322元。

把储蓄用于有回报率的投资,等同于在未来能换取更多的消费力;反过来说,这也意味着,当下的我们每消费1千元,就等同于放弃了将来4322元的消费权力。

人生的时间相当有限,30年几乎就是一般打工族一生中所有的工作时间,固此,我们今天消费和储蓄的决定,对我们的人生起着关键的影响。

把上述的例子延伸,每年投资12千的话,30年后就可坐拥837千,如果年回报率从5%提升到6%的话,更可以滚到百万以上,而如果单单储蓄不投资,就只有360千,复利的力量,由此可见一斑。

所以,我们不该小看手中的那一千元,以及那“区区”5%或6%的年回酬。当我们明白复利的力量,就会理解到时间的重要,也会知道想要致富,与其浪费时间去投机炒股,一昧追求可以短时间内增值数倍的快速致富机会以至于让遐想蒙蔽了双眼并忽视背后潜在的风险,不如专注于能够踏实计算的投资,让时间将我们的雪球滚大。

在当下的消费 VS 未来的消费之课题上,何谓平衡是很个人的标准,在奢侈与吝啬之间调度并做到中庸与兼顾,是个人价值观的问题,并无对错之分,重要的是你要清楚知道每一笔消费的机会成本有多高,而不只是当下从你手中溜走的那一千元。


我们现在的生活或许不是我们想要的,但绝对是我们自找的,有了之前的因,才有现在的果。

而所谓踏实的投资,个人定义就是会定期产生现金流的资产,透过累积这类资产来扩大我们的收入来源,例如每半年或每三个月派一次的股息,收回来的股息再用于投资达到资产增长的效用,毕竟,财报上的盈利,资产乃至于现金流都有可能是被灌水或作假的,真金白银进入我们户口的股息假不了,当然我们还是要留意企业派息的背后是否有盈利的支持,切勿只看股息率和贪图表面的高息。

在理财投资世界要有所成,我们并不需要和天才比高低;只需要和常人拼努力与自律。

有钱人可以大大方方地小气;没钱人只能小心翼翼地大方。

多少人,为了不值钱的面子,不想被人说小气,就打肿脸皮充胖子,一掷千金地装大方?

可以做位大方的真正富有人无疑是很好,但如果当下的自己真的只有能力择其一,个人宁可要真实的所谓“小气”,也不要虚幻的所谓“大方”。

http://mercurychong.blogspot.com/2018/10/blog-post_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