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眼 - 熊市正是中产脱困良机(下篇)


冷眼 - 熊市正是中产脱困良机(下篇)

 中产阶级在生活安定后,多数会作一些投资,他们的投资方式,正反映了冒险精神的消失。

假如让他们在买屋子和买股票之间作个选择的话,十之八九的中产阶级者会选择买屋子,不要买股票,理由是屋子风险较低,股票风险较高。

从来没人说买屋子不是好的投资,问题是现金买屋子,收入其实比通货膨胀率更低,借钱买屋子,利息支出高于租金收入,在20年或更长的时间内,不但没有收入,可能还要倒贴,怎样能做到如社论中所说的“可支配财富的实质增加”呢?

没收入的资产是负债

但是,即使在屋价已涨到没有投资价值的今天,屋子还是中产阶级的最爱,他们永远不明白,没有收入的资产,其实是一种负债(LIABILITY),而不是财富(ASSET)。

中产阶级的无法做到“可支配财富的实质增加”的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他们所投资的,多数是被动式增值的资产,资产本身没有创造财富。

就以买屋子来说,在通货膨胀下,20年前以20万令吉买进的屋子,现在涨至100万令吉,中产阶级的财富是增加了一倍,但在这20年中,屋子还是一间,并没有变成两间,或三间,本身没有创造财富,是通货膨胀替他们创造财富。

再如买黄金,每两500令吉买进,10年后涨至每两1000令吉,黄金本身没有创造财富,是通货膨胀为他们创造财富。

所以,从社会福祉的角度看,这类投资没有造福人群,只增加了人群的负担,使低收入者连“可负担屋子”也买不起。

如果中产阶级投资于油棕园的话,油棕园不断的出产棕油,借此创造财富,使中产阶级的“可支配财富”做到了“实质增加”。

中产阶级将大部分资金投资在靠通胀增值的资产,表面上,中产阶级和社会是更富有了,但“实质”收入并没有相应的增加,GDP也没有增长。

在一个GDP没有增长的国家中,中产阶级不会更富有。

由于中产阶级的投资并没有制造更多的物质财富,也没有制造更多的职业,更无助于提高低收入者的收入,所以中产阶级本身及国家都不会有活力,“经济增长也往往极易出现大幅波动或陷入停滞”。中产阶级社会由倒U转为M型,不是意料中的事吗?

“1%富人掌控全球99%财富时,中产阶级陷阱难有突破,往低收入阶层下坠的速度与危机不断加深,情况令人担忧”,其实这是过虑,也不是持平之论。

郭鹤年为大马首富,难道这是导致40%家庭收入低的原因?

郭鹤年过去是大马糖王,现在也是大马的面粉王,他所拥有的联邦面粉厂供应大马40%的面粉,他赚了不少钱是事实,但同时也不是为数以千计的中低收入者提供了就业机会?怎么会导致大马家庭陷入低收入阶级?

企业家结合了资本、人力及其他因素创造企业,从中获利是应该的,因为他是在冒险。

将贫富不均及中产阶级无法突破困境归咎于企业家,有欠公允。

中产阶级如何突破困境?如何扭转由倒U转为M型社会?这个大问题,到现在为止,恐怕还没有人找出一个全面解决的方案,即使政府也难以做到。

如果有的话,也只是局部性的,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方法是有的,由于我是研究股票的,股票就是企业的股份,买股票就是与人合股投资于生意,只要所投资的是好的企业,而且低价入股,长期持有,也许有助于部分中产阶级摆脱困境。

许多股票价值被低估

我国人民在银行有8000亿令吉的定期存款,我相信大部分来自中产阶级,股市正陷入熊市,许多股票价值已被低估,值得买进作为长期投资。

没有人知道股市会跌多久及何时到底,但只要所买的是优质股,有增长潜能,长期持有应可获利。

这是十年来股市第一次浮现投资机会,大马股票交易所正在发动“全民拥股”运动,中产阶级何不多加注意,向这方面寻找投资机会,也许有助于摆脱“困境”。

http://www.enanyang.my/news/20181125/熊市正是中产脱困良机(下篇)冷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