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来到了年尾,又是薪水调整和花红发放的热季.

近来,把当地人的加薪与花红从评审阶段到准备proposal给HQ,等到批准再到正式发放给员工的连串过程后,自己和上司也开始在盘算,这次当地人被扣除部分花红来清还他们之前向公司借下的款项后,新的一年他们又会在多久后开始展开欠债的日子.

是的,向公司借钱对当地人而言是很常见的现象,可以说是一种文化, 不只是我们的公司,其它在PNG的公司,无论是什么行业也都会有这种情况,而且也不止是这个国家,之前在Tanzania工作时也发现当地人也有同样的借钱习俗.

不止是向公司借,当公司不批准他们的贷款申请时,他们还会厚着脸皮想和你私人借,而结局大多也不难想象:借时容易还时难。不少像水星熊一样的外劳在辞职回国的那一天,还会给熊一张当地人向他们借钱的清单,期望对方还钱时水星熊能够帮忙代收,但绝大多数都是石沉大海,虽然一千几百的数额对外劳而言不算大,但如果每位员工都这么向借一个人的话,累积起来就是一笔相当可观的数字.

而他们借钱的理由,也千奇百怪,有大事如父母的葬礼费用,到小事买双鞋也敢写信来借钱.而对于亲人的葬礼为理由的人,一开始时自己还会有同情心,但后来发现原来同一位员工可以三番四次以同样的理由来借钱,问他:”你的父亲不是去年已经去世了吗?”他们会说:”那是”aiya”父亲,这次的是另一个爸爸”……,在这些国度的男女关系相当混乱,加上不少人难以辩证自己的亲生父母,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出生日期,所以会出现这种让人难以想象的情况。

刚上任的时候,本身不是很习惯这种文化,毕竟本身在大马打工时的那几年无需处理这种事情,自己也从不向公司借钱,精明分配赚到的钱来消费,真的不够用就应该从如何赚更多的方向去探讨解决方案,而非从如何借更多的角度把自己逼向债务高筑和信誉风险的死角。



而此理财习惯也延续到了投资,令自己出道以来都只用闲钱买股,既然是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用不着的钱,即使投资组合面对一时的低潮,也能够不以为意的安心看待,可以把自己的目光调整回投资真正的本意,提醒自己投资胜负之关键,并不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赌性而去急着在那一时起落的时候抢进杀出之操作,而是专注于公司管理层的动向,它的经营状况与其价值,和其一起成长进而构建自己的资产与现金流来满足财务自主的需求。

从本地人普遍在贫困中挣扎,当中的高薪族也同样喜爱借贷消费的状况来看,或许,满足欲望的最好方式就是关闭欲望之门,正如古语有云: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就像2014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法国的Patrick Modiano说过的:欲望-实力=痛苦程度,当欲望远远超过实力,无论如何不能实现时,就是一个人最痛苦的时候,就容易走火入魔。

可见,老套的一句话:你觉得不幸福,不是你拥有的少,而是你想要的多。自有其长存的理由。
每个人都想过得好一点,这点无可厚非,只不过当你的“好一点”是无限扩张永远满足不了的“好一点”时,恰好就令自己陷入无限循坏的金钱枷锁中。

无论是理财还是投资,一定要有守纪律的精神,严格遵守一些理财与投资准则,在乱象不觉的社会或股市中,保持一贯的理财投资哲理,有如在战场中,处变不惊,这样成功亦不远矣。

http://mercurychong.blogspot.com/2018/12/blog-post_28.html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