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新聞節錄編輯]

美国国债首次突破22万亿美元!平均每天支付10亿美元的债务利息,并将在未来十年花费惊人的7万亿美元的利息成本。

財政预算赤字向1万亿美元以上攀升财政部借款咨询委员会主席Beth Hammack上个月在给财政部长努钦的一份报告中表示,在未来十年,美国政府的借债需求可能会超过12万亿美元。

美国财政部借款咨询委员会(TBAC)警告说,即使不考虑未来十年经济衰退的可能性,财政部的融资需求预计也会大幅增加,未来十年可能每年增加1-1.5万亿美元,累计将超过12万亿美元,届时不得不在债券市场上融资。

国会预算办公室(CBO)坚定地排除了未来十年经济衰退的预测,而是预计接下来十年实际GDP增长率将稳定在1.5-2%。顯然這預測建立在不會出現經濟衰退的基礎上,十分不現實。

TBAC并未就此看法表态,但其警告称,经济衰退期间赤字占GDP的比重通常会上升2-5个百分点,按照目前的GDP水平,这将意味着赤字会增加0.5-1万亿美元。“将不得不在全球美元债务敞口已然高企的情况下为这些借贷需求融资。”

美元在全球官方储备中的份额逐渐下降,从1999年的高达70%下降到2017年底的63%左右,先是欧元的份额增加,之后其他货币的份额也开始增多。由于各国希望在低利率环境下改善投资组合回报,近年来在投资组合增持其他货币。

根据TBAC的观察,全球外汇储备增长停滞不前,全球贸易占世界GDP的比重似乎见顶。

在可预见的未来或许是这样,但好景不会太长。


前美联储主席艾伦·格林斯潘说,这种无人关注的状况不会持久。

格林斯潘说,最终令人担忧的是通货膨胀。

上一次美国面对如此巨大规模的预算赤字还是在经济衰退于2009年结束之后。现在美国经济正处于扩张的第10年,就业市场则是20世纪60年代以来最紧张的状态。

“只有预算赤字最终一如既往引发通货膨胀时,政治体系才会做出反应,”格林斯潘表示。 “我们现在看到滞胀的开始,但我们还没有到那个程度,”他说。

格林斯潘說的就是政客的毛病!

你不要指望美國政客可以防患於未然,他們只會等到事情發生時,才會想怎麼解決。

也就是說,美國爆發滞胀是無可避免的。

滞胀出現前兆,就是要資產價格先出現通膨。

股票、債券和房產價格上漲,其實是一種通膨現象。

我們看下圖(美国实际家庭净资产對比GDP):


歷史上,經濟衰退前都會出現美国实际家庭净资产遠遠拋離GDP,特別是在次贷危机后,美国实际家庭净资产更是快速膨胀。

而組成美国实际家庭净资产主要就是股票、債券和房產。

從圖表看,FED的貨幣寬鬆其實沒有解決美國問題,而是製造一個更大的超級泡沫。


這個泡沫比起過去相比,和經濟背離更大。

下圖是美国五年平均工资增长,生产力和GDP提升均处于近四十年低位。

研究机构Upfina近期指出了一个很有趣的发现:消费者预期指数减去当下的消费者信心指数能够预示美国经济衰退何时到来。

Upfina将这两个指数结合后发现,每当消费者预期—当前消费者信心指数出现持续走低时,往往预示着经济危机即将到来。

考虑到GDP本身有70%就要靠消费来拉动,消费信心的下滑可是一件大事情。

下圖是消费者预期減去当前消费者信心指数的圖表。

總結:

債券嚴重泡沫,你準備好如何應對泡沫破裂時的全球大蕭條?

股市位高勢危,未來方向在那裡?

房產進入懸涯,如何能便宜買屋?

債務推動經濟成長模式見頂,未來成長在何方?

大通脹在醞釀中,如何讓財富不貶值?

你想過這超級泡沫崩潰時如何應對嗎?

https://ckfstock.blogspot.com/2019/02/blog-post_56.html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