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2月16日公积金局宣布派息率6.15%,高出市场预测,给人民带来了惊喜,不意却惹来了前首相兼财政部长拿督斯里纳吉的质疑,他认为公积金局在没有计算所持股票亏损率的情况之下就派息。本月初,国库控股宣布2018年税前亏损高达62亿7100万令吉为10年来首见,更是被纳吉贴文批评希盟政府治理不当导致投资失利。

本文的原意并不探讨孰是孰非,不过却尝试了解公积金局和国库控股的特点和区别,我们才能进一步作出客观的判断与分析。

1. 基金规模
公积金局去年的总资产已累积至8366亿5000万令吉,未来几年将会超越1兆令吉,规模也将比大马经济总量还大。

反观国库控股的规模就比较小,净值调整 (Net Worth Adjusted, NWA) 从2017年的1160亿令吉减至2018年的910亿令吉,可变现资产值 (Realisable Asset Value, RAV) 也从前期的1570亿令吉下滑至1360亿令吉。

2. 投资策略
公积金局会持续根据战略资产配置 (Strategic Asset Allocation, SAA) 进行长期的多元化战略,尤其当市场有许多不确定因素的时候,他们有能力面对任何短期的不确定因素。公积金局作为长期基金,相信股票仍是强化会员回酬最重要一环,因此当股市下行时,正是基金趁低吸纳的良机以攫取长期回酬奠定基础。

国库控股今年将专注执行投资组合再平衡策略,以及强化财政水平工作。为此集团将为双基金架构拟定政策、指南和程序,以及重组与强化内部能力来传递新方向。

国库控股将通过商业 (Commercial) 和策略 (Strategic) 的双基金架构来达成促进大马长期财富基建的目标。商业目标将专注促进金融资产,以及多元化国家收入来源;而策略目标则是持有能为国家经济带来长期效率的战略资产。据悉,商业投资作为国际财富基金占了70%,3策略投资则作为发展型集团占了30%。

3. 总资产类别
国库控股与公积金局的差别在于前者是股票投资者,股票占总资产比重之90% (60%上市公司加30%私募投资) ,其余10%则为产业,且没有公积金局的保本限制。

而公积金局在2018年的股票投资占总资产比例为39%,大马政府证券、贷款和债券比重则占了50%,剩余为货币市场 (6%) 和不动产和基础设施 (5%) 。

4. 旗下持有资产
截至2018年12月,公积金局10大股票持股率依序为马建屋 (63.77%) 、兴业银行 (40.62%) 、马资源 (35.48%) 、马电讯 (16.50%) 、Axis产托 (16/09%) 、亚通 (15.78%) 、数码网络 (14.82%) 、双威产托 (14.81%) 、MBM资源 (14.66%) 和IJM (14.65%)。

国库控股方面,商业基金资产涵盖联昌集团、亚通、IHH医保和阿里巴巴等上市公司,以及The Holstein Milk公司、大马永明人寿 (Sun Life) 、WeLab和Palantir等私募资产。

策略基金包含马电讯、国家能源、马航、南北大道公司和大马机场等战略资产,以及Silterra私人有限公司、伊斯干达投资公司、大马伊斯干达松林制片厂 (Pinewood Studio) 等发展型资产。

5. 投资收入和盈利
股票仍然是公积金局的最大收入来源,比例占到57.55% (292亿8000万令吉) ,依序为固定收入之36.12% (183亿8000万令吉) 、不动产和基础设施之4.13% (21亿令吉) 以及货币市场之2.20% (11亿2000万令吉) 。

至于国库控股的2018年股息收入和脱售盈余分别为28亿令吉和14亿令吉,均比2017年之31亿令吉和28亿令吉表现逊色。

更甚的是,国库控股全年税前亏损达62亿7100万令吉,比较前期为税前盈利28亿9600万令吉,尤其资产减值从23亿令吉飙升2.17倍至73亿令吉。

6. 海外投资
2018年公积金局的海外投资从前年的28%跌至26.7%,投资收入比例也从前期的41.45%减至37.52%为191亿令吉。目前公积金局开始小额投资巴西和哥伦比亚等拉丁美洲市场,并从中学习,唯有在对相关市场越发了解和熟悉后,才可能逐步增加投资力度。

国库控股截止2017年12月的海外投资资产占资产价值的45%。近期消息传出国库控股希望减少其在伦敦、孟买和硅谷等海外地区的实际存在,并考虑脱售一些外国资产和科技投资以筹集资金。

7. 基金目标
公积金局致力于派发高于通膨率的股息回报,以维持和提升会员存款的长期价值,协助会员拥有更好的退休生活。首席执行员东姑阿里查可利认为,尽管会员基本存款额提高,但退休金不够用问题依旧存在,因此决策者应关注的是薪酬增幅与通膨一致,以确保国民退休生活无忧。

国库控股作为大马的主权财富的基金,将专注支持政府的经济政策,当中包括通过削减非策略资产的股权和撤回离岸业务如伦敦等海外投资,以提供政府更多现金或股息。国库控股将重新平衡现有的投资组合,不在短期内出售资产或股票以赚取现金,而是将国库控股变成国家的重要收入来源,以持续补充联邦政府的年度预算。

8. 派息率
公积金局承诺每年派发至少是通货膨胀率外加2%实际利息的回酬目标。2018年传统公积金储蓄户头派息6.15%,总额为430亿令吉;而伊斯兰公积金储蓄户头派息率则是5.90%,总额为43亿2000万令吉。

国库控股则放眼在5年之内实现高于通货膨胀率3%的回报。不过随着投资组合的重塑,这一目标也将随着时间推移而重新审视。商业基金的回酬目标为消费物价指数加5年滚动基础之3%回酬;策略基金的回酬目标则与5年滚动基础的10年期大马政府债券相符。

去年虽然蒙受亏损,不过国库控股派息却比2017年高出50%至15亿令吉给大马政府。

9. 减值
对于减记高达73亿令吉的课题,国库控股董事经理拿督沙里尔指出,去年全球主要市场表现欠佳,迫使国库控股需减记持有的股票市值,以及部分非上市资产价值,其中半数就来自陷困的马航 (30多亿令吉) 。不过国库控股预见显著减记不再,今年有望转亏为盈。

公积金局方面,根据2018年初步数据,估计其总收入的净减值与2017年的30亿令吉比较会出现微幅变动。大多数减值来自来自上市公司金融资产,少数则是来自非上市公司的子公司和联营公司。东姑阿里查可利拒绝透露去年的减值,因为还需等候总稽查司检查账目,但保证当局会采用国际良好实践。

从资产配置可以看得出,股票占国库控股比重高达90%,因此减值导致集团转盈为亏;相反的股票占公积金局总资产比例从前两年的42%减少至2018年之39%,因此相信其净减值并不会比往年高很多。

总结
我觉得不久前股神巴菲特致股东的一封公开信,其中有一段话是最好回应上述的争议了,内容如下:

我们每季度的GAAP收益的大幅波动将不可避免地继续下去。这是因为我们庞大的股票投资组合 - 截至2018年底价值接近1730亿美元 - 经常会经历单日20亿多美元或更多的价值变动,而新规则都要求我们必须立即将这些波动计入我们的净利润。事实上,在股价高度波动的第四季度,我们有好几天都经历了单日盈利或亏损超过40亿美元。

我们对此的建议?请关注营运收益,少关注其他任何形式的暂时收益或损失。我的这番话丝毫不削弱我们的投资对伯克希尔的重要性。随着时间推移,我和查理预计我们的投资将带来客观收益,尽管时机具有高度不确定性。

必须清楚知道的是,公积金局和国库控股都是追求长期投资回酬,但这需要消化短期的市场震荡。短期股价波动并不能证明他们的投资绩效,我们也不能因为片刻的股价变动造成纸上亏损而指责管理者。然而以个别案例来分析,国库控股的重要资产之一 - 马航,多年以来的商业表现和营运绩效并不令人满意,国库控股有必要重新审视和检讨这项投资是否能为国家带来经济效益,一家常年亏损的企业要如何为投资基金带来回本和盈利呢?

长远来看,我们应该关注这两大基金的整体表现和获利能力是否能在长期获得实现,但这也取决他们的策略与估值能否足以应付未来不可知的投资风险和市场波动。

http://investalone.blogspot.com/2019/03/blog-post.html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