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犹记得刚开始投资股票的时候,我就特别喜欢寻找低估的公司,尤其是高NTA折价的公司并热衷于发掘公司的隐形性资产,早期投资的Delloyd、Metrok、OSKProp等等都是从公司的价值面入手,并从中赚取了不错的回酬率。近来,价值型投资逐渐式微,许多人已不怎么重视NTA了,毕竟公司不清盘或私有化的话,NTA对散户的意义也不大,只是个数字罢了。
然而,公司的资产依然是存在的,只要出现脱售资产或以其它方式释放其价值之际,公司股价还是会受到激励;同时,也有不少的私有化案例都是因公司的资产被严重低估而引起的,例如最近的SPB。
上一篇谈及NTA,又恰逢我国房产滞销,许多产业股都是以高折价的水平交易,这时候是否值得我们入手投资产业股,静待产业市场复苏呢?  我个人认为目前还不是入手产业股的好时机。若要投资,也该选择类似KSL与TAGB这类并不依赖产业发展收入,它们的经常性的业务如酒店、产业投资就能够为公司带来不错的盈利与源源不绝的现金流。(去年,我在69分左右捞底KSL成功,本想以KSL为案例来解析NTA的投资法,没想到它反弹极快,短短的3个月就回到了92分左右的水平)
刚好,TAGB上季度业绩因有价证卷投资蒙受巨大亏损而导致股价下滑至24分(52周新低),我个人觉得这坏消息来得真是合时,给予我一个好的买入时机。过去几天,它都一直在24-25分之间交易,卖压相当的沉重,是隆股市中表现最为糟糕的一家股票了,我也趁机加码了少少。
1年前,我也是差不多这时候布局买入它的母股TA(约53分),当时TAGB则是在29分的水平交易;一年过去了,它的母股TA还在62分左右交易,而TAGB则是从29分走低至24分,我个人认为这是极为不合理的事,因此就选择投机它了。我认为只要它在下个月宣布股息(预期0.6分左右)或下季度业绩恢复正常,股价自然会回到它应有的水平。在市场不看好的时候,要秉持着人弃我取的策略并不简单,而我的信心来源则恰恰就是大家舍弃已久的资产面分析(NTA)。
从公司的资产负债表中,公司的主要资产归纳为5个总类,分别是 1. Property, plant and equipment (酒店资产) 2. Investment properties (产业投资) 3. Inventories (产业发展与地库) - 长期资产为地库,短期为产业发展项目 4. Investment in securities (有价证卷) 5. Cash and bank balances(现金)
x x x x x x x
酒店资产占了长期资产的50%比重,它在国外坐拥7家4至5星级酒店,如下: 1. Trump International Hotel & Tower Vancouver (加拿大) 2. AAVA Whistler Hotel (加拿大) 3. Mövenpick Resort & Spa Karon Beach, Phuket(泰国) 4. Radisson Blu Plaza, Sydney(澳洲) 5. The Westin Melbourne, Melbourne(澳洲) 6. Swissotel Merchant Court, Singapore(新加坡) 7. Swissotel Kunshan, China(中国) 酒店业务为提供了稳定的现金流,2017年更是占据了公司约89%的营业额与1.3亿的税前盈利,这可算得上是优质的资产(ROA高达28%)
TAGB的产业投资的ROA虽然比不上酒店资产,可业达到10%的水平,这可比许多在隆股市上市的REIT强多了。我认为,这是因为它的酒店资产与产业投资并没有重新估值,部份资产甚至是在1998/2008经济危机时购入(可查询TAGB年报产业表)

相对而言,TAGB的地库并不算多,只有约750亩左右,账面价值约6.3亿。但从它建议的TA3/4,Dutamas,Nova Square与Damansara Avenue项目来看,这些策略性地段都具有一定的吸引力;我相信只要产业市场回温,就一定能够为公司带来丰厚的回酬。

美中不足的就是TAGB涉足于有价证卷投资,这也是它上季度因拨备而导致巨额亏损。有价证卷是高风险高回酬资产,我不明为何公司要涉足这高风险的业务,管理层说这投资与产业销售有互补的作用,可我并不认可这样的说法;对我而言,有价证券业务划入母公司业务更为合理。

无论如何,TAGB还是一家不错的资产型股票(Asset Play),可算是低风险低回酬的公司之一吧。数据如下:
http://tengkhan.blogspot.com/2019/03/tagb.html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