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读到某位装了义肢的人对痛的体验,姑且把他称为Leon.

疼痛是一直伴随着Leon的一个体验。截肢手术之后,Leon起初非常怕痛,换药的时候很害怕,练假肢的时候也很害怕。

直到有一天,Leon看到一部电影,里面有个片段给Leon的印象很深。当时余文乐扮演的拳击手受了伤,手上打满了石膏,他想去打拳却惧怕疼痛。他的师傅说,疼痛只是一种感觉,我们把某种感觉命名为“痛”,觉得它是糟糕的,不好的,但它只不过是一种感觉而已。感觉其实是没有好坏的,就好像香和臭,你可以说榴莲是臭的,也可以觉得它是香的。你可以以自己的需要去定义它。痛也是如此。如果你需要,你可以喜欢上痛的感觉。

看完这个故事,Leon就想到了他自己,换药和练假肢的时候,Leon都会面临这种状况。其实痛不是不能忍受的,但如果Leon觉得自己无法忍受,就真的忍受不住了。但反过来,如果他认为它可以忍受,那它就是可以忍受的。就看Leon愿不愿意忍受它,接受它。

Leon忽然发现,痛这种感觉也是会骗人的。如果你被它欺骗了,你就会把疼痛的感觉无限放大,大到无力承受。但如果你骗过了它,你就可以转移痛苦,调节痛苦。就好像当初换药的时候,如果有事情转移了Leon的注意力,换药的时间过得飞快,但如果Leon关注着这一点儿痛的时候,他就会觉得格外难以忍受。

所以,痛其实是一种感觉,是可以掌控的。你可以自己调节那个度,一切都取决于你自己。

读完Leon的故事,想起了有一次,水星熊看到了一组麻风病人的图片,有种震撼感。

那些麻风病人失去了痛觉,无法感受到疼痛,听上去像是非常幸运的一件事,但事实上,我们都知道丧失痛觉是很危险的,假如他们的身上不小心扎进了一根铁钉,他们就会插着那根铁钉走一天,完全感觉不到。就算他们的身体组织烂掉,他们也感觉不出来。所以最后,有的人失去一条腿,有的人少一只手,有的人失去眼睛。

从他们的身上意识到,痛是一种提醒,提醒我们去保护自己。痛不仅不应该被讨厌,反而应该被珍惜。

如果你意识到痛了,就是身体在预警,你就会有一颗警惕的心。这样你就会认真应对它,遇到什么情况,都能有心理承受能力。反之,如果你从来没有思考过这件事情,它很突然地出现,你就很难承受。这也是为什么在病痛面前,有些人可以很淡定,很从容,有些人就无法忍受。区别就在于每一个人的心态。

我们的心也是一样的,投资也是如此。

假设把股价下跌视为痛的感觉,再代入上述的状况,你是否也有一种莫名的感同身受?

多数人把股价下跌视为一种不好的感觉,犹如多数人的心理防线都想要回避痛感一样,不过,这其实都只是每个人对之的个人定义。

试想象,如果我们一踏足股市,就只面对只涨不跌的所谓大好环境,之后,即使身体受伤了,公司的营运状况已经受损了,节节败退中,不过我们仍然被无痛的股价上涨蒙蔽,就像麻风病人一样因为没有痛觉就以为自己没有受伤,继续跟着大众趋势不断疯狂追高,无视内在价值,那将会是一种多危险的状况。就历史而言,引导熊市的出现,往往也是过热的牛市,让公司的实际价值与股价偏离得太多后,所导致的结果,没有之前不理性的大涨,也不会有后来理所当然的大跌,反之亦然,虽然期间有波涛,但一切终会回归于价值。

固此,股价下跌,犹如痛的体验,不要去害怕它,自定义成觉得不能忍受,是坏的感觉,只能一“卖”了之。只要我们专注在应该专注的事情,也就是我们身体的实际状况,我们投资项目的经营状况,那么,痛感,其实是一种提醒,也是一剂良药,甚至是一种机会,让我们能够以合理或低估的价格收集资产。

痛感虽然在投资路上无可避免,但却是有方法可以减轻痛苦的,而水星熊这些年来所使用的有效减痛药物,就是股息。长期服用股息之药的真正目的,其实并不是在于减少股价下跌的痛感,而是把自己拉回应真正应该着眼的地方,就是公司的成长,只要有源源不绝的股息,而我们又知道其未来价值所在,就不会被一时的阵痛打乱阵脚,胡乱作出决策,股息之用途,并非只是在扮演现金流角色,正是如此。

一花凋零荒芜不了整个春天,一次挫折也荒废不了整个人生,一次痛楚当然也荒疏不了我们的财务自主路。

https://mercurychong.blogspot.com/2019/04/blog-post_16.html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