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2019年5月16日
说来巧合,上个星期有几位好友都不约而同地提到在大马交易所上市的药剂公司。
对于挂牌在医疗保健板块内的股项,我只能凭借当年工作的记忆,略知皮毛地分享。我反而好奇为什么有这样的巧合,难不成报章与社交媒体现在正流行着对医疗保健股项的关注?
择日不如撞日,不如就凭借以前的记忆来写写这些上市药剂公司的基本了解。
众所周知,药剂这板块是高度被政府的卫生部管制。
主要的消费领域离不开医院,又分政府与私人、私人诊所、连锁西药店,或者是独立的中药店等等。
医院订单最庞大
其中,又以政府医院的订单最为庞大。政府在医疗这方面的补贴,从政府医院与私人医院之间天壤之别的收费,就可略之一二了。当然,几乎本土药剂公司都有出口的本事。
有了销售管道,接下来就得看公司所生产的药品。
药品基本不下千种,就其功效也不致相同,唯一可以做区分的只有两大类,专利药(innovator drug/brand-name drug),以及仿制药(generic drug)。
明星药赚幅超高
所谓的专利药(或称明星药),包括美国大厂辉瑞(Pfizer)的蓝色小药丸“伟哥”,默克药厂(Merck & Co)的防癌疫苗等等。这些明星药都各自贡献着营收的主要部分以及超高的赚幅。
而所谓的仿制药,则是药性跟专利药相同,因为专利已过期,如果他们掌握了其配方,各别药厂都可以投产。其中,主治发烧头痛药如paracetomol (厂家Panadol 主打的产品),本土就有多家药厂有生产。
一般来说,专利药的保护期限是20年。如果公司成功开发新的药种受到认证,并受到医院与医生的欢迎,公司在接下来的二十年基本上是以独吞(超高利润加独产市场)的方式来赚钱。
所以,前几年在年报上有陆续读到一些只发生在药剂行业的专业术语,如“专利悬崖”(Patent Cliff)。
“专利悬崖”的意思,是很多明星级的药剂专利权即将在未来五年内到期,届时,仿制药就能进场分一杯羹。
投资专利药风险大
根据永信东南亚(YSPS)2018的年报,大马的药剂生产公司,联合起来都没有办法可以跟外国的药商竞争。
根据大马药剂协会的计算,大马本土的市场大约为75亿令吉。其中,仿制药占有21%,非处方药占24%,其余的55%为专利药。
纵观大马的药剂业,恕笔者寡闻,多数的营收都应该是来自仿制药这一环。因此,在我国就缺少了投资在发明这类专利药的高科技公司。
即使有,其风险也相对的大,皆因医药科行业的周期非常长,比如临床研究,试药期等等。跟外国公司如韩国与印度的药剂研究公司合资,是最快缩短研发与收支平衡的方法之一。
笔者觉得药剂系是一个门槛相对高的产业。除了知识产权这一类的保护网之外,严格的监管与执照申请,也是其中一个的保护网。
君不见,举凡要进入欧美市场的公司,都必须通过各别的监管机构的审查,才能打开巿场的大门。但是,如果大门被成功的打开了话,门后面的市场是必定值得的。
以下列表,摘录了过去五年的大马五间上市药剂公司的简单财务资料。
加大支出推高业绩
对笔者来说,每一间都录得营收与盈利增长,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各别看看公司里那些是强项产品及其应对的市场。
只有公司能够不断扩大企业的营收,才能有更多的财力去加大资本开支,发展仿制或专利药。
因此,从资本支出来看,或许可以看出一些端倪。这样说来,下了市的何人可,会不会在2019/2020 迎来业绩大爆发?还是Apex保健(AHEALTH)与联合药业(DPHARMA)会各自会在2021/2022各精彩?

http://www.enanyang.my/news/20190516/药剂股研发金额露端倪黄云浩/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