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2019年7月28日

7月31日的大马银行(AMBANK)股东大会,是个有趣的会议,因为目前法庭在审讯前首相纳吉涉及SRC国际公司洗黑钱的案件,刚好轮到大马银行前客户经理作证,证人透露首相和刘特佐的一些异(于)常(人)的动作,让我们眼界大开,口都张成了个“O”字。

如今恰逢股东大会,万年船心里想股东们应不应该前来询问大马银行在过去和未来,如何处理主要账户(VVIP)的各种(非份)要求呢?

所谓过去,即和1MDB、首相纳吉、刘特佐等的服务,到底是对还是错呢?这些可能涉及洗黑钱的账户,管理层到底是不知情,还是知情但保持沉默,抑或是暗中给予极大的方便?


如果国阵继续执政,那么千错万错,都没有错;但是如今希盟执政,却变成怎样做都是错,大概是管理层始料之所不及吧。不管以前是对还是错,今后,银行将如何对待这类客户呢?

其实说来容易做来难,当公司面对的是一国之首相时,哪有选择不信任的呢?应该是信任和敬畏皆有之。

但是,信之,却接获违反法律的指示,是执行,还是投报呢?畏之,则被一起拖下水,以后水洗都不清了。

如果选择向当局(国行/反贪局)投报,似乎是选择“自投罗网”,投报的后果,是正义得申,还是遭到相关人士的围剿呢?

高层应全力承担

管理层看戏看得多了,遇到这种真实情况,为难之处,才理解什么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将时间快速推前,来到2019年的这一天,小股东应该质问管理层,如何采取严厉的措施,确保不再涉及这类官商勾结的错综关系?在企业监管当中,如何让“吹哨子”的角色发挥作用?如果历史重演,公司会再犯同样的错误吗?

我们希望那些顶头上司、总执行长、董事部设定一个全权负责的政策,将问责的功能一力承担下来,别轻轻的把责任推给下属。这类严重的罪行,没有高层的包庇纵容,那些只领一份薪粮的小经理,哪里敢斗胆欺瞒妄为?

本周股东大会焦点

7月31日是大马银行(AMBANK)的股东大会,关心公司的小股东应该出席,问清楚公司未来如何处理类似1MDB的客户,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步入8月,8月1日是另一家同样涉及政府合约私相授受的敏感问题的德达飞讯(DSONIC),不过公司股价似乎已经回稳。

同样的问题,似乎也可以同样咨询管理层,如何走出官商勾结的阴影?



https://www.enanyang.my/news/20190728/大马银行股东大会反思万年船/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