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义利(YEELEE)的全面献购在7月3日结束,收购者总共获得89.85%的股权,没能强制收购。
根据公司文告,收购者在展开全面强购的时候持有60.86%股权,如果要进行强制收购的话,必须有90%的小股东接受献购,即35.226%(剩余39.14%的90%),也就是说,其股权必须超过96.086%,才能进行强制收购。
如今只得89.85%,虽说成为压倒性的大股东,但是却未能强制性把所有股权全部纳入旗下。
大股东无意保留义利的上市地位,预料公司将进行除牌程序。
仍可除牌下市
不过,在收购之后,大股东无意保留义利的上市地位,预料公司将进行除牌程序,到时小股东手上持有的将是一只没有上市的公司股票,不能自由买卖了。
一些投资者十分不喜欢持有下市的公司,预料公司将在近期蒙受卖压。而大股东意犹未尽,将随时进场买入股票(只要价钱不比2.33令吉的献议价高,就没问题),继续增加股权。
同一时间,尚在进行全购还有大石机构(TASEK,由大股东丰隆洋灰等人全购),将在7月9日截止。
大石机构的献议收购价是5.50令吉,大股东宣布全购时,持有80.8%,技术上来说,无论全购成不成功,这只股票除牌下市已经成为定局。
如果要进行强制收购的话,那么必须有17.28%的小股东(剩余19.2%的90%)接受献购,让其股权超过98.08%。
根据条规,丰隆洋灰可以延长收购日期至最迟8月19日,但是目前大石控股接受献购的小股东不算很多,大约只2%,看来它的命运很可能和义利一样:“强制不来,但是可以除牌下市”。
拉法基马维持上市地位
拉法基马(LAFMSIA)的收购案中,不同的是,杨忠礼(作为拉法基马的收购者)打算维持其上市地位,因此独立顾问的建议是“不公平且不合理”,叫小股东不要接受收购。
这和义利“不公平但合理”/大石机构“公平且合理”(接受收购)的论调大不相同。小股东基本上只要参考收购者的动向,就可以猜到独立顾问的立场,没什么意思。
本周股东大会焦点
7月9日和10日分别是乔治肯特(GKENT)和佐汉控股(JOHAN)的股东大会,改朝换代之后,和纳吉交情特别好的公司大老板丹斯里陈溪福是否还能标得未来工程,在这次大会中备受瞩目。
乔治肯特的股价首当其冲,自去年509后,从4令吉大跌到目前的1令吉,后继如何,可想而知。
另外,JKG置地(JKGLAND)在7月10日召开股东大会;7月11日则是最近股价大放异采的云升(YINSON)召开股东大会。

https://www.enanyang.my/news/20190708/大石机构难强制全购万年船/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