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Present-


当我再次醒来,几分钟的迟疑之后,才敢慢慢睁开眼睛,果然,一切又恢复了原样。


依旧是婚后那间卧室,那张床,那个不再爱我的丈夫,背对我而躺,用手机看一场球赛。


刚刚发生的那些是梦吗?可是一切都那么的真实,夜晚草场上的风声还回响在耳畔,而我还沉溺在刚才那个亲吻里,久久不愿意清醒过来。

我伸个懒腰,趁着脑热一把搂着他,想要继续这场未退的温柔-----毕竟,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都还是同一个人。


“啧.”丈夫脱口而出的是这样一个发音,接着,他转过头来愣愣看着我,半天挤出一个礼貌性和充满询问的微笑。我识趣松手,回以一个”没什么“的笑,悻悻翻回去。


我打算和他解释这个拥抱的起因,我想跟他分享这场奇妙的时空穿越。话未出口,就听见身旁传来背对着我的均匀鼾声。


梦彻底醒来.


几天后,情况更甚一些,丈夫干脆彻夜与手机厮磨。每隔个十多秒,手机就会低声震动一次,每震动一次,就见丈夫慌乱而迫切地去回复,脸上漾出一丝甜蜜而兴奋的笑意。这样的神情,原来并没有从他的脸上彻底消失,只是不会再为我出现了而已。


爱情在我脚下垂死挣扎,求我救他一把,而我爱莫能助。


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竟是一个曾经被我真心期盼了好久的发现:我怀孕了,已三个月。只是这个孩子来得太不是时候,仿佛半死的爱情尸身上长出新的毒蘑菇,越是长得鲜活灿烂,越是痛苦。


我突然又仇恨起五年前的那个夜晚,哪些充斥着“永远“,”一直“,”一辈子“的誓言。


我该怎么办?把这个孩子生出来,让他在一个很可能残破的家庭里长大,还是就此把他杀死腹中?对我来说都太残酷。


我打开日记,再次写下,“如果再回到五年前的那一天,让我重新选择一次,我绝不会…….绝不会…..”



我一日接一日地写,重重地写,确保每个字都蘸上我足够的悔恨。我相信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只要意念足够强大,穿越时空的魔法就会再次生效。


《未完待续》

http://mercurychong.blogspot.com/2019/08/blog-post_22.html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