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林西彦
(吉隆坡5日讯)国家银行前副总裁丹斯里林西彦博士说,他不认同国家经济基本面是良好的,否则外来直接投资就不会放缓。
他强调,虽然政府批准的外来投资增加了,但是并没有转换成实际的资金流入。
“如果经济基本面是强大的,为什么令吉币值这么弱?马币是被低估了,3令吉兑1新币,我们应该得到更好的。”
“政府说的外来直接投资增加,但那是被批准的,还不是变现的。传统智慧说国家经济基本面强劲,经济规划局、国家银行、财政部也如此说,但是,我并不这么认为。”
林西彦是在2019年全国税务大会上主讲“经济繁荣:迈向马来西亚的再崛起”时,这么说。林西彦是ZEDA咨询总执行长。
大会由内陆税收局,大马特许税务协会主办。主持人是国库控股独立非执行董事苏德博士,另一名主讲人是Kenanga投资银行经济研究主管旺苏海米。
逾1000多人出席2019年全国税务大会。
官民认知存鸿沟
林西彦说:“为什么我会这么说呢?如果与一般市民聊天,就可以知道基层和政治人物之间的认知存有很大的鸿沟。
“我每周会在小贩中心吃东西,小贩对我说,情况很糟糕,生意跌了60%。我的餐馆朋友也告诉我相同的故事。”
他说,最近的经济增长预测是4.5%,在未来18个月,比较乐观的是在4%。
“我认为这个数字是无法持续的。
“因为是由私人消费所驱动。”
他强调,国家经济依靠人民消费来驱动是不能持续的,只会造成人民债务提高,消弥未来消费的能力。
“在过去5年,经济增长介于5至6%,这个数字也一直往下跌。我称私人消费是一种‘糖嗨’,好像小孩吃糖果一样,会反弹。
“私人消费并不是可靠的增长驱动器,它是软性驱动器。经过一段时间,累积债务,减少未来消费,最后,形成消费厌倦。”
消费信心产出总值双降
2指标显示经济不乐观
林西彦说,有两个指标表示对经济增长不乐观。第一是对经济的信心。研究机构指消费信心下降了,并不是好的征兆。
他说,另外,产出总值也下降了,归因于不足够的投资,以及缺乏创新的活动,作为增长驱动器。
“在制造业产能上,附加价值产出从两个数字增长下降到单个数字5%增长,并且持续下降。
“建筑业向来享受两个数字的增长,也下降到单个数字的增长。
“如果审视这些数字,整体而言,获得的总结是,私人消费并不可靠,私人消费是脆弱的,没有迹象显示会变强。”
他说,其它经济指标也告诉了相同的故事,各种重要的经济征兆反映了事实。
改革结构 增生产率减外劳
林西彦说,大马需要改革经济结构,提高生产率,并进行劳工改革,在3到5年之间,停止低技能劳工的引入,以便追赶上本区域其它国家,例如越南、印尼、菲律宾的增长。
他说,大马经济靠两只脚的模式增长,第一只脚是人口增长,第二只脚是靠生产率的提升而增长。
“由于大马人口正下降,劳动人口也下降,因此,只有一只脚在走,需提高生产率。
“但是,没有技能的劳工并不能帮上忙。我们需要提升价值链,在科技、5G、人工智能等方面努力。”
他也强调,经济结构改革须全配套式进行,有改革,就有希望,否则就会继续落后。
贸易战大马未得益
“如果要改革,就必须要重新设置整体的目标,不是根据收入而衡量,而是整体人民的生活素质而决定,包括环境可持续性。
林西彦指出,中美贸易战对本区域造成影响,越南、印尼和菲律宾都在中国制造厂商转移生产地中获益,但是,大马却没有什么获益。
林西彦说,政府的税务架构也需改革,现在所得税对中产阶级不利,在总税务中是过度征税,好比“杀鸡取卵”。
“应给中产阶级喘息的机会,让中产阶级有更多的可消费收入,刺激经济的增长。”

http://www.enanyang.my/?p=1268241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