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丰益国际(Wilmar International,以下简称丰益)最新2Q19业绩不尽理想。这是因为非洲猪瘟导致豆粕需求疲弱令集团加工利润率减少。此外,集团也确认来自并入印度子公司Shree Renuka Sugars的亏损。因此,丰益的净利大幅下滑52.3%至1亿5,090万美元。集团业绩疲弱、香港游行示威活动导致市场情绪负面、贸易战悬而未决、以及美国收益率曲线的倒挂皆导致丰益的股价从2019年7月30日历来新高的4.08元大幅下滑8.8%。

丰益股价的下滑让我们开始对它感兴趣。在作出任何决定以前,且让我们为读者深入报道这家公司。

不仅仅是家种植业者

丰益是全球最大的棕榈油业者之一。截至2018年12月31日,集团于印尼、东马及非洲的总种植面积已达到230,409公顷。与其他上市同行相比起来,例如金光农业资源(Golden Agri-Resources)、第一资源(First Resources)及布米达马农业(Bumitama Agri),丰益238亿元的市值可说是高不可攀。集团的热带油部门于FY18取得5亿4,610万美元的税前净利,主要是因为生产及产品促销业务取得更好表现,尽管商品价格疲弱。热带油部门为集团FY18的总税前净利贡献了约32%比重,为贡献第二大的部门。

虽然如此,丰益不仅仅是一家棕榈种植业者。集团也生产及分销一系列农产品,其中包括非油棕及月桂油、大豆及油菜籽、稻米、小麦及面粉。丰益的大豆压榨厂于中国持有领先位子,而它的小麦及米厂则是中国规模最大之一,并且在多国设有据点。丰益的油籽及谷粮部门于FY18为集团贡献了8亿7,500万美元的税前净利,是集团贡献盈利最高的业务部门。

此外,丰益也从事综合白糖业务,从甘蔗的种植,研磨到制糖。集团为澳洲当地市场生产了约60%的原糖及供应澳洲及纽西兰大约75%的白糖需求。丰益的制糖部门于FY18的贡献并不显著,由于白糖价格下跌,以及它位于澳洲的糖厂出现减值拨备。

wilmar-chart-e1566477889424

来源:公司年度报告

财务表现

尽管丰益1H19的业绩逊于分析师预期,但从长远来看,虽然集团的业务容易受外围因素影响,但它的表现还是趋向一致及稳定。

从FY14到FY18这五年期间,丰益的营业额以0.8%的年复合增长率缓慢增长至去年的445亿美元。同时,集团的净利则保持稳定,年比下滑0.6%至FY18的11亿美元。

wilmar-chart4

来源:公司年度报告

子公司于中国上市

2019年7月12日,集团旗下子公司益海嘉里金龙鱼(Yihan Kerry Arawana,以下简称益海)申请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并且已获得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的许可。虽然尚未确定上市日期,但IPO有望于4Q19或明年初发生。

丰益子公司的上市已经好一段时间成为投资者所关注的焦点,这也许说明为何集团的股价在过去几个月能创历来新高。由于市场认为这次的IPO可释放丰益中国业务及股东价值,因此纷纷唱好好。鉴于‘金龙鱼’在中国深入民心的市场及品牌地位,子公司上市后的股价上涨也将牵动丰益的股价。

另外,丰益也可利用售股后所取得资金作为特别股息的派发。对于收益投资者来说,这也是投资亮点之一。

搭上棕油复苏的列车

由于产量增加及需求疲弱,原棕油价格在过去两年一直处于下跌趋势。然而,我们认为这个趋势总有逆转的一天。简单来说,产品的供需是影响其价格的主要因素,而改善价格疲弱的方式则是仰赖价格本身。当商品价格低迷,一些种植业者因无利可图而停止继续种植;有些则被挤出市场。这些因素导致商品的供应短缺令商品价格回升至可持续水平。

除此之外,当全球的中央银行不断实施货币宽松政策,持有实质价值的大宗商品在货币贬值及通货膨胀的时候是不俗的对冲选项。虽然我们无法预测棕油价格何时才能回升,但毋庸置疑的是,油棕价格终有拨云见日的一天。

http://cj.sharesinv.com/20190826/67243/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