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https://www.osainvest.com/steelandcement/
安裕和南达之间的合并,与之前的水泥行业合并,虽说同时建材领域之间的并购计划,但本质上还是有区别。差别就体现在水泥行业之间的合并,是强者恒强;不过钢铁公司之间的合并,倒像是三国演义中,孙权与刘备联手,对抗实力最强的曹操--联合钢铁(Alliance Steel)。其中的区别是巨大的。


在集体亏损之下,建材业者迫切需要并购。建材领域迎来一波并购潮。
2019年,本地建材领域迎来一波并购潮,前有杨忠礼洋灰收购拉法基股权;后有国内两大上市钢企之间的合并
计划。
实际上,安裕和南达并不是真正的合并,两者只是把长钢业务注入新的联营公司,之后将把这家联营公司挂牌
上市。
不过,两家公司主要业务都是经营长钢生意,因此道理上,与合并的差别不大,只不过外表看来,两家公司
算是处在比较对等的地位罢了。
安裕和南达之间的联手消息传出后,两家公司的股价一涨一跌。为何会出现这种局面?
其中原因有 2点:
1、安裕和南达的业务
安裕的市值目前在6亿令吉左右,而南达则是4亿令吉。从营收来看,南达的营收高于安裕,不过以赚钱能力
来看,安裕又优于南达,主要是安裕的生产设施有高炉和电磁炉,而两者所需原料不同,分别是废铁和铁矿石。
废铁和铁矿石属于大宗商品之一,价格相当波动,因此安裕能够选择采用价格较低的原料生产长钢,其他业
者则没有这种伸缩性。
2、安裕和南达的基本面
两家公司在FY19的业绩均面对亏损。不过如果对比过去,安裕从FY16开始盈利,FY18营收23.2亿令吉;
净利则是1.49亿令吉,赚幅为6.4%。南达从FY17开始盈利,FY18营收达到37亿令吉;净利也创下2.1亿令
吉记录,赚幅为5.7%。
不过,在国内钢铁价格下跌之后,南达率先陷入亏损,目前已经连亏3季,共亏了1.2亿令吉;安裕则
连亏2季,共亏了4435万令吉。
3、安裕和南达的负债
钢企都是属于资本密集行业,是重资产行业。安裕目前的负债达到10.7亿令吉,手上现金是5100令吉,
负债率则是0.8倍。南达的负债则是9.43亿令吉,现金是4394万令吉,负债率是1.05倍。
综合以上原因,安裕的企业素质明显好过南达,况且南达目前还陷入巨亏当中。
换句话说,安裕必须与南达同甘共苦,分摊南达的亏损。但身为国内生产效率最高的安裕,面对外敌入侵
的情况下,在国内寻找适合的伙伴几乎没有太多选择,南达钢铁作为四大长钢公司中,不管是规模或效率至少可排在第二。
水泥和钢铁的整合,本质上并不相同
 
同样是合并的举动,杨忠礼水泥通过收购拉法基,在国内几乎达到接近垄断的地位。相反地,安裕和
南达之间,更是像是一对难兄难弟,合并之事属于无可奈何之举。
 
杨忠礼水泥收购完成后,产能或市占率已经达到60%,名副其实成为国内的定价者。
早前新闻报道指出,国内水泥业者因为长期亏损,调高水泥价格,导致建筑业者纷纷出来抗议。同样是
陷入亏损的局面,国内长钢价格却越跌越低,目前已经在每公吨RM2000以下,几乎接近业者的生产成本。
不过,安裕和南达的产能相加之后,达到每公吨230万公吨,仍不敌联合钢铁的350万公吨年产量。
这意味着,安裕和南达联手,亦难以左右市场价格,顶多只是价格接受者(Price Taker)。
不管是水泥或是钢铁行业,无论是生产效率如何,只要产品价格在低位,所有业者都可能陷入亏损,
差别只是亏多亏少罢了。安裕资源就是最好的例子。
财团整合活动,为接下来的基建合约筹备
虽然基建工程进度放缓,间接影响建材领域,但市场普遍认为这些大型工程依然会照跑,如今的整合活动,
从另一层面看来,也不失为一个汰弱留强的机会。周转不来的业者,反而成为财大气粗的业者壮大规模的对象。
在整合完成后,国内的建材业者数量会大大减少,对于竞标工程将会更有利。而小型业者的处境,显然
会是雪上加霜。
国内水泥行业分为东西马,河水不犯井水,东马唯一业者是砂查也馬特(CMSB),而西马半岛的水泥业者
并没有涉及东马业务。因此,杨忠礼水泥坐大之后,顶多只能染指西马的工程。
杨忠礼水泥在合并后成为行业的定价者,而安裕南达合并后才能和联合钢铁分庭抗礼,依然只是个价格接受者。
这是两单并购案中,本质上最大的区别。
安裕和南达合并之后,是否能够扭转局面?对此我们认为难度不小。综合以上分析,我们倒认为杨忠礼水泥
转亏为盈的几率更大。
喜欢我们文章的股友,欢迎Like我们的FB page,以浏览我们的分享文章。
https://www.facebook.com/osainvest
https://www.osainvest.com/steelandcement/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