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吉隆坡6日讯)鉴于棕油产量跌至18个月以来的最低水平,大马12月份的棕油库存料将跌至2年以来的新低水平。

这可能加剧棕油期货价格上涨的趋势。基于在大马及印尼更低的棕油产量及更高的生物燃料需求,市场对棕油的供应紧张感到担忧,导致棕油价格飙升至3年以来的新高水平。棕油价格在2019年上升44%,是10年以来最大的增幅。

然而,经过一轮暴涨后,棕油期货价格周一下滑2.3%,收在每公吨3044令吉。早前种植股也套利回落,种植指数周一跌91.21点或1.168%,收在7718.99点。

根据《彭博社》对12位分析员、交易商和棕油种植业者进行的调查,市场人士预计大马12月份的棕油库存按月下跌8.4%,至207万公吨,是自2017年9月以来的最低水平。

这将是其连续第3 个月下降,并将跌至自2016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根据该项调查,原棕油的产量在12月按月下跌12.3%,至135万吨,是连续第3个月的下跌,是自2018年6月以来的最低水平。预测数据也意味著2019年全年的原棕油产量为1987万吨。出口则下跌5.7%,至132万吨,连续2个月下跌。

大马棕油局(MPOB)将在周五(10日)公布12月棕油数据。棕油研究网( P a l m O i lAnalytics)创办人瓦伽对《彭博社》表示,低于预期的产量是棕油价格在2019年最后一个月飙升的主要因素。虽然2019年全年的棕油产量高于2018年,但未达到过去3年所期盼的2000万吨里程碑。

产量持续下跌

展望未来, 瓦伽认为, 受到2019年干旱天气挥之不去的影响,及产量持续下跌的趋势下,今年的产量预计将保持在2000万吨以下。

库存预计将会达介于194万吨至219万吨的水平。

棕油产量料将介于130万吨至143万吨,而出口预测将在126万吨至140万吨之间。

棕油价格惊人的涨势料拖累出口。这将降低食品和燃料使用棕油的吸引力。

棕油在2011年12月初首次与大豆油平价,交易价格更是高出柴油每吨108美元的价格。船运调查机构SGS的统计数据显示,出口至印度的棕油在12月按月下降34%,而出口至中国及欧洲的棕油则分别按月下跌35%及12%。

原棕油生产国理事会

(CPOPC)乐观看待棕油业的前景。这是因为在2019年上半年更低的肥料使用率、干旱的天气及新地区的播种减少抑制了产量。

1 2月的棕油进口预计将从11月的7万4684吨上升至约8万吨。本地的需求料将介于27万吨至31万吨。

https://www.orientaldaily.com.my/news/business/2020/01/06/321661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