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改编来自读者来信的故事,水星熊不懂该如何安慰你,不过希望本文能让你的心情得到抒发。


自小,Ivy就觉得妈妈有句很恐怖的话:“你老实跟我说,我不会生气的。”


为了让她说出实话,妈妈总是先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然后心平气和,和颜悦色地对她说出这句谎言。


比如,小学时,每当Ivy考试考差了,坎坷不安回到家,脸色已经暴露出真相,妈妈还会故作和悦地说:“你老实跟我说,到底考得怎样,我不会生气的。”不过,当妈妈接过考卷后,一行行看下去时,脸色会越来越难看的骂起来:“这几个简单的问题怎么都不会做!?”


挨骂时,如果Ivy反问她:“你不是答应不生气吗?”就会被如愤怒的子弹反击一样,被妈妈理
直气壮地吼道:“没错!我答应不生你的起!我是生我自己的气!”


年纪大一些,上中学时,好奇又焦虑的妈妈总能感觉到Ivy的心事,希望掌握更多情况的妈妈就会旁敲侧击地问:“你老实跟我说,你是不是喜欢上了你们班的某某,我不生气,不会骂你的。“


Ivy和盘托出内心的小秘密时,妈妈听着听着,最后还是会不可遏制地爆发:“你才多大?就想着爱谁恨谁的?!“Ivy再次忘了,妈妈的那句话总是谎言,多半不算数的。


Ivy长大独立了,不常回家,每当过节过日回到家时,妈妈看着她空荡荡的身旁,就会向她叹气道:“跟你差不多大的,都做爸妈了,你怎么一点都不着急?到底为什么还没有对象?你老实跟我说,我不生气,不会怪你。”


Ivy解释了一堆,可很显然,妈妈都听不进去,还是生了气,她想要的结果其实只有一个:把另一半给带回来。


从小到大,妈妈的“你老实跟我说”这句话如影随形,个人觉得,不是妈妈对Ivy总不信任,心境上,就像放风筝,既希望它飞得更高,又总是担心它断线。


最近的一次听到这句话时,Ivy的妈妈老了,Ivy陪着她从医院走出来,不懂英文的妈妈瞅着诊断书,叹了一口气平静地问:“你老实跟我说,我的病是不是治不好了?你放心,知道真相后我也不会倒下,能受得了的。”


之前Ivy每次都以实话应付妈妈的谎话,结果每次都中骂。唯独这次,Ivy没有对妈妈说实话,选择了以谎言来对抗谎言。虽然,她明知道谎言并不能留住妈妈,但她还是多么希望因此而让妈妈那句“你老实跟我说……我不会倒下,受得了的”,变成不再是一句谎言,即使,只有那么一次也好。


好不容易,Ivy才来到了小时候曾最羡慕的年纪,可却没有了母亲。


对在读着本文的你,水星熊想借Ivy的故事表达的是,你的父母也是凡人,一生人中可能也只有一次或寥寥几次当父母的体验。他们并不特别,一样会孤单,一样会害怕,一样会痛心,一样会哭泣。他们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去爱你,去懂你而已。可你,又懂他们了吗?你是否知道当18岁离家以后,家以及父母对你的概念就要质变了,不再是无时无刻能躲避的港湾,少了屋檐的外头世界,你得一个人走。


然后,有一日,在你遭逢苦难跌落谷底时,你仍需对着电话那头说:“妈,我很好。”


然后,有一日,你发现妈妈偷偷染黑头发,爸爸也有搬不动的东西时,你却只能忍着,将酸涩给吞下肚。


然后,有一日,没有然后了,没有家可以回了。


你的父母,是会老的,用远比你长大更惊人的速度老去,趁还有机会时抱抱他们吧,尤其农历新年来即。


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

Ivy,加油。


http://mercurychong.blogspot.com/2020/01/blog-post_6.html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