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阙上心头145–忘了我是谁

有条件行动管制将运行一个月至6月9日,经济活动属于半解放状况时,我国的政治人物安静了多日,已经忍不住要有所行动。这当中,又以国盟的巫统/回教党/土团和希盟的公正党和不知道还属不属于希盟阵线的土团的组织活动来得更多,而这一次各巫伊基党成功在马来群众中煽动得宜,行动党里外不是人,基本上成了个静静的在野党。

这里比较吊诡的是敦马的身份。大约三个月前,各政党抢着抱敦马的大腿表态,对他忠心一片,似乎我国除了他之外,没有其他政治人物可言。可是,敦马不喜欢人家捧大脚,搬了块石头要砸这些阿谀之辈,却不小心砸了自己的脚,必须提前退休。而其身边大将慕尤丁不晓得是听对还是听错了敦马的吩咐,当仁不让的坐上了相位,从此不要下来。如今敦马应该养好了脚伤,但是阿谀之辈已经转投慕尤丁去也,逐臭之夫,哪里有香味当然往哪里飞过去了。

问题是除了阿谀之辈,希盟不少“忠肝义胆”之辈,被敦马摆了许多道之后,难道还不怕这条“草绳”?说到最后,也只有安华这个想做首相想到懵了的冤大头,还愿意和敦马一起发共同声明。敦马手上目前只有4名议员,和其他政党谈条件的势力已经没落,不过,敦马两年来的反覆作风让党友或敌党坐立不安,如果这个时候希盟或国盟还不趁机见龙卸甲,那才是不懂得政治游戏。

话说回来,国盟执政至今已经两个月,分赃的分赃,夺权的夺权,一分而二的土团党肯定成为其他党派抢掠的目标。此外,安华的优柔寡断,和敦马一时不信任一时又走在一起更被敌方讥笑为恋栈一首相虚位而迷失了本位,忘了我是谁。而公正党内部无间道斗争也让人人自危,进一步拖垮许多州政权。

对于许多大马人民来说,国盟内阁里最没有悬念的一位部长乃是财政部长东姑扎夫鲁。慕尤丁将这位联昌国际银行的一哥召请入掌财政部,可说是找对了人:既有丰富的财政管理经验,又不会威胁他的相位,还是同一族人,对国家、自己和种族都有很好的交待。这不像前财长,虽自诩马来西亚人,但是华裔和巫裔都不满意这种称号,也让敌党制造了一个莫须有的攻击机会;此外,为了显示其公平清高,拿拉曼来开刀,画蛇添足,弄得华社也非常不喜欢。

不过,东姑扎夫鲁也有“忘了我是谁”的窘态。由于他之前是银行的总执行长,而国家银行算是他的顶头上司或监督者,因此,他的政策和行事都要向国银报告。可是,如今身份一变,成为财政部长,国家银行反过来要向他报告了。之前提到的延缴供期计划的事项,他显然是忘了自己尊贵的身份,依旧把国家银行当作上位,所以最初只敢呼吁银行酌情行事,豁免额外利息。之后,想是身边之人提醒其身份还在国家银行总裁之上,应该“指示”银行便宜行事,而不是吁请。不过,这位财长不若前人般乱摆官威,也不嚣张,只是低调的发布文告,即银行已经和财政部达成协议,不会施加额外费用云云,在大团圆收场之际,也得到了民心和军心。

来周的一天国会,将有许多“忘了我是谁”的议员想要继续忽悠民众。人民在半居家管制之时,不妨看看这些可笑、可恨复可悲的政治人物,再对比非政治人物的清流如卫生部总监诺希山和现任财长等,对下一届大选要选谁做好盘算。

http://icsmart.blogspot.com/2020/05/145.html

Click to comment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