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股神說: "別人貪婪我恐懼,別人恐懼我貪婪",但在最新的資料顯示,在3月中的大跌市,股神不單沒有趁低吸納,反而在後來以蝕本價全數沽出整個航空股的持倉,令信徒大感困惑之際,再面對後來的反彈又反複,強勢科技股,被看好增長前景的物管股屢創新高,又實在的新冠病毒的全球經濟打擊。

信徒在股神也關掉自己的(明)燈下,正慘被恐懼和貪婪同時煎熬,到底現在應進還是退?如何進和如何退?誰能有指路明燈?

筆者最近重溫Ben Graham 有關普通股投資的三個原則方法,特此在此刻和閣下分享,希望在這黑暗時期對你有所啟發。

1)一般世俗的方法
 先問3個問題,到底國家的未來的財富和盈利是否上升? 這些增加會反映在那些行業? 這些行業的保留盈利再投資的回報能否體現。

買入或賣出前問這些問題是希望知道過去的紅利/黑暗會否在未來持續,就如當整個樓市過去持續向上,買任何樓都會賺,只是多少的問題,反之就是輸多輸小。但作者說不能如此魯莽或含糊不清認為過去必然等於未來(無論好壞)。

2)選擇個別增長股方法
作者認為,增長股的公司生命週期是a)面對競爭/ 挫敗,然後b)進入興旺發達和持續增長,到c)最後的成熟地減速的仍然領導或走下坡

投資者買入這些股的時候,有可能在它增長年間未受考驗過早買入而企業夭折,又或買入時過慢已經是生命週期的尾端。

他說以此放法並不容易,投資人必需要很清楚企業把保留利潤投資到科研是那些設施,研究人員的能力,領域和潛力。

他認為,如果你有理由堅信個股的增長,應該選擇是在市場不相信的時候去避免付出過高的溢價購買,他自認很難說清高溢價是否公平或值得,而一旦高溢價買入,就會承擔高增長預期的風險,包括真實並不是(前面說的生命週期不同點),和市場預期改變(真實仍然未發生),但市場卻認為未來不增長而估值由高溢價變成平價的損失。

最好的買入時間應該是在市場認為不增長而你認為是的情況買入,這能減低你付出過高的風險,但這分法卻非常考過人意志和勇氣。

3)以安全邊際投資法,又分兩細類:
第一類是選擇一大批多樣化行業的領頭羊企業,以要求回報率(Required rate of return)折現金流求出它們的合理值,然後設定低於和高於這合理值多少的折扣和溢價就買入和沽出。

作者說這投資法仍可能要面對大市大走彈邊低處未算低時的忍受長期黑暗,或高處未算高的過早賣出的懊惱,雖然如此,他認為這方法仍值得推薦。

第二類是再深入以安全邊際選個股,最好是選一批久負盛名,資金充足,在行內又舉足輕重,但卻因為沒有市場關注的長期增長而低價的過股,市場通常會留下大把這些股票給大家機會。

作者說,3種投資法也有人能賺錢,最重要是適合個人能力和性格。

筆者個人性格希望是做到先不敗,第三種安全邊際法以折扣買入領頭羊但方法於是可能比較適合我,現在市場非常關注那些股票能超越新冠病毒的封城影響,又或增長股,我也認為它們做到了,但就不會付出高溢價去買它們,當然買入增長股也要調查清楚企業未來的增長所依靠的市場,競爭環境和對手,企業本身管理能力是否真的能為它提高持續機會。

https://parisvalueinvesting.blogspot.com/2020/05/blog-post_18.html

Click to comment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