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Thursday, June 11, 2020



看到一句話:“這世道變壞,是從嘲笑努力開始的。”

五分鐘掌握一個知識點,二十分鐘聽完一本書,十天學會寫作,兩個月打造身材的人魚線。

曾幾何時,“效率”成了我們衡量努力的唯一指標,鋪天蓋地的課程宣傳都以“速成”為賣點。

曾幾何時,“學習五分鐘,夠用一輩子”,成了我們深信不疑的口號。

曾幾何時,我們被焦慮和野心驅策著,不再相信慢工出細活,不再相信百尺高樓起於壘土,只愿相信“遠離低質量的努力”。

曾幾何時,穩健已經被當成拖沓,就連那些必要的重複,也被當作是在走彎路,沒效率。普通人日復一日的努力,也被等同於平庸和混吃等死。

有理想,有追求,有不甘,這本來是一件好事,不過當我們把它和日常生活對立起來時,就會對生活中的“必要重複”產生輕視和不耐煩。

在報界工作三十年的冷眼馮時能,由記者到總編輯,生活一向忙碌,但仍能利用業餘時間,讀完所有上市公司的文告,季報和年報,也讀了無數的投資書籍,并抄寫筆記。

而專職寫作的嚴歌苓,堅持每天寫作六小時,从早上九點到下午三點,她雷打不動地坐在桌前寫作,從未間斷。

誠然,他們長期的勤奮和努力在速成的捷徑面前都顯得十分微不足道。

但這世界上有無數個不為人知的“財經小編”,卻祇有一個馮時能;有許多文章內容大同小異的“情感博主”,卻祇有一個嚴歌苓。

年復一年的努力,或許不美,但是管用。

吳曉波在《激蕩三十年》里,寫到了八十年代的東北君子蘭事件。

1985年初,長春一王姓養花大戶將一盆君子蘭賣給了哈爾濱客戶,價格是十四萬元。一夜之間,“一盆蘭花抵萬金”,市場開始供不應求,一盆好的蘭花,價格是當時收入的十幾倍,甚至幾十倍,最瘋狂的時候,端著一盆君子蘭,不用走完長春整條紅旗街,價格就能漲三次。

許多人家為了賺錢,傾盡所有資產去投資君子蘭,可衹過了短短的幾個月,這一投機泡沫就以慘淡收場,君子蘭花價慘跌99%,垃圾堆里隨處可見整株高貴的君子蘭,賠得血本無歸,甚至有人因此而自殺。

曾幾何時,人人熱捧天才,鼓吹捷徑,叫喊著網絡流行用語“機遇大於一切,戰略高於戰術”,卻也因此放任自己怠惰成性,最終流於平庸。

努力勤奮,或許才是最簡單,但也是最被低估的美德。

我們生活在一個速成的時代,但別讓這個時代的悲哀,成為你個人的悲劇。





Posted by 水星 at 8:55 PM



http://mercurychong.blogspot.com/2020/06/blog-post_11.html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