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早前的一次演讲中,我被问及,若全球面临第二波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的冲击,各国政府是否还有能力大洒银弹救经济?

我觉得这是令人深感兴趣的议题,因此决定在这里分享我的看法。

事实上,我认为,美国和中东一些国家已经面临着第二波疫情。

然而,美国专家却认为,该国目前仍处于第一波疫情,因为平均每天确诊病例虽已下跌至约2万宗,但仍属于偏高水平。如今,该国疫情已进一步恶化,平均每天确诊病例已剧增至约7万例。

无论如何,美国疫情恶化,预料将导致美国经济出现双重下跌,因为部分地区在5至6月期间重启经济后,经济出现短暂复苏,如今又因疫情重新恶化,可能被迫重新封城。这可能迫使美国政府须再度介入以救经济。

至今为止,美国政府已注入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约12%的财政开支对抗疫情,以及避免经济因封国锁城的各项措施而深陷泥潭。

美国财赤创新高

因此,美国财政赤字今年预估将恶化至占GDP约17%,基于美国政府计划随时祭出另一轮的刺激经济配套开销,其财赤预计将进一步恶化至约20%。这将是1930年代全球大萧条时期都未曾一见的偏高水平。

上一次全球经济衰退即2008/09年金融海啸期间,美国的财赤也仅恶化至约10%。

然而,我认为,在应付如此巨额的财赤方面,美国拥有全球其他国家可能没有的得天独厚优势,即美元仍是全球首选的外汇储备货币,而基于全球庞大的交易和贸易仍是使用美元,投资者料将继续持有美元。况且,现阶段我们也无法找到美元的替代货币。

在欧元区方面,北欧国家的财务状况一般上都比南欧国家强大。

尽管欧元区各国早前同意共同发行一项总额7500亿欧元(约3.68兆令吉)的债券,但附带严苛的条件,而北欧国家政府其实不太愿意救济较为贫困的南欧国家。

因此我认为,欧元区的财政空间面对一定局限。所幸的是,目前欧元区爆发第二波疫情的风险较低。

中国已设定今年财赤3.6%的目标,去年则是2.8%。然而,去年的实际财赤高达4.9%。

我认为,中国仍有能力应付较高的财赤以复苏经济。不论是财政或货币政策,中国都表现得高度负责任。也许中国刻意为之,此举有助于逐步提升信心,并鼓励商家们和投资者们于未来改用人民币进行贸易和交易。

大马难扩大开支

至于东南亚,除了新加坡预估今年财赤高达15.4%,其他国家预估今年的财赤介于约6至7%。新加坡有能力应付如此巨额的财赤,因为该国多年来已囤积了庞大的储备金。

其他东盟国家如大马、印尼、泰国和菲律宾,以现有财赤水平,进一步扩大财政开支以挹注经济的空间有限,能这么做的银弹已不多。

然而,印尼政府已和该国中央银行达致共同分担的共识,央行将介入融资有关财赤。

我认为,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及非储备货币如印尼盾,印尼此举有很大的风险,印尼盾可能因此举而首当其冲。





https://www.enanyang.my/名家专栏/还有多少银弹救经济?白文春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