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虽然截至上个星期五,富时隆综指收市所报的1585.41点,仅是重返去年年末的水平而已,但相较于疫情期间曾跌至10年最低水平的1219.72点来看,已经是大涨30%,那意谓着股市要进入技术性牛市了。

这样的发展还颇是丈八金刚摸不着头脑。

经济受疫情所创、失业率偏高、各国经济纷纷沦陷,不是进入技术衰退就是双位数负增长,而即将公布第二季经济表现的大马自然也不会例外,当下的经济复苏更是亦步亦趋的。

但股市在三月从谷底反弹以后就一路长虹,近期更是屡创交易量记录,星期五的单日180亿的交易量就等同于过往7、8天的总和。

在失业人数攀新高的当儿,股市也一样刷新记录,世界仿如走在两个平行线上。

资源不足的一群在挣扎求存的同时,资源充沛的一票人在添加财富,所以疫情对经济的冲击是不均等的,而疫情会让财富分配不均的问题恶化,这是往后公共政策需要关注的地方,也是接着下来制定任何经济振兴配套需要更有针对性的事实依据。

狂热聚焦“冠病股”

近来冒起而凝聚着的股市狂热都聚焦在“冠病股”,举凡与手套沾上边的消息都要让股民狂追,而且疫情越是拖延,“冠病股”的盈利前景就越是光明,但疫情越是拖延,经济复苏不就越是步履蹒跚?

经济那头冷时股市这头热,似乎也推翻了我们惯有的一个认知,以为股市就是经济的晴雨表。

蓬勃旺盛泡沫成型?

当然,股市蓬勃兴旺会产生财富效应,哪怕那仅是账面盈利,赚了钱而精神气爽的股民会更愿意花钱,而经济复苏最需要的提振剂就是消费,因为市道没买气,商家看不到需求,任何企业转型和重振旗鼓的努力都显得苍白无力。

至于这财富效应到底多有效,能否抵御延缓摊还贷款和工资津贴措施结束对经济所造成的冲击,那就要问,股市的蓬勃旺盛是个泡沫吗?

泡沫的形成一般起于对经济增长的预期过度乐观或者对于风险的评估过于偏低,认为股价只升不掉,1997/98年亚洲金融风暴以前的股市就是这番景色。

凭着“东亚奇迹”和令吉兑美元的软挂钩,所赋予的金融稳定的假象,那是一个股盲也能像股精般致富的年代。



估值逼近亚洲金融危机

以此为标准,当下的股市走势自然谈不上泡沫,因为市场既没有对经济增长充满不合理的乐观预期,也没有对宏观经济和金融风险视而不见。

话虽如此,这并不表示当前股市皆是便宜货。衡量股价是否相对便宜,最基本的标准就是市价相较于营收的本益比,而当下的整体本益比已经趋平全球金融危机以前的水平,离亚洲金融危机以前的水平也没有太远。

要是接着下来陆续公布的公司财报出现糟糕的营收表现,股市便会因为马股显得更为昂贵而出现调整。

但如果业绩普遍上没有预期般差,而大马第二季经济表现也比预期出色,甚至更优于区域经济表现的话,现有的一切疯狂都将被合理化,股市会在低息环境和乐观的经济预期下继续向前挺进,也许届时才是泡沫形成的第一步。





https://www.enanyang.my/名家专栏/马股已过万重山?黄锦荣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