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Maggie長得白淨清秀,說話聲音細細的,她老公當初追她的時候,愛的就是她溫柔似水的性格,等到他出軌的時候,說辭180度的變了“跟她相處簡直淡若如水”,典型的,愛時,一切都是優點;不愛時,一切都是缺點。而那時候,他們的孩子才十個月大。

Maggie説:“你忍心嗎?女兒這麼小,就不能等到孩子大一點兒,至少上了幼稚園,我們再離婚嗎?”

她老公説:“可以啊。”

然後,就帶上小三去了另一個城市,留下Maggie和嗷嗷待哺的孩子,基本當兩母女從未存在過。

Maggie衹好把女兒帶回娘家,請媽媽幫忙一起照顧。Maggie的媽媽特別愛面子,每天變花樣羞辱Maggie,覺得她連一個男人都管不住,太無能。

Maggie繼續工作,每天她唯一能做自己,唯一能哭的地方,就是電車和電梯里。哭過了,抹乾眼淚,換回笑容,回家陪剛學會説“媽媽”和“抱抱”的女兒。

某次Maggie出差,吝嗇老闆為了省錢讓她坐長途巴士,她被客戶糾纏結果稍遲了一點到巴士站,巴士剛開動,她只好脫下高跟鞋一路狂奔去追,跑了200多米巴士才停下來。她狼狽地坐在巴士上時,朋友打電話來,説看到她老公和小三正在熱浪島旅行。想到自己瘋狂追巴士的慘狀,再想想那對狗男女在海邊嬉戲。Maggie不想哭,反而激起鬥志,想從自己本來就不錯的英語下手,當同聲傳譯。

接下來五年多的時間,除了每天花一個小時給女兒洗澡和給她講故事,以及週末花半天帶女兒去附近公園逛逛以外,Maggie沒有其它任何娛樂,沒有買過一件衣服。

她干嘛?練習英語。她先花了兩年多靠兩份工存了一筆錢,然後去報翻譯班學習。同時,業餘時間把BBC調到1.2倍速,1.5倍速,甚至2倍速反覆聼。把聯合國網站上的會議現場和白宮的會議現場,反反復複變速聼。直到什麼境界呢?之後她听英語原聲電影,都覺得別人在調慢語速講話。

Maggie用變態的地獄式訓練,讓自己成為她所在的城市中收入頂級的同聲傳譯。她依然是那個溫柔的Maggie,但眼神多了堅定和自信的光芒。

而她現在的老公是某歐洲電器公司主管,也是被她現場翻譯時淡定的態度,專業的技術和得體的儀態打動的。至於前夫,據說和小三早已分開,創業一陣子又倒閉了,Maggie最後一次遇見他,他在路邊為了一碗7塊錢的雲吞麵少了幾塊叉燒跟檔口老闆吵架。

問Maggie曾經想報復前夫嗎?她説想過,但是不能。因為報復前夫,花時間去對付他的話,女兒怎麼辦?女兒誰來管?

不能因為憎恨的人,傷害了最愛的人。

她的當務之急,是提高自己賺錢的能力,讓女兒得到最好的教育。

她拼盡全力,就是要保護自己所愛的人。

人生那麼短,愛都來不及,哪有時間去恨呢?

遇到賤人,最棒的態度無非就是:對不起,我沒有時間討厭你。

誰的一生中不會遇到幾個賤人呢?

對付他們最好的方法是什麼?讓自己過得更好。

真的,不要在你討厭的人身上花任何一分鐘。他們不值得。

你試圖噁心他們的時候,你也降低了自己。經濟學上的一個重要原理就是及時止損,在感情世界里也一樣。我們去報復賤人,其實是抬舉了賤人。

如果已經不愛他了,何必浪費時間和精力,去折磨自己?

如果還愛他,何必用恨的形式來表現?

愛的反面並不是恨。

愛的反面是遺忘。

聽過一句很棒的歌詞:原來若無其事,才是最狠的報復。

道理很多人懂,就是做不到,因為不服,因為不甘。一想到賤人得意的樣子還是意難平。但能怎麼辦呢?別忘了,他既然捨得傷害你,說明他不愛你,至少是不夠愛你,對一個不怎麼愛你的人,你報復起來,難度太高了,因為人家根本不在乎你。你機關算盡,上躥下跳,耿耿於懷,只會讓他更看不起你。

世界上最尷尬的事就是,別人根本沒把你當回事,你還在哪裡多愁善感。

努力愛自己和投資自己,當你完成了層次的跨越,你就永遠被賤人仰視了。等你足夠優秀,你就會發現,你把當初要報復他的想法,忘得一乾二淨。

多年之後,你只需説一句:謝君當年放手之恩,今日嫁得如意郎君。

一定要好好賺錢,毕竟,人這一生能夠用錢捍衛尊嚴的時刻實在太多了。

http://mercurychong.blogspot.com/2020/08/blog-post_12.html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