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看看投資相關版塊的留言,就不難發現:口舌之爭,大概是會讓人上癮的。

水星熊曾因參加辯論隊而過著很長一段這樣的生活,和志趣相投的一幫人,享受著爭論時腦回路燃燒的電流,反駁時絞盡腦汁遣詞用字的刺激。每一天不斷激活新的腦細胞,督促自己去閱讀和思考,并把收到的一切信息內化成為自己的武器。

其實,也沒什麼不好。

直到在非洲的某一日,在網上遇到一位初識的“辯友”,爭論的是女人到底是漂亮還是聰明更重要時,熱血沸騰地討論了幾小時,打了幾千字試圖說服彼此。就在我們從女權講到道德,從宗教發展寫到社會進步的大趨勢,從人的審美觀講到社會分工。直到那個人再也不回應,自己才露出勝利的笑容,瞄一下手錶,三個小時過去了。

又過一會兒收到他的私信,問水星熊,那麼你呢,是漂亮那個還是聰明那個?當時沒有圖像的賬號還讓人以為是隻母熊,自己也沒去澄清,而是反唇相譏説:“為什麼我不能兩個都是?”

他回了一句無比誠實的話:“如果你漂亮又聰明,怎麼可能有這麼長時間跟我討論這種話題?”

自己真的無言以對,確實,漂亮又聰明的人,不是在讀書學習就是在健身美容,不是在學廚藝就是在寫商業計畫書,應該還要抽出時間來應付被她吸引的人們。

而當時水星熊的身邊,計畫讀完的新聞和年報沒來得及開始,最喜歡的一本書攤開在手邊,還是幾個小時前沒被翻過的頁碼,打開的文檔稿件還是那幾個字孤零零地躺著,好像被遺忘的孤兒慘兮兮地看著水星熊。而朋友圈里,不少人已經打卡完成了當天的閱讀,或做好的當天的健身,或聽完歌了看會兒電影和睡覺。

而水星熊還什麼都沒有幹。明明那三小時內自己沒有看韓劇,沒有看綜藝節目,沒有一遍又一遍地刷面書,明明覺得自己在做著有意義的事。

水星熊的一天尚未開始,別人便已經結束了。而自己原本的計畫,才是自己真正想要做的事情,和真正喜歡的生活。

甚至,當水星熊過了幾個月回去看,才發覺即便你將一個人說得山窮水盡啞口無言,也不代表他就會贊同你的觀點,祇不過,他還沒想好要怎麼反駁而已。

想想這樣的兩個人,為了永遠說服不了對方的觀點苦苦爭執引經据典,并沒有在爭論中學會兼容並蓄。驚奇這世界上居然還有另一面的聲音和想法,就捕抓對方字里行間的任何一點漏洞然後毫不留情地反駁回去,腦子里祇有兩個字:要贏。

要贏,要贏,要贏,像單曲般反覆播放,而過去那麼久以後甚至想不起當時自己說了什麼,對方又說了什麼。

而我們付出的其實都一樣,都是不會再回來的時間。

那三個小時之內,水星熊本來可以讀完幾份公司年報,看完那本書的結局,或者,至少可以完成那篇構思好的稿件。水星熊可以站在窗旁望一會兒風景和走過的人物百態。水星熊可以騰出手來回一句朋友在手機上的問候寒暄。水星熊可以和家裡的狗狗叼著球過來找自己,眼巴巴的求陪玩的時候起身陪它一會兒。而不是雙眼發光的坐在電腦面前,處心積慮的去說服一個根本不認識的人。

本來可以去做水星熊想要做的事,一步一步地走進自己想要的生活,而不是坐在哪,等著爭論的刺激感慢慢冷去,再後悔不已去追悼浪費掉的時光。

從那時開始,水星熊忽然不再介意別人和自己觀點的分歧,即使是吹毛求疵的批評或是不懷好意的挑撥,衹要他不用污言穢語攻擊身邊的家人和朋友,衹要不會碰觸到水星熊價值觀的底線,衹要這樣的分歧不會影響到水星熊每天的工作和生活。

忽然發現時間多出了好多,而當水星熊的生活可以慢慢按照自己想要的節奏進行時,這種成就感雖不像爭論勝利帶給你的那樣潮水般的猛烈喜悅,卻更像是股息般細水長流的篤定與溫柔。

畢竟,你也不想將自己畢生的琴藝用來教化一隻牛,畢竟,想要讓一隻牛聽懂你彈琴要花上太久的時間,日久了還會染上一身牛圈的臭氣,多不划算。

糾正一個笨蛋,讓他更好,他會討厭你;糾正一個聰明人,讓他更好,他會感激你。

水星熊知道自己不夠完美,也從來不想要做到完美。

水星熊有不完美的自由,你也有批評的自由。

水星熊尊重你指摘的權利,更尊重自己的時間。

http://mercurychong.blogspot.com/2020/08/blog-post.html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