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价值投资不是对每个人都适合的。对那些在相对关键时期做相对关键性操作的风险投资者来说就是例外。价值投资也对那些总试图预测短期股票价格、短期证券市场惑商品市场走势的人没有用,价值投资对非投机性的短期卖方、有金融理论基础的股票市场技术分析师,以及工作和报酬都依赖于一种或类似一组的巨大变动的现金管理者也没有特别用途。

价值投资可说是一种更悠闲的投资法,可以让投资者长期累积财富,而非追求短期暴利。价值投资做的是对一间公司潜在的价值和可能的动态做出判断。

价值投资比较可以让投资者安心些,因为依据价值投资的方法所选的公司,通常有高素质和安全空间的优点,更容易在严重和难以预知的经济衰退时获得生存。

价值投资的方法是金融投资圈的投资方法外的另一股方法。虽然价值投资已经出现近100年。但是在金融投资圈,很少真正完全使用价值投资作为选股判断。

金融投资圈的眼中,股价交易板的股价变动是真实的实践,关系到他们的成绩。因此成千上万且非常聪明的股票分析师把精力集中在短期展望,因此时常会忽视长期趋势。他们通过积极股票买卖,试图使彼此表现超越同行,甚至成为股市泡沫的推动者。反而价值投资者则可悠然于局外。也因为在局外,价值投资者在投资过程中是孤独的,因为他不会跟随群众追捧热门的公司或行业板块。

要能够避开价值陷阱,投资可以变得很轻松:找到便宜的好公司,买入并持有,直到股价不再便宜时、或者发现公司品质没你想像的好时,卖出。这是一个蠢办法,但《美国士兵守则》说的好:若一个蠢办法有效,那它就不蠢。

在20世纪6 0年代的一次电视访谈节目中,当一位年轻的操盘手大谈特谈激进型投资时,有观众提到了本杰明·格雷厄姆的名字。虽然这位年轻的操盘手对格雷厄姆只知其名,并不十分了解,但这位冒冒失失的基金管理人轻率地妄加评论道:“老本杰明的麻烦在于他并不了解今天的市场。”

之后几年过去了,这位操盘手以及他的那帮曾经辉煌一时的伙伴们的名声,早已被后人所创造出的更为出色的业绩所湮没。而“老本杰明”依然声名远播,继续提倡真实投资价值理念,无风险利润理念、以及关于机构投资的重要事项。

事实上,在本杰明·格雷厄姆之前,证券分析根本算不上是一门行业。在20世纪40年代中期,格雷厄姆在一次演讲当中提出证券分析应当成为一门行业,后来由此产生了注册金融分析师行业。与此同时,他也把他的理论付诸实践,积聚了大量财富。他把实践经验总结成为一本为对投资所知不多的人们写的书--《聪明的投资者》,这本书也是一本一版再版的畅销书。








本杰明·格雷厄姆指责机构投资者,正是他们,包括大型养老基金,抛弃了通常的谨慎作风而转而采取激进的态度,导致了1972年的那次灾难性的股市波动。他怀疑那些大型基金的管理人的智慧,他们竟然在债券收益率只有8个百分点的时候,争取得到12个百分点的回报率。在双层次市场不复存在之后,虽然已经没有很大的影响,但本杰明·格雷厄姆对于那些仍然在使用的互相关联的做法感到非常忧虑。这些做法包括:依赖未来的收益进行的目前价格相对较高的投资品种,短期和相对业绩的衡量,应用标准周转率来显示争取更好业绩的努力,通过beta系数和价格波动分析来衡量风险的大小。

如果某支股票的价格比它的历史最高价格下跌了50%,那么在进行beta系数分析时,它在风险评级中会列入风险较高的等级,尽管它的市盈倍数很低或者资产雄厚。因为如此,本杰明·格雷厄姆认为beta系数分析“荒谬”就不足为奇了。他说“投资管理人的工作就是利用股价波动来赚钱”。

年轻的批评者认为本杰明·格雷厄姆太过于理论化,而无视他在管理基金方面的成绩,他运用自己的理论在实践中使自己管理的基金蓬勃发展长达3 0年之久。他们对此的忽略是不应该的,虽然由于事隔已久,遗忘也是可以理解的。

格雷厄姆讨论的人主要是第四代投资经理人,他们长期以来认为本杰明·格雷厄姆和多德的著作(初次出版于1934年)像库里尔和艾夫斯一样过时。对他们来说,与本行业的鼻祖发生冲突毫无疑问是令人烦恼的,他们中的一些人甚至不能理解本杰明·格雷厄姆的观点,这也使得格雷厄姆感到烦恼。

格雷厄姆无法理解为什么一些机构的投资管理人会沦落到放弃稳健投资的观点而企图在最短的时间内获得最高的可能回报。他们给格雷厄姆的印象是他们成为投资操作的奴隶而不是主人。格雷厄姆之所以说奴隶,是因为他们竭尽全力达到他们的老板或者与他们签定合同的人对他们的希望,也就是通过管理数额巨大的金钱获得高于平均水平的回报。就定义上来说,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他们承诺的业绩是不实际的。

也许就是这毛病,使投资管理人不得不在对基金的管理中主要采取投机的方式,所以也不要奇怪这些所谓的专家会去追捧网络泡沫这“新经济”。这些专家管理的基金周转率也很高,大多数情况下,周转率越高,业绩会越差。因为他们的老板和客户希望我们是积极的管理人,他们是受雇佣来积极尝试的。

当他们来到华尔街时,他们以前学到的那些原理和概念看起来似乎仅仅是具有理论意义的。可当他们从事金融工作而工作的业绩是由股票行情记录器来衡量而不是由工作的稳健性来衡量的时候,他们就把理论观点抛弃在一边不顾了。他们转向他们所谓的实用的观点,而几乎把格雷厄姆认为是稳健的方法抛诸脑后。

有人说格雷厄姆在晚年时放弃了价值投资,改为赞成有效市场的随机漫步理论,这是真的吗?

晚年的格雷厄姆与对Hartman L.Butler谈有效市场的对白如下:

Hartman L.Butler:由于某种巧合,就像您成为一位并不很活跃的作家一样,很多从事证券分析的职业分析师开始发展随机漫步理论。您对这种理论怎么看?

格雷厄姆:哦,我相信他们都是非常努力并且认真的。对我来说,很难发现他们的理论与实际投资业绩之间有什么站得住脚的联系。事实上,他们说市场是有效率的,是因为人们在此时刻不可能得到比已有更多的信息。这也许是对的,但是如果说信息传播得如此广泛以致于所产生的价格是合乎逻辑的,这就大错特错了。我不明白为什么人们说华尔街上的交易价格就是正确的价格,而正确价格的定义到底是什么。

Hartman L.Butler:主张有效市场理论的人们在某种程度上把水搅浑了,是吗?

格雷厄姆:哦,他们声称如果他们关于有效市场理论的基本论点是正确的,人们应当研究股票价格行为,并尽量从中获利。对我而言,这并不是个鼓舞人心的结论,因为我在华尔街60年所看到的是人们并不能够成功地预测股票市场的变化。


都不知道是哪个傻瓜断章取义说格雷厄姆赞成有效市场?







股票基本面分析的《股票真智慧》、技术面的《图表趋势秘密》和经济分析的《经济周期投资》。

內容可瀏覽:

https://ckfstock.blogspot.my/2018/02/adibooks-series.html

購賣mail: kongfaw.choo358@gmail.com

投资教学視頻(捐款用途)  https://ckfstock.blogspot.com/2019/11/blog-post_25.html

https://klse.i3investor.com/blogs/adi/2020-08-06-story-h1511560361.jsp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