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大马是东南亚第三富有的国家,人均收入为1万1415美元(按购买力平价),目前仍深陷中等收入陷阱。

一场史无前例的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将导致大马迈向高收入国家的进程倒退。

尽管大马经济大部分将在未来数年逐步回到冠病疫情前的结构,但部分结构将永久改变,这是冠病疫情后,全球经济秩序即将来临的大洗牌所致。

因此,各经济体回归过往之路,将需要政策决策人、公共及私人领域等齐心协力全力以赴,反映大家如何面临各种竞争带来的各项挑战,提供合适的框架好让私人倡议与商界蓬勃发展,以及让我们的就业市场为新的经济现实做好准备。

大马能否应对这些挑战,重建经济?

大马经济已受困于各项结构性的挑战及缺陷多年,导致大马在许多方面落在本区域竞争对手后头。

当一些新兴国家如越南和印尼急起直追,大马看来却有点停滞不前,改变前进的脚步相对缓慢。

这些挑战和问题,包括商业监管条例与投资氛围的复杂性、私人投资放缓、生产力与资本效益增长放缓、科技采用水平偏低、缺乏革新与科技进展、人力短缺、过度依赖低技能外劳、收入不均等及国内各区域增长有鸿沟。

 

经商程序复杂

尽管大马已在经商便利度方面取得稳定的进步,但仍远远无法令人满意,而且可以做得远比现在好,以加强其商业与投资环境。

有效和对症下药改革监管条例,减轻商家和投资者们启业、执照与商业税务程序、商业入行门槛及其他因素,包括土地监管、税务及劳力条例。

根据2020年全球商业复杂度指数,对跨国企业而言,大马是全球经商复杂度排名第九的国家,也是全亚洲第三复杂的国家。

这提醒我们,必需改革监管条例,减少繁文缛节,划一联邦政府、州政府及地方政府繁重的条规,减少不必要的条例及合规要求。

生产力增长疲弱

过去5年,这些环节(启业、缴税及法律权利与履行合约)并没有任何改革,因此,加强保护放贷人与借贷者权益的条例,以及加强司法系统的绩效是关键。

比方说, 在大马,要执行一项合约,须费时425天,反观泰国(已从440天减至420天)及印尼(从471天减至403天)。

根据世界银行,大马的商家需费时17天来处理启业的所有相关程序,反观新加坡和香港只需一天半,韩国只需8天。

大马的生产力增长保持疲弱(2018至2019年年均增长2.2%),生产力水平落后新加坡、美国、日本和韩国。

大马生产力增长,受到熟练员工与人才短缺、科技的采用偏低、工业结构与企业对加强生产力的承诺,以及雇主与雇员双方的思维影响。

技能的鸿沟,是提升员工生产力的主要障碍。



应避免依赖外劳

目前,大马工业领域过度依赖半熟练与熟练员工及低技能外劳,而熟练员工占国内就业人口比例仍处于偏低的27.2%,低于政府设订今年达到35%的目标。

商家和投资者们需确定外劳的供应。

工商界其实会支持国家减少对外劳过于依赖的政策,但希望这是分阶段推行,而且循序渐进。

我们需要一个明确与持续性的外劳管理政策。人力资源部应该成为拟订外劳聘雇政策的唯一机构,而内政部针对外劳的权限,应只局限于安全考量,并通过移民局执法。

熟练员工是促进革新与科技采用的关键。

教育系统及技职教育机构需要进行重大的重组与转型,以培育一群技能更好、更专门及优质的人力,支援各项工业。人才外流问题必须受到遏止。

数字化势在必行

冠病疫情凸显了资讯、通讯与科技在商业稳定性方面的的重要角色。资讯、通讯与科技配备及其他机械与配备的资本投资,已从2010的26%,于2018年下跌至21.8%。

先进科技与自动化的采用偏低,局限了生产程序的改进与生产力增长。

建立强大的数字基建设施势在必行,以打造一个经过时间考验的生态系统,以加速数字化科技的采用、刺激革新与创意活动、降低科技采用的成本,以及削减商家与企业数字化的障碍,尤其是中小型企业朝向工业4.0过程中对数字工具与应用程式的采用。

我们须通过数字和未来技能,增强我们的员工与人才的能力,以应对技术含量高且不断演变的科技。





https://www.enanyang.my/名家专栏/大马经济仍远落人后李兴裕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