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林国泰将他接近全部76%的云顶香港作为贷款抵押。

随着云顶集团的主席暨总执行长丹斯里林国泰,将他接近全部76%的云顶香港作为贷款抵押,而云顶香港宣布将暂停向债权人支付所有款项,以维持关键服务之后,股价一天大跌38%,股票抵押顿时成为焦点。

考虑到抵押股票的数额,分析员担心林国泰的决定,可能面对增加追加保证金的风险,或者云顶香港的股票被强迫脱售以收回资金,因此进一步将股价压得更低。

乍看之下,股票抵押,即利用一个人所持有的股票来贷款,对公司内部人士来说,是个有价值的平台。

名义上他们既可以保持公司的持有权,同时又可以利用公司股票来借用流动资金。

因此,这允许公司内部人士通过资助其他私人投资机会,来多元化他们的个人财富。

遇上熊市股价波动

但是,股票抵押通常被认为是公司创办人或大股东募集资金的最后手段。

鉴于通过股票或债务来募集资金相当的比较安全,使用股票抵押可能意味着所有其他募资的方法都已经不适用。

这可能显示现金流状况不佳,公司信贷紧缩或公司内部人士无法满足短期营运资本的要求。

在牛市的时候,股票抵押可能不会制造很多问题,因为市场正在向上以及投资者非常乐观。

但是,在熊市的时候,当股价波动激烈时,我们必须了解抵押品的价值(和有关贷款挂钩)将随着股价波动。

如果股价下跌,抵押品的价值将受到影响。为了弥补抵押的价值,公司内部人士须要通过注入更多资金或抵押更多股票给借贷者以填补缺口。

如果他/她填补不了该缺口,放贷者可以在公开市场脱售他抵押的股票以收回资金。

如果这事情发生,当放贷者将在公开市场脱售股票的消息传出炉后,股价将大受打击。

大众的惊慌抛售将进一步挫低抵押价值。

此外,放贷者脱售抵押股票可能导致公司股权变动。这可能影响公司内部人士的投票权,因为他/她的股权减少了。

连锁反应股价卖压

虽然云顶(GENTING)和其子公司云顶大马(GENM),没有和云顶香港交叉持股,但是在股票抵押的新闻传出后,双双都面都卖压。

即使云顶香港是不同的公司,而且它的违约不大可能触发集团债务的违约,林国泰作为三家公司共同股东的角色,还是引起了整个集团的不安。

在整个集团层面,大家担心云顶集团可能利用相关人士交易(RPT)来拯救云顶香港,虽然林国泰很可能利用其家族的名誉来和债权人达成协议。

他除了持有云顶香港75.6%,也持有44.8%云顶股权,而后者则控制云顶大马49.45%、云顶新加坡52.66%和云顶种植55.15%。

在边界关闭和行动管制以抑制冠病大流行扩散之际,云顶香港宣布截至2020年6月30日的6个月业绩亏损7.4259亿美元(约31.2亿令吉),而云顶在同期也亏损7.8605亿令吉。

此外,云顶香港的总贷款从2019年底的27.4亿美元(约115亿令吉),飙高到6月30日的32.6亿美元(约136.9亿令吉)。一年内必须偿还的贷款总值2亿美元(约8.4亿令吉)。(资料来源:云顶香港业绩报告)。

公司应及时披露

公平来说,如果没有适当考虑抵押者的信贷风险,内部人士的抵押可能损害到股票价值。

回想起丹斯里旺阿兹米和拿督莫哈末查基尔,通过史格米(SCOMI)转换股票成为史格米能源服务(SCOMIES)的大股东。

在史格米宣布一项重组计划,以通过发行附加股来募集2.14亿令吉,为公司注资的两个月后,他们借了一笔贷款给史格米。

但是,史格米拖欠了他们4200万令吉,之后申请尽量来阻止他们接管股份。

该申请被高庭驳回,史格米能源服务的股份之后转让给他们。

上述事项显示在保护股东财富和维持良好的企业监管之下,公司应该及时和清楚地披露股票抵押。

至于小股东则应该小心监督股票抵押事件,因为在市场激烈波动的时期,股票抵押可能严重打击他们的投资回酬。

小股东须警惕

普遍上,抵押股票超过50%股权是件很冒险的事。简单来说,小股东对那些公司持有人或大股东已经抵押大部分股票来取得贷款的公司必须保持警惕。

但是,如果基本面健全的公司股东/董事,如果只是抵押适量股权(如5至10%),作为扩充或资助新项目以推动未来收入增长的跳板,是可以接受的。

我们应该有一项披露要求,规定股东/董事如果抵押股票超过一个限定的数额,就必须披露,以让投资者做出明智的决策。



本周重点观察股东大会及特大

以下是本周小股东权益监管机构(MSWG)股东大会/特大的观察名单:

这里只简要的概括小股东权益监管机构所关注的重点。读者可以查询MSWG的网站,www.mswg.org.my,以得到对公司所提呈的问题详情。

槟城供水(PBA)(股东大会)

简报:

详见问题。

课题:

第20页的主席献词里提到,如果槟城在2025年还找不到目前水供来源(吉打慕达河)的替代来源,它将面对严重的水供短缺问题。

它也建议公司寻求从霹雳河供应水源的计划,这应该是最合理的解决方案。

不过,霹雳州政府坚持向槟城出售已处理的水从成本的角度来看,这并不符合经济效应。

该建议本来要在2019年提呈国会讨论,结果没有提呈。自从换政府之后,该计划未知道是否可以进行。

a)如果该计划无法进行,那么公司有什么替代方案?

b)关于该计划的实施,公司和州政府采取了哪些步骤来说服联邦政府?

睦兴旺(MUHIBAH)股东大会

简报:

基建部门在2019年亏损4588万令吉(2018:净利1.9732亿令吉),主要是因为中东的拨备和政府相关计划的索赔和赔偿过程延迟。

课题:

在2020年4月29日,建筑和工程部门的未完成订单,约是8.97亿令吉(年报第8页)。

起重机和自动化部门的未完成总订单,约是5.21亿令吉(年报第10页)。

这些订单能维持多久?

未来两年公司打算补充的订单是多少?

免责声明

●小股东权益监管机构持有文中提及公司少数股额。

●本栏简报与内容版权属小股东权益监管机构,所表达的意见是采自大众媒体。

●我们将尽力确保所发布的资讯准确及最新,但不担保信息和意见的精确和完整。

●内含资讯和意见仅供参考,并非买卖建议,或认购相关证券、投资或其他金融工具的认购邀约。

更多详情可查询: www.mswg.org.my

欢迎回馈意见:mswg.ceo@mswg.org.my





https://www.enanyang.my/名家专栏/大股东抵押股票风险高迪瓦尼山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