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近来,人们常批评,股市的上涨动力不再由经济的基本面带动,反而像是诗情画意般,过着和现实经济脱节的生活。

这一点在道琼斯工业指数(DJIA)尤其明显,该指数是公认为全球金融界最佳的晴雨表之一。

对初学者来说,尽管疫情将影响公司未来数季的盈利,甚至造成全球失业率飙高和影响商业活动,但史上最长的牛市依然活着,而且还在继续向前冲。

事实上,从10月16日的2万8606.31点收盘价看来,美国股市当前的基准指数,距离其历史最高的2万9551.42点其实并不太远。

由于DJIA是财经媒体中最有代表性的美国股指,因此许多外行的投资者错误地以为,这个涵盖美国30个市值最高(总市值超过1千亿美元),最具影响力公司的指数,可被视为追踪股市脉搏的终极衡量器。

好吧,即使DJIA依然是总体市场趋势/方向的一个良好指引,但这个指数可能无法完美的代表总体市场情绪,因为纽约证券交易所拥有大约2800家公司,而DJIA只追踪区区30家指数股而已。

此外,类似的论调适用于标普500和纳斯达克指数,它们和DJIA一起成为美国和世上最多人追踪的3个股指。

股市变富人的游戏

虽然标普500代表美国500家最大的企业,但其实只有一部分真正的巨型公司还在推动股市增长。

如华盛顿公平增长中心的总裁兼总执行长,希瑟布希在《华盛顿邮报》中所说,“绝大多数股票由最富有的1%所拥有”,以及“(股市)它最直接的显示了我们当中,最富有的人的财务状况”。

与布希的观点相互呼应者,的是诺贝尔奖得主经济学家克鲁格曼。

他指出,股价从未和经济紧密相关,它们和诸如就业和经济生产等指标脱节。

克鲁格曼举例,科技公司的市值,和它们的盈利能力或经济关系不大。

“相反的,它们都是关于投资者对较远将来的看法。”

换句话说,只要投资者期望苹果在多年后的未来可以获利,他们几乎可以完全不在乎美国经济在未来几季会发生什么事情。

由正如麦肯锡公司最近发表的题为《华尔街和主要大街:为什么脱节?》报告,疫情期间,美国股市一直保持韧性,反映了有三个主要因素--估值、市场公司组合,以及投资者的期望。

科技制药撑市

首先,股市是由来自各领域的个别公司组成。

在当前的情况下,不同领域之间的表现差异很大。

冠病大流行对油气、银行和旅游公司带来影响。

但一些制药、科技、媒体和电信公司现在的表现却比年初更好--部分原因是因为新产品和服务的推出,对他们的激励远大于整体的经济健康。

因此,股市的总值依然可以保持韧性。

 

跑输大市者大有股在

同样的,我们可以观察到富时隆综指和DJIA有相似之处,它是由大马交易所主板30家市值最大的公司组成。

可以看得出,基准指数的表现有可能,也可能不会影响其他735家主板个股,或135家创业板个股,以及35家杰出企业加速平台(LEAP)个股(总共934家公司)的走向。

近期大马的股市表现,很大程度是由手套相关公司主导,尤其是手套四大天王的表现,更是优于其他行业或经济领域。

事实是,许多领域如金融服务、建筑、产业发展、油气、消费及服务,以及种植(棕油)等公司仍因疫情危机而深受打击。

一个很好的例子,是马银行(MAYBANK)和全球手套制造商顶级手套(TOPGLOV)的市值距离正在缩小。

同时,另一家手套公司,贺特佳(HARTA),已经成为马交所市值第三大公司,将大众银行(PBBANK)推去第四位,但它们的差距很小。

勿被股指涨势诱惑

市场也在猜测,另两家手套天王,速柏玛(SUPERMX)和高产柅品工业(KOSSAN),很有可能在下一次指数评估时,取代表现低迷的云顶(GENTING)和云顶大马(GENM)。

小股东们不应该被只追踪30大市值公司的综指涨潮所吸引。

他们必须警惕,综指和其他上市公司脱节的地方,并精明地投资。

本周重点观察股东大会及特大

高美达(GLOMAC) (股东大会)

简报:高美达2020财年的业务表现合理。2020财年营收为2.458亿令吉,比2019财年的2.734亿令吉稍低。但是,净利起8%至8930万令吉,赚幅也增加到36.3%。

提问:

集团为投资产业记录了2460万令吉的公允价值亏损(年报第48页)。

请提供该亏损的种类细分,例如零售商场、商用产业单位、泊车位或住宅产业单位等。

 Fibon机构(FIBON)(股东大会)

简报:Fibon机构的主要挑战,是如何改善盈利下滑的趋势。

提问:

自2016年起,过去5年,集团的营业在在1300至1800万令吉中徘徊,没什么增长。

净利也呈现下跌的趋势,从2016年的最高500万令吉,下跌至2020年最低的210万令吉(年报第12页)。请问公司有何计划改善?

欧展控股(EUROSP) (股东大会)

简报:连亏3年后已有改善,亏损已经收窄。公司目前依然是净现金,但未来必须克服疫情带来的冲击,特别是出口市场,确保产品和市场保持相关,以及可以获利。

提问:

集团有计划多元化业务吗?有采取什么措施来改善营业额和净利?

益可第一(ECOFIRS)(股东大会)

简报:公司的营业额从2019年的2.213亿令吉,减少到2020年的1.5亿令吉,主要是因为延迟将已完成的产业交给物主,以及行动管控令影响。净利也从2019年的2260万令吉,减少到2020年的1710万令吉。

提问:

过去3年内公司都蒙受亏损。公司的2020年净亏从去年同期的395万令吉,减少到249万令吉(年报第37页)。公司有什么策略来转亏为盈?

阿波罗食品(APOLLO) (股东大会)

简报:阿波罗食品的营业额从2017年一直减少,平均每年减少4.34%。不过,因为没参与削价战,它将采取更好及有效的策略,来扭转收入下跌的趋势。

提问:

a.阿波罗食品认为,市场竞争是营业额下跌的主要原因。基于公司不打算参与价格战争(公司在2019年12月26日回答MSWG的提问),那么集团计划如何增加市占率呢?

b.目前在扭转营业额下跌的策略效果如何?

IOI置业集团(IOIPG) (股东大会)

简报:基于疫情和管控令影响,公司的营业额按年跌了4%至21.2亿令吉。同时,因为资产注销1.322亿令吉,税前盈利减至8.971亿令吉。

提问:

2020财年,集团在投资产业的公允价值损失和减值亏损,分别是5440万令吉和5040万令吉(年报第293页)。

公允价值的损失与永久地契土地和建筑物有关,而减值损失则与租赁土地和建筑物有关(年报第229页)。请问涉及亏损的是哪些投资产业?

鹏发(PTARAS) (股东大会)

简报:鹏发的营业额按年增长18.35%至3.74亿令吉。虽然有疫情,但仍成功维持税前盈利及净赚幅在10.5%和8.5%,和去年表现一致。

提问:

关于制造业务

a.请问工厂最近的产能是多少?2021财年,预测最佳产能将是多少?

b.制造部门今年的营业额为2850万令吉,比去年减少21%,税前盈利也跌了58%至170万令吉。在需求减少和冠病影响之下,竞争非常激烈,即使要保持盈利也非常具挑战(年报第36页)。

i.董事部对营业额下跌有何对策?

ii.在上述的情况之下,制造部门明年的展望如何?

遍视利(PENSONI) (股东大会)

简报:冠病流行致使更多人在家工作,提高了对电器的需求,刺激了公司的产品销量。

该公司也致力于开拓物联网概念的家电产品。随着越来越多人在家作业及依赖智能设备,或将为公司产品带来更好的销量。

提问:

公司是尝试生产物联网智能电器的本地品牌制造商先锋之一(年报第6页)。目前正在开发诸如顶塞、红外线控制器及开-关掣等,料将在年尾面市。

a.请问这些新开发的产品进展如何?

b.它们在2021财年预计能够带来多少的营业额?

IOI集团(IOICORP) (股东大会)

简报:虽然78亿令吉营业额比去年高,但是税前盈利却较低(今年为8.267亿令吉,2019为8.726亿令吉),主要原因是资源制造部门贡献走低,以外汇亏损走高到2.079亿令吉。

管理层已在3月拟定一项5年计划(2020至2024)以增加其韧性和竞争力。IOI集团预料能够克服冠病的冲击以及其他外来挑战。

提问:

集团计划从完全依赖油棕,多元化至其他种植,例如椰子和洋麻,以减少棕油价波动对集团的影响(年报第6页)。

a.集团计划何时开始种植椰子?

b.本地种植者也在面对廉价印尼椰子涌入市场的挑战。集团计划如何打入本地市场,和本地及进口椰子竞争?  

丰隆银行(HLBANK) (股东大会)

简报:丰隆银行今年净利达24.9亿令吉,比2019年减少了6.4%,主要是进行了3.2766亿令吉的贷款,预付款和融资的减值亏损。

此外,其资产质量和资本充足率保持强劲,总减值贷款比率为0.61%,CET1比率为13.7%,一级资本比率为14.2%,总资本比率为16.5%。

提问:

丰隆银行在为公司、商业和中小企业客户开发一项环境、社会和监管(ESG)政策,用来评估贷款及融资活动的环境和社会风险(年报第95页)。

a.预计何时可以确定和采用该ESG架构?

b.就ESG措施而言,丰隆银行在业界地位如何?计划如何改善在ESG方面的行业地位?

c.国行表示,由于金融公司和绿色发起人的信息鸿沟,贷款供应商无法满足绿色融资的强劲需求。

国行页呼吁金融机构作好准备,以更好的评估绿色项目的可行性,因为对绿色部门的技术认知有限,可能导致金融机构在贷款时犹豫不决。为了响应国行号召,请问公司将采取什么行动来推广ESG?

丰隆金融集团(HLFG)(股东大会)

简报:丰隆金融集团的表现,与持股64.37%的子公司丰隆银行息息相关。

随着丰隆银行和保险业务的净利走低,该集团的净利按年也跌4.6%至28亿令吉。

整体而言,银行和保险业明年的前景仍然充满挑战。

提问:

丰隆保险业务的2020财年净利减少36%至1.41亿令吉,导致丰隆保险控股的2020财年净利比去年减少17.4%至2.28亿令吉。

保险业务是丰隆金融集团在银行业务之后的第二大净利贡献者。鉴于目前低利率和经济放缓的情况,哪些寿险和普险业务表现要靠那些因素支撑?

免责声明:

●小股东权益监管机构持有文中提及公司少数股额。

●本栏简报与内容版权属小股东权益监管机构,所表达的意见是采自大众媒体。

●我们将尽力确保所发布的资讯准确及最新,但不担保信息和意见的精确和完整。

●内含资讯和意见仅供参考,并非买卖建议,或认购相关证券、投资或其他金融工具的认购邀约。

更多详情可查询: www.mswg.org.my  欢迎回馈意见:mswg.ceo@mswg.org.my

 

 

https://www.enanyang.my/名家专栏/别再发牛市美梦了前线把关

Click to comment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