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今年7月17日,苹果的第三大iPhone组装厂台湾纬创突然抛出震撼弹,宣布以33亿人民币(5亿美元)出售昆山厂给中国代工厂立讯精密,相关作业预计今年底前完成。相隔几天后纬创意外宣布入股立讯精密,通过中国旗下4间子公司取得对方的30亿人民币普通股,持股比例达0.81%,以加强双边策略合作关系。

这意味立讯精密直接以买厂带订单方式,接手苹果业务。根据了解,这工厂在2019年的营业额为1,422亿人民币,占纬创营收之16%,但是认列收益才2.97亿人民币。代工的收益表现并不亮眼。主要是纬创负责旧款手机订单而非最新手机,使得其手机组装事业对整体收益贡献不大。分析员认为,纬创终于将中国的手机组装业务出售于立讯精密,有望解决自2015年以来就不断压抑公司整体表现的营运变数。

而在淡出中国代工业务后,纬创加速扩展印度制造业务,未来其苹果iPhone组装业务中心也将从中国转为印度制造,并很快展开大规模招聘。

今年中印度政府宣布投入价值约5000亿卢比(约66亿美元)的财政激励和配套设施,以吸引全球智能手机和相关零件部分厂商前往印度设厂。然而其实纬创早在2017年就已经在印度布局制造,如今纬创在该生产激励政策中承诺投资数额为130亿卢比(1.76亿美元),土地大约为40英亩,分两阶段兴建工厂和相关设施。纬创目前在印度每月生产约20万部廉价手机iPhone SE,计划在今年底将产量翻倍,并着手开始组装iPhone 12以在明年中交付。

9月7日,印度科技部长表示,苹果已有8家代工厂从中国转移至印度。虽然印度文化与语言沟通差异,生产效率与中国有一大段距离,但是印度薪资低廉,外资享有政府提供的更多补贴和租税优惠,尤其背后更是离不开苹果CEO库克针对全球局势变化而作出的苹果全球供应链战略调整。

纬创对于出售中国工厂的说法是将持续聚焦业务组合和全球布局战略优化,以因应外在环境的快速变迁。言下之意即是考虑到持续开打的美中贸易战、新冠疫情以及中国印度矛盾加剧,集团决定提前部署分散风险。尽管纬创营运已经很全球化,但要做到更前端的布局,拥有13亿庞大人口的印度是重要据点。

纬创将更加积极投资未来关键技术,加速5G、人工智慧、车载装置和智慧医疗等新事业领域发展,强化产品组合与获利。纬创也不忘强调会通过加码投资台湾、墨西哥、印度、马来西亚、越南、捷克及中国其它地区做产能规划。

果不其然,10月20日纬创就透过其大马子公司 - Wistron Technology (M) S/B以2,874万美元(1.2亿令吉)收购Western Digital (M) S/B位于八达灵再也的工厂。根据消息透露,纬创不会重新发展该厂房,但会选择展开新业务,而非如先前Western Digital的硬盘驱动器制造业务。外传纬创可能会在新厂房进行物联网或智能音箱制造业务,预计明年上半年投产。

根据消息,纬创今年已经取得智能音箱大厂Sonos代工订单,首度跨入智能音箱领域,不让同行竞争对手专美,加上智能音箱与智能家庭产品的成长性备受看好,除了有望带动业绩之外,也可以提高非中国产能比重、降低地缘政治的风险。

种种迹象显示,台商在美中贸易战和疫情影响之下调整生产模式,部分电子厂都已到新南向国家布局寻求可能的合作模式与市场商机。纬创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选择来大马扩增业务,而且其旗下大马子公司 - FPI(9172,主板消费股)的主要业务就是专门代工生产音箱器材和乐器产品,双方有望在接下来展开更紧密的合作,这也吻合了FPI的管理层在今年的股东大会上就透露口风说目前FPI与纬创正在研发新产品,莫非FPI早就为了进军智能音箱领域而率先准备?

遗憾的是,不管是之前的富士康竞购SilTerra或这一次的纬创买下大马工厂,均没有得到当局或观察者的足够重视。美中科技战持续角力,美国封杀中国企业、对中国进口的产品征收更高关税,逼得品牌商和他们的代工厂们不得不寻找对策,不是把部分生产线撤离中国,就是把工厂转移至其它发展中国家来分摊风险,形成了各自服务中国和美国市场的两条供应体系的规划。台商如纬创就是在这样的严峻大环境之下重新定位再出发,相比之下大部分的大马业者虽然受惠于因美中贸易战而转移的代工订单,却没能适度探讨走出本地舒适圈、迈向全球发展的可能性,如何把本地企业升级、打造更加完整的工业生态,似乎没有人可以给出答案。

http://investalone.blogspot.com/2020/10/blog-post_25.html

Click to comment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