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作者:正和島   |   2020 / 10 / 10

文章來源:虎嗅網   |   圖片來源:股感知識庫

本文摘編自稻盛和夫收官之作《心:稻盛和夫的一生囑託》(翻譯:曹寓剛、曹岫雲),正和島作為出版社合作方經授權發布。

    如果我的人生一帆風順,恐怕會成為一個不懂體諒的人

從降生人世,到生命終結,無論對誰而言,人生旅程都是一出波瀾萬丈的戲劇。其中既有充滿榮光、極盡歡喜的時光,也有遭遇苦難、咬牙忍受的日子。

我們應該怎樣度過這樣的一生呢?這其實是一個極為單純的問題。人生中發生的一切事情,全都是由我們自己的心靈吸引過來、塑造出來的。正因如此,面對眼前發生的事情,抱什麼想法、以怎樣的心態去對待,人生將因此發生巨大的變化。

創建松下( 6752-JP )電器的松下幸之助先生,由於幼年時父親投機米市失敗並破產,不得不在上小學時就輟學當了學徒,從孩提時代開始,就吃盡了苦頭。在這樣的命運面前,他毫不氣餒,一心一意,拼命工作。松下先生這種忠誠老實、樂觀開朗的心靈,就是構築日後鬆下繁榮事業的基礎。

和松下先生一樣當學徒的孩子,當時恐怕有很多吧。其中可能有很多孩子會埋怨自己的境遇,嫉妒別人,憎恨社會。這種孩子不可能取得松下先生那樣卓越的成就。

我自己從少年時期到步入社會,飽嚐了種種不幸與挫折。

在我對自己的境遇充滿牢騷、抱怨的時候,沒有一件事情的進展是順利的。但是,從我開始坦然接受命運,下定決心全身心投入工作的那一瞬間,人生就從逆風變成了順風。

後來回憶起來我才意識到,我少年時代的人生看上去似乎沾染了不幸的色彩,但實際上,這只是上天賜予我的精彩人生的前奏而已。

如果我的人生一帆風順,完全沒有經歷挫折和艱辛,我就不會努力磨煉自己的心靈,我恐怕會成為一個不懂得體諒和同情他人的人。
不管遇上好事或壞事,都要感謝

不管眼前的狀況多麼嚴酷,既不能怨恨,也不能屈服,重要的是一以貫之地積極應對,以“感謝之心”去面對。遭遇災難、陷入困境、結果不如人意,如果人格沒有得到相當程度的磨煉,我們往往會口出怨言:“為什麼偏偏讓我遭此不幸?”

另一方面,好運連連,什麼事都稱心如意,這時候應該能說感謝了吧?但這也往往做不到。撞好運、遇好事,那是我應得的,是“理所當然”的。甚至有的人還不滿意,認為“還不夠,還要更多”。貪得無厭,這就是一些人的本性。就是說,不管遇到好事還是壞事,要抱感謝之心同樣都很困難。

其實,在直面災難、苦難、不幸狀況的時候,正是表達感謝的絕好機會。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這種嚴酷的環境、局面,能夠鍛煉我們的心志,磨煉我們的靈魂。經過長期宗教或精神修行的人,或許自然而然就養成了感謝一切的習慣。但是,我們這些未經修行的人,必須強迫自己心懷感謝,做到這種程度。

這雖然是一個很單純的人生秘訣,但沒有任何人來教我們。學校不會傳授給學生,父母恐怕也教不了孩子。因為頭腦裡知道這種生活態度的重要性、能在人生中真正加以貫徹的人,確實鳳毛麟角。
度過嚴酷人生的秘訣:“愉快”地接受災難

佛教講:“思念造業。”就是說,心中所思,會成為“業”,即成為原因,原因製造出現實這個“結果”。當災難到來時,如果我們的心態不對,就可能喚來更大的災難。避免這一點的方法就是“愉快”地接受災難。

如果受了傷,就要想:“啊,還好,只受了這麼點傷就完事了,沒有慘到身體都動彈不了。”如果生了病,要感到高興:“就這點病,動個手術就能治好,真幸運。”

災難發生,意味著消業。大的災難能夠消業自不必說,即使是很小的災難,也能消業,所以應該高興,即使心裡不這麼想,也要使用理性讓自己高興起來。這很重要。給予我這個珍貴教誨的,是我的人生導師——原臨濟宗妙心寺派管長西片擔雪法師。我在許多事情上,都曾向他請教。

以前,京瓷在沒有獲得許可的情況下,製造和提供了醫療用的人工膝關節。這件事,媒體曾廣泛報導,並對京瓷展開了激勵的批評。儘管這個事情有特殊背景,但我對此不做任何辯解,只是反復道歉謝罪。京瓷總部門前,接連幾天佈滿成排的攝像機,電視上多次播放我低頭謝罪的鏡頭。我身心俱疲,於是前往法師處請求指點。

法師像往常一樣沏好了茶,仔細聆聽我的傾訴,然後對我說:「很好啊,災難降臨之際,也就是過去造的業消失之時。遭受這麼一點批評就能消業,必須慶祝一番啊。」一心想著法師肯定會安慰我,沒想到法師竟然這樣說,我覺得他這話未免冷漠無情。

但是,仔細咀嚼了這段話,我的心靈被治癒了,深感慰藉。活著從來不遭遇災難的人不存在,災難會在意想不到的時候、以意想不到的形式襲來。這種時候,不能意氣消沉,不能墮入絕望的深淵。要為此高興,並予以感謝,然後跨出新的一步。

在我迄今為止的人生旅途中,每逢應該表達感謝的場合,我不由自主、脫口而出的一句話就是“南曼,南曼,謝謝”。“南曼”是“南無阿彌陀佛”的方言發音。在遙遠的幼年時期,父親曾帶我前往一個念佛的地方。這句話是我在那裡學會的。

當時,父親牽著我的手,走在日落後陰暗的山路上。好不容易才到達山林深處的一處簡陋小屋,小屋里傳出僧人誦經的聲音。我們坐了下來。僧人督促參加者一個個地到佛壇前叩拜,我學著父親的樣子,雙手合十祈願。

那僧人用安慰的口吻對我說:“今天大老遠從鹿兒島市內過來,不容易吧。”

然後他繼續說道:“孩子,你今天來參拜,已得到佛的認可,今後就不用再來了。但是從今往後,每一天你都必須念誦’南曼,南曼,謝謝’這句話,向佛表達感謝之意。”從那以後,這句話就埋入了我的心田,成為我人生的巨大財富。

我沒有特別的才能,年輕時還飽受挫折。像我這樣的人,居然在企業經營領域有了一定成就,可能就是因為我理解了這句話,並時時將感謝之意掛在嘴邊。
讓人生誤入歧途的元兇,往往是成功和讚美

如果缺乏謙卑,感謝之心是無法萌生的。事情進展稍微順利,加上周圍人的吹捧,內心就會動搖,如同斷了線的風箏一樣,到處亂飛,這就是一些人的本性。如果這種情況持續,我們在不知不覺中就會變得傲慢,對別人也會採取蠻橫無禮的態度。讓人生誤入歧途的元兇,並不一定是失敗和挫折,而往往是成功和讚美。

創辦京瓷,經營上了軌道,有了相當的利潤。當時我想過:「公司有了這麼高的收益,但我的年薪卻這麼低,不是太虧了嗎?」靠我的才能創建了公司,創造利潤也是憑了我的才幹,因此就是拿現在幾倍的年薪也無可厚非吧。我心中冒出這樣的念頭。

但是,我很快就意識到了自己正在變得傲慢的那顆心。我進行了深刻的自我誡勉。自己擁有的才能,絕不是自己的私有物,那不過是偶然被賜予的。這種才能,如果不為我所有,也很正常。我所扮演的角色,由其他人來承擔,也絲毫沒有不可思議之處。因此,這種才能不可以只為自己所用,而應該為世人、為社會所用。我開始這樣思考。

為什麼說能力、才華不能只歸自己所有呢?不限於人類,假設拿走一切生物之所以成為生物的屬性——肉體、精神、意識、知覺等,剩下的只有「被稱為『存在』的東西」。以這個「存在」為核心,形成了所有的生命。它有時呈現為花的形式,有時扮演人的角色。

就是說,“存在之核”以外的東西,比如肉體和心靈、思考和感情,或是金錢、地位和名譽,乃至才能等,所有這一切不過是藉來之物,都是被賜予的附屬品。這麼思考的話,“這是我的東西”“那個成功是我的功勞”這類想法,就變得毫無根據,那些我們認定是自己的東西,不過是現世一時寄存在我們這裡的東西,其真實的所有者,我們根本不得而知。當這一世的生命終點來臨時,我們應該毫不留戀地將這些寄存之物歸還給上天。在生活和工作中抱這樣的想法,驕傲自大就會在心中消失,內心就會充滿感謝和謙虛。
當下極度認真、專注,就是最好的精神修行

始終心懷感謝,謙虛律己,同時不忘對他人施以關愛和善意。這樣的心態就是吸引美好現實的原因。英國思想家詹姆斯.埃倫在其著作《原因與結果法則》一書中,做了以下論述:

    “有一種傾向,(中略)不管是眼前的目標,還是人生的目的,心靈純潔的人總是遠比心靈骯髒的人更容易達成。”

在我們身邊,有一些人雖然頭腦並不聰明,也說不上有多能幹,但是,他們以純粹的動機發起挑戰,不懈努力,最終完成了大家都認為難以完成的工作。另一方面,才華出眾的人制定了縝密的計劃,卻不能順利推進。因為不管多好的計劃,如果其動機源於邪念,那麼即使獲得一時的成功,這種成功也無法持續。

那麼,淨化心靈、美化心靈最好的方法是什麼呢?那就是全神貫注地投身於眼前應做的工作。全身心投入工作時,怨恨他人、憎惡他人的雜念就不會浮現。猶如禪僧坐禪一般,當下的心靈會變得純潔、美好。

為了磨煉心靈,我們沒有必要特地去坐禪,沒有必要居深山。只要將全副精力投入眼前的工作,在當下這個瞬間極度認真、極度專注,就是任何方法都無法替代的精神修行。埋頭工作獲得的收穫不止於此。全身心地投入工作,心靈就能得到淨化。而當心靈處於純粹狀態時,人就能觸及所謂的“宇宙真理”,也就是觸及事物的本質。可以說,這是度過人生這一嚴酷旅程的「秘訣中的秘訣」。

 

https://www.stockfeel.com.tw/稻盛和夫-一句話/

Back to Top
Back to Top